圖片來源:魚夫繪。

利澤是個小鎮,舊地名叫「利澤簡」,人煙稀少。鎮上有一座「利生醫院」,是家牙醫診所,兩層樓高,呈現新藝術風格,線條簡潔有力,磚牆上貼的是褐色溝面磚;正面位於「三角湧」(三角窗),因此為設計成圓弧形牆面,其山牆之上,現有LI SHENG HOSPITAL的英文招牌,兩側山牆再逐階下降、長型的方窗和門廊,整體看來素樸雅緻。

2008年播出的電視劇《命中注定我愛你》、《你是春風我是雨》還有電影《KANO》都曾經拿這棟建築來當場景,對面還有座利澤戲院,造型更為簡約。

其實利澤早期最為人耳熟能詳的事件是在1987年時,台塑公司董事長王永慶本來選定宜蘭五結鄉的這鮮少人知的小鎮,打算設置六輕廠,當時的宜蘭縣長陳定南強烈反對,12月9日親自上陣與王永慶在電視上公開辯論。他提出三點反對的理由,主要是宜蘭做為台灣糧食基地,應以發展觀光或輕工業為主,不適合高污染的石化重工業進入;其次宜蘭地形封閉,髒空氣不易擴散排放;其三則為則宜蘭產業結構中漁業、養殖等佔生產額一半以上,尤其不容海洋遭到污染等。

王永慶當時保證可以做到百分之百的防治污染機制,一定比清理家中廚房還乾淨,事實證明,後來台塑六輕改擇址雲林麥寮建廠,當初王永慶拍胸脯開支票的承諾,最終是空頭,陳定南因反對六輕而留下了美名,而利澤也從此聲名大噪。

這件事令我印象深刻,為此在報紙上畫了許多漫畫,後來發現居然成為早期「宜蘭設治館」的展示品之一。

利澤的舊地名除了「利澤簡」外,又稱里德幹,奇利簡,原來是平埔族噶瑪蘭人利澤簡(Hedecanan)社,其意為「休息之地」,地處冬山河畔,可由水路連結今之冬山鄉,銜接冬山河的加禮宛港,交通發達,所以早期利澤簡就是貨物的集散地,商業景象繁,乃在漢人侵後成為街肆所在,漢人又稱此地為「奇力港」,因船行不易,時常擱淺,要靠媽祖保佑才能順利入港,所以因神威顯赫而呼為奇力港。

魚夫攝。

冬山河後來因整治改道,再加上陸路運輸工具的崛起,利澤簡才逐漸沒落。從舊照看,奇力港的渡船口有一座西式建築聳立在橫跨河流上的橋頭邊,這座建築於1920年(大正9年)開始規劃,實為左側一樓「利生醫院」與二樓的「利澤簡信用組合」兩個不同的空間組成,創辦人為下福人林木溪(1888-1963),1914年畢業於臺灣總督府醫學校後前往羅東街清野醫院任職,且與其弟林木火共同發起「利澤簡信用組合」,那時候算是農業社會中農民資金往來的重要管道。

林木溪涉足的產業甚廣,並身兼多職,包括豐年商行社長、共益自動車株式會社取締役、台灣產業組合協會會長、羅東郡教育會長等,又及於伐木、製糖事業,在宜蘭及南澳地區的產業界舉足輕重;1924(大正13年)開設「利生醫院」,即今之左側一排一樓建築,為當時罕見的西式建築,也是最早的西醫院,現院內包藥處、診療室、產房仍保有原來的模樣,是許多利澤老一輩人生活重要記憶的所在。

1934年(昭和9年)時「利澤簡信用組合」這廂改建為兩層樓房,終戰後,一度成為「五結鄉農會利澤簡分會」,1973年再由林木溪兒子買回產權,成為利生醫院,現在則是林茂長醫師的牙醫診所,二樓交由「利澤簡文教促進會」使用,並開放為社區圖書館,原來左側的最早的利生醫院則為國際偶戲藝術村利用為展場。

利澤簡重要的歷史軌跡還有馬偕博士曾於1873年來噶瑪蘭傳教也曾在這裡建立了一所長老教會的教堂。當時傳教環境頗為艱困,遭到當地漢人的排斥與訕笑,竟有「食教、死沒人哭」的諺語,意即信了基督,死期到了會沒人安葬,因此反而是不燒香拜拜的平埔族人改信天主,馬偕後來在噶瑪蘭36社中逐次成立34間教會,將福音傳了宜蘭,而利澤簡本來的教會據說先設在舊河道旁的「流流社」,後來漢人信徒慢慢也增加了起來,才在老街上有了教堂。

當然,還有許多廟宇如媽祖廟永安宮、開漳聖王廟和廣惠宮等值得參訪。其中永安宮是1826年建立,坐東朝西,背海面山,今之外觀則是1928年(昭和3年)的改建,其有三寶,一是特製鳯凰鑾座上的七媽神像、劉海戲金蟾的賽錢箱和每年元宵節時的「走尫」,走尫已為縣府指定為重要民俗活動,這是早期廟宇間一種過火驅邪的儀式,後來因競相展示虔誠心意,成為各陣頭間的一種比賽,甚是熱鬧;最後如果飢腸轆轆,不妨到廟前的「何鼎順餅舖」一嚐古早味菜餅,這一味除了酬神外,據說還是從前打漁牽罟必備的乾糧。

其實回顧歷史,漢人當初侵略蘭陽,來到利澤簡時,已經讓原住民平埔族人陷入即將退無可退的境地了。自1796年吳沙率眾武裝殺入蘭陽,噶瑪蘭人被迫大量接受漢文化,1874年,清國派沈葆禎來台,更是殘暴,並制定「化番俚言三十二條」,以政治力量強將漢文化加諸於原住民族群身上:分別五倫以知大體;學習規矩以知禮儀,薙髮打辮以遵體制。」而且還要接受漢人的信仰,諸如「禮宜祭喪以安先靈;分記歲月以知年紀,建立廟祠以安神祖(村庄設聖帝君、天后聖母、文昌帝君等)等等,其後又強佔土地,壓迫生存空間,終於在1878年爆發了加禮宛事件(噶瑪蘭語:Lanas na Kabalaen)或稱達固湖灣事件。在這場慘烈的戰役中,原住民噶瑪蘭族(Kebalan)和撒奇萊雅族(Sakizaya)因抵抗而遭沈葆禎的軍隊屠戮滅族,所以咱們來到利澤簡,應不止於到處走走或吃吃喝喝而已,老實說,這是蘭陽歷史的重要轉捩點,要用心去解讀。

用手機拍回影像來分享:

瀏覽次數:25202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漫畫家、自由作家,曾任職於各大平面媒體、電台及電視台總監等,又曾為動畫公司老闆,開創3D動畫之先鋒,如今創辦網路電視台,架設文創平台。現居台南,追求「慢活」生涯,潛心教學、創作與繪畫,冷眼看世界,熱情愛台灣。魚夫粉絲專頁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