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通訊軟體Line繼推出Line Pay行動支付服務後,2018年1月31日又宣布設立新公司Line Financial Corporation,來提供更多元的金融服務,除了貸款、保險,更包含虛擬貨幣(或稱加密貨幣)服務,用戶將可以直接在即時通訊軟體上兌換和交易虛擬貨幣。

虛擬貨幣發展方興未艾,連通訊軟體公司都搶進市場,台灣也是時候好好思索應該採取何種措施,以加強虛擬貨幣的管理與發展,並面對來自國際的競爭與合作了。

日本:核發虛擬貨幣交易所執照,以納管代替禁止

日本是目前國際上對於虛擬貨幣較為開放的國家。隨著中國大陸政府對於虛擬貨幣的嚴格管制,日圓在全球比特幣交易的佔比已然過半。

日本政府在2017年4月即以《資金結算法》修正案,明文合法化虛擬貨幣交易,並由日本金融廳(Financial Services Agency)負責虛擬貨幣交易所的審查註冊、核發執照,在提供業者可循程序的同時,也為投資人進行初步把關。而ICO(Initial Coin Offering,首次代幣眾籌)所發行之代幣便屬於日本《資金結算法》規定之虛擬貨幣,須依法登錄。

另一方面,日本的銀行也踴躍發行虛擬貨幣,除了現為世界第四大、日本最大金融機構的三菱UFJ金融集團發行「MUFJ COIN」,並開設交易所;瑞穗金融集團、郵政儲蓄銀行及眾多地方銀行也計畫共同發行「J-COIN」。無論行動支付或是虛擬貨幣的普及,銀行有望透過設置ATM的數量隨著民眾對於現金的需求一併減少,來降低成本。

明確的政策和法律、積極的發行和投資,以納管代替禁止,使日本儼然成為虛擬貨幣大國。Line Financial Corporation便是向日本金融廳申請註冊虛擬貨幣業務。

新加坡、香港:一旦構成證券,須遵守證券法規

新加坡MAS(金融管理局)於2017年11月發布《數位貨幣發行指引》(A Guide to Digital Token Offerings),揭示新加坡虛擬貨幣在構成「資本市場產品」時,會受到資本市場法律框架所規範,發行人負有提供公開說明書等義務;而經營構成「資本市場產品」虛擬貨幣的交易所,也需要獲得相關資本市場服務牌照或經政府許可。

有別於資本市場相關法制,反洗錢及反恐怖主義融資的要求則適用於一切經營活動,因此縱使非屬資本市場產品的虛擬貨幣或交易所,MAS均可要求採取相應措施。

香港做法與新加坡相似,根據證監會於2017年9月5日發布的《有關首次代幣發行的聲明》,構成「證券」的虛擬貨幣,便要遵守香港證券法例,例如ICO涉及向公眾要約時應經註冊或認可。

我國金管會也採同樣的立場,顧立雄主委在2017年10月表示虛擬貨幣是虛擬商品,虛擬貨幣的交易,就像是以物易物,揭示低度監理的原則,除非ICO涉及有價證券,才會受證券交易法規範,由證期局監管。然而我國政府除了說明立場和提醒投資虛擬商品的風險,卻尚未針對ICO研擬具體的法律規範跟架構。

中國大陸、南韓:嚴管虛擬貨幣,禁止ICO

中國大陸監管單位去年9月以《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全面封殺ICO,並關閉境內所有虛擬貨幣交易所。公告所載的理由是防範炒作、非法金融活動並保護投資者,但實際上可能也包含資安風險和防杜資產外移的考量。且隨著禁令使虛擬貨幣交易移轉至境外交易平台,中國大陸也有打算屏蔽封鎖境外虛擬貨幣交易平台。

南韓政府自去年對於虛擬貨幣的管制也轉趨嚴格,包括禁止ICO等所有形式的虛擬貨幣融資行為、虛擬貨幣交易實名制,更考慮禁止虛擬貨幣透過交易所買賣。其顧慮包含ICO詐騙、洗錢、黑市交易及非法融資等問題。

