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月前,核四停建電價會不會漲、會不會缺電,核廢料有沒有辦法處理等等問題,常常資訊混亂,講法不一,為了統一口徑,也因此報載「台電已無法取信於民,行政院接管台電一個月」。

後來,立法院對行政院長的施政總質詢;總統邀見「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核廢核電災民與江院長見面對話。總質詢的時候,江院長會有題庫,知道立委大概要問什麼,各部會幕僚也要準備擬答覆的資料,而即使在答詢現場,還可以即時傳輸到講台上的電腦螢幕,好讓院長可以參酌答覆。總統更厲害,自己不必回覆質疑,把擁核的政府委託智庫專家拉出來跟媽媽唇槍舌戰,自己反而事主變公親。有時放軟,說核廢料問題感同身受,政府會積極處理;有時會罵罵大家「台灣要履行國際減碳責任」。再來,就是經濟部長、行政院副院長、院長、總統,依位階陸續親自往核四廠跑,要大家看看粉刷油漆的漂漂亮亮的核四,順便引導讓媒體把麥克風送往核四場區員工面前,訴說種種委屈。

是的,幕僚整體安排與作業,真的好極了,看起來行政院接管了台電,統合了資訊,統合大局。然而,可能反而是台電接管了行政院!因為行政院完全依賴並接受了台電(們)長期一貫的全部論述。

這幾個不同的詢答場合,很多的官方立場與資料,是有標準答案的,而這樣的標準答案,至今大該已經有一個簡單的輪廓,那就是:「電力備載不足的話,會影響供電穩定。再生能源不穩定,所以需要核能來當『過渡性能源』,以爭取時間緩衝期間,迎接非核家園的到來」。於是這基調,「停建核四就會缺電,缺電就會漲電價,漲電價就會降低產業競爭力,再來就會GDP下降,導致老百姓失業」,就成為生產所有QA與攻防論述的核心,如此,很多數據與說法生產出來,而更吊詭的是,這些數據的生產與詮釋基地,就來自政府,或來自政府委託的智庫本身。

台灣社會面對的一個真實情境,就是政府跟長期合作的智庫,正在鞏固發展核電的資訊與詮釋權,排除進步、改革的台灣發展其他可能,並且對不一樣的想法跟論述,以視同「打仗」的方式,扣上民粹、不切實際來加以對付。

這是最近政府發出的新聞稿:「經濟部與台電強調若無核四則於2015年時,以我國電力成長的幅度而言,『一年需要一座核能機組的電力』。我國去年備用容量為22.7%,隨著2座火力發電廠機組,陸續除役,加上每年預估電力需求的增加,若核四廠不商轉,預估備用容量將於2015年降至7.4%。」

我們該注意的是:

第一,台電此評估,是基於「台灣的尖峰負載於未來每年平均將會急遽成長3.5%以上」的電力增長幅度。一個核四廠,兩年的需求增長就超過,那這樣,缺電根本就是假議題,因為蓋再多的電廠也滿足不了。而且這是「尖峰」,政府為什麼不是把尖峰、離峰的管理做好,反而只是不斷去滿足尖峰?事實上,根據台電的電源開發計畫,往後18年內,台灣因為用電需求不斷增加,除了七個加起來高達9,163億元預算的電廠外,還要再興建20座燃煤機組、22座天然氣機組,平均每年就要蓋2-3個機組。而台灣還有這麼多地方蓋電廠嗎?即使蓋了,卻只是造成「弱勢相殘」。因為燃煤電廠、燃氣電廠核電廠、還有核廢料儲存場的附近居民,都是比較社會弱勢或偏鄉,或是互相替代的廠址,或是必須扭曲自己家園與價值以回饋金為唯一出路,這些都是社會集體的不公義。

第二,好,如果上述的犧牲,是換來所謂的GDP成長;但這樣的GDP成長,是讓人民生活變好?據主計處的統計,過去30年間,「老闆收入」占GDP的4成變成將近5成,相較之下「勞工收入」從5成降到45%,且在2001年形成黃金交叉;台灣「人均GDP」於1996年逐漸超過「平均薪資」,且全台灣受雇者的平均薪資在2000年以後陷入停滯。也就是說台灣GDP的成長,並沒有被合理分配,反而貧富差距越大,年輕一輩看不到未來。而死抱GDP成長至上的「拼經濟」,不少是靠便宜的電、便宜的水、受污染的環境、不調漲的工資、新鮮的肝換來的,這種環保團體稱之代表污染顏色的「褐色經濟」,或勞工團體在去年秋鬥提出的「殺人經濟」,這種發展模式是有問題的!需要整個社會嚴肅面對,而政府仍沉迷於中。

