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團體309上街行動緊鑼密鼓蓄勢待發,立法院開議之際,行政院本來應該面對所有核四安全與預算錢坑的質疑,但江院長突然提出了核四公投的論點,讓很多的焦點被吸引到「公投」的部份。然而,我們更想提出來的,是行政院長公投說法中,背後必須嚴肅探討的「卸責」問題。

江院長是這麼說的:「假如政府盡心力確保核電安全,民眾仍有疑慮,也願意接受重大投資損失、接受高電價、限電危機、犧牲經濟成長以及放棄對低碳價值的追求,主張核四停建,那行政院願意尊重以公投方式表決的主張。」
政府其實有一個迷思,就是以為現在都是反核者的聲音,都把焦點鎖在核四安全疑慮,那麼只要讓「如果不能商轉的話,要付出什麼代價?」的聲音出來,就會比較平衡。

但我們仔細想想:一個政府,讓一個電廠的興建與否,居然可以對國家的影響大到這種包山包海的程度,如果不是誇大其詞只想恐嚇人民,要不根本就是長期嚴重失職,沒有盡心規劃出「擺脫能源過度依賴」的新經濟發展模式與方向的戰略空間。

智庫的功能,不就是提出多樣的評估與分析,讓政府的決策有更多的依據參考與風險掌握。難道台灣社會這麼多智庫,完全沒有任何一家,對核四的影響衝擊觀點是不一樣的?還是經濟部長期以來的「既定政策」、「既定思維」,只跟「投其所好」的聲音長期合作,讓多元的討論空間消失?

所以一個核四廠停建,在2000年可以搞到像台灣要垮了一樣,實在是個悲劇,到了2013年,政府還是這麼認為,就是個鬧劇了。

於是我想問的是:如果核四實質上真的無法達到所謂的「安全標準」無法商轉,並不是老百姓造成的問題,那這些代價政府的因應之道為何?配套為何?誰該負責?

新的行政院長,新的經濟部長上任,本來是有一個嶄新的空間和契機,來檢討核四,以及所有長期以來的經濟政策、能源政策的結構性問題,開創新局,聽聽看經濟部裡,是否有人對核四有不一樣的主張、多元的聲音可以呈現出來。這是改革,當然要得罪人的。但長久以來,核四搞到現在這樣全民像被綁架一樣,沒有人負責、沒有人道歉、沒有配套、沒有停損,江院長甚至把台電、經濟部的說法照單全收,以為只有「溝通問題」,也因此「核四公投」訴求背後,其實是悄悄地「全面的卸責」。

也難怪才一天的時間,各種「溝通」傾巢而出。

我們馬上看到了很多訊息密集而有計劃的登上媒體版面,台電、經濟部丟出了一連串核四不建的總總「驚人代價」,中央社出現了一系列立場鮮明的「國際核能現況報導」。雖然這種資源不對稱大家心裡有數,但時效、分工與力道之大,還是令人印象深刻。政府有義務接受人民監督,把撲天蓋地的「宣導」計畫內容,以及花多少錢,委託哪些公關公司,要作那些宣導,宣導資料內容來源,詳細的跟大眾說明。否則,江院長就是縱容。

再回過頭來談安全問題。現在核四的安全問題,是多重的,政府面對民間的質疑,不能只選擇性的面對。核四工程的設計、施工、監督、整合、測試等長期累積的結構性問題之外,包括斷層、海底火山、海嘯的風險,也都困難重重,但如果以為「能找出問題,就能解決問題」,恐怕是過於樂觀。台電想找國際專家來為核四安全認證背書的謊言被揭穿後,經濟部轉而說願意傾聽國內專家的質疑與意見,這不是壞事,但如果想以此來營造「核四有救」的印象,那就是低估了全民對核安的嚴重憂慮。而且,不管找誰來,還是有同樣的問題:核四還要花多少年?還要花多少錢?誰能打包票一定百分之百安全?如果發生核災的政府因應計畫為何?

果然,經濟部開始改口變成「只要能做,不管花多少錢,一定會把它做好」,為「核四錢坑」找到一個不斷追加預算的新藉口,那公投過關反而讓核四追加預算變成不受約束沒有上限的空白授權?

核能問題是攸關全民安全以及下一代生存的問題,也是攸關台灣永續未來的問題,不要再將核四當作政治與選舉算計的犧牲品!一個不安全的核電廠,不會因為公投而變成安全!一個掌握行政權與立法院多數的執政黨政府該做的,是負起責任,為台灣非核低碳的新經濟、新能源政策完整規劃,凝聚社會共識,引領全民共同努力,邁向台灣永續發展的轉型與落實的路線圖。核四公投,不應機關算盡,也不能縱容經濟部和台電以龐大的行政資源阻絕廢核的聲浪,重新清理戰場,間接替核四背書,逃脫政治責任。

瀏覽次數:11435

延伸閱讀

綠色行動聯盟理事長,曾在產業界、公部門服務,也曾在台灣ngo、中國ngo工作,長期參與草根環保運動與倡議,尋找社會整體資源的分配正義與更好的發展模式,覺得最重要的反省,就是「莫忘初衷」。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