其實創新的商品或服務往往伴隨著風險,虛擬貨幣及ICO自然也不例外,但與其逃避風險、因噎廢食,我更鼓勵的是控制風險、化危機為轉機,如在發展虛擬貨幣的同時兼顧資安等事項,將帶動包括金融、資訊、科技的整個產業鏈,這更是我們所樂見的。

去中心化的虛擬貨幣,取回久被忽視的數位主權

我們的個人資料長期以來被服務提供者(包括政府機關、非政府組織、大企業、社群網站或應用程式提供者)所掌有,因為使用服務的前提往往就是同意交出個人資料,於是在一次次沒有拒絕餘地的同意中,我們的資料已經被以不同的形式儲存在雲端,拿來進行各種大數據分析,並很可能透過服務契約條款在關係企業中分享流通,甚至被轉讓或出售。

運用去中心化技術的虛擬貨幣,則可以避免個人資料被服務提供者恣意利用的問題。因為去中心化的技術不需要服務提供者作為主導、監控全局的中介,而是透過分散運算機制進行交易驗證,自然也就不必將資料交給服務提供者了。因此在多種新型態支付工具中,去中心化的虛擬貨幣更能保障數位主權(digital sovereignty,或稱「資料主權」data sovereignty)。

此外,去中心化機制所具有的透明性和即時性,也使得虛擬貨幣不易被單一的主導者所操弄,不致發生獨占發行和管控貨幣的國家機關恣意影響貨幣價值和物價,損及國計民生的問題,就此而言,虛擬貨幣其實比國家法定貨幣更為穩定。

台灣虛擬貨幣的發展方向建議

首先是法規的基礎建設,除了可以參考日本的作法,核發虛擬貨幣交易所執照,也應盡快研擬發行虛擬貨幣及ICO的規範,使金融與新創業者有法可循,鼓勵創業、吸引投資。

其次則是稅制規劃,當虛擬貨幣的交易達到一定規模,勢必有課稅問題,稅基的認定、稅率的設計、申報的程序都必須及早研議,以避免對業者或民眾造成突襲,橫生爭議。

最後,虛擬貨幣帶來的資安風險以及洗錢、恐怖主義融資等問題,政府也須謹慎以對。應預先要求業者建置資安防護機制,並透過投保或保證金的方式保障用戶,甚至若經政府評估後,認為虛擬貨幣有高度風險而資安技術水準有所不足時,或可參考韓國的虛擬貨幣交易實名制,加強身分驗證等機制。

光是觀望容忍,並無法促進產業的創新和升級,而若一味等待業者申請進入監理沙盒,才要研擬法規的起草或修正,也與促進金融科技發展的精神相悖。期待政府盡快提出方案,讓台灣在虛擬貨幣的場域不落人後。

瀏覽次數:5036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TEDxTaipei創辦人暨TEDx亞洲大使、現為立法委員。

年輕時執著於找故事、說故事。喜好文學、電影,大學主修英文和新聞,工作和求學的足跡踏遍世界各地,只為了蒐集可以永遠駐留在你我心中的價值與感動。年少曾追尋Che的腳步在中南美洲開啟生命的壯遊。

畢業後第一份工作擔任Taiwan News主筆室翻譯,也在Nike擔任教育訓練講師, 曾跟著UNESCO到西安做永續經營(sustainable development)的都市規劃,亦曾與朋友們在舊金山的車庫創業。永遠都在跨界、翻轉!

2008年創辦「The Big Question Conference」鼓勵年輕人:「問對的問題、走自己的路」。2009年成功取得TED授權,創立TEDxTaipei,打造台灣說故事與分享點子的平台,向世界演說台灣人的故事。到2015年已累計舉辦超過600多場演講,希望透過長期深耕的方式持續經營此一華人知識庫,期待下一個十年是華人分享智慧、創造改變的年代。

2016年成為中華民國第9屆不分區立法委員,關注台灣未來世代的發展,在國會內著重監督新創、科技、教育與能源永續等政策,是台灣少數具創新視野的年輕世代立法委員。

2016年11月以「青年代表」參加洪習會兩岸和平發展論壇、兩岸企業家峰會、武漢東湖論壇台灣周,將促進兩岸青年的合作交流納為任務之一。

在立法院高度關注新創、青年議題、婚姻平權、金融科技與人工智慧,期望將創業精神帶進立法院,成為一個創業家、政治家。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