第三,更糟糕的是,過去十年,政府的尖峰負載預估,都跟後來的真實情況不同,導致連續幾年備載容量過多,造成巨大浪費,也顯示現在的經濟發展模式的預測,有很多問題,但現在,政府居然還是繼續沿用此預估模式,估算2020年台灣用電量會比現在多出25%,所以拼命開發電源。

但是,台灣到底是誰在決定產業政策與電力負載預測?是經濟部、經建會?還是台綜院、中經院?政府對這些智庫的依賴性極大,那麼這些智庫提供了完整、豐富、多元、正確的資訊嗎?但他們因為不是官員,需要負責嗎?這樣形成「有權無責」的嚴重問題?還是官學之間形成「背書、卸責」的共生結構?而且在政府內部,不同觀點的替代方案無從討論起,那麼這種資訊公開,只是篩選下的「鳥籠資訊公開」。

也因此,逐漸定型的政府觀點越來越剽悍,立場越來越強硬。但,現在的方案是政府最大努力了嗎?難道不用開放社會共同找出替代方案空間?還是政府已經有定見核四非建不可?所以政府內部已經成為一言堂?政府有義務,要讓政府內部不同的觀點與替代方案被徹底揭露、討論。

長期以來,政府始終把「廢核」和「減碳」視為衝突,但是在去年六月,政府接納民間建議,以「公民咖啡館」方式舉辦的全國氣候變遷會議,其中在能源組,由下而上討論凝聚出高度共識的「用電需求零成長」,認為是達成『溫室氣體減量』、『免除核災風險』、『能源效率提升』、『高耗能產業結構轉型』等多贏不衝突的關鍵概念。這確實屬於最上位治理概念的進步翻轉,需要最上位者以領導意志帶動全面性的改革。

馬總統當時承諾應該接受這個挑戰,並要求經濟部與環保署邀集包括產業界在內的社會各界,一年內評估提出回應。而現在的江院長,當時的江副院長,正是負責後續推動的最高主管。結果直到現在,都還是關起門來內部評估,幾乎沒有民間參與討論的機制與空間,一年不到,理應還未定案,但政府部門已經迫不急待且嘻皮笑臉地宣佈「不可能,做不到」。

其實不是不可能,而是無能。德國聯邦經濟及科技部以及聯邦環境、自然保育及核能安全部,所共同提出的「德國能源革命的具體政策目標」,甚至是「用電負成長」,2020年的用電量要比2008低10%,2050年的用電量要減少25%。因此台灣要達到「低碳」和「非核」,最重要的是從「能源需求面」下手,以「用電零成長」為目標,推動落實方式以及總體框架性配套機制。這些政策工具都在政府手上,如果政府不作為,當然就難以推動。

一次的核災可能就足以毀了台灣,而「一年增加一個核能機組用電」的說法,也就是兩年就吃掉整個核四增加的供給需求,真的會讓台灣社會為核四爭議了二、三十年變得有點荒謬。我們到底在爭的是什麼?

誰接管了行政院?看來是被「GDP成長至上」思維所綁架下,所架構出非核不可的「標準答案」說帖所接管。金山的核能防災宣導說明會中,阿嬤直接質問原能會人員代表:「如果電廠出事,又要死多少人?你要叫人家怎麼逃、怎麼預防?等你們政府來救,已經死滿街了!」。或許這種政府眼中理盲而濫情,不照劇本演出的「亂問」,反而才能逼出問題的原型,逼出政治人物面對從政原始初衷的靈魂。

瀏覽次數:10389

延伸閱讀

綠色行動聯盟理事長,曾在產業界、公部門服務,也曾在台灣ngo、中國ngo工作,長期參與草根環保運動與倡議,尋找社會整體資源的分配正義與更好的發展模式,覺得最重要的反省,就是「莫忘初衷」。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