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正:承認吧!我們總是歧視著什麼──對台北車站2014年開齋節的期待

2013/09/17

承認吧!我們都一樣,總是歧視著什麼。

歧視窮的賤的胖的矮的醜的黑的笨的髒的菜的老的,歧視房子小的車子舊的衣服帽子跟不上潮流的,歧視學歷低的學校差的寫字不漂亮的或者寫火星文的,歧視某個腔調性向星座血型生肖的,住城市的歧視住鄉下的,住鄉下的歧視住城市的,還有還有,藍的綠的不藍不綠的、白道的黑道的穿迷彩裝打綁腿的、本省的外省的本國的外國的,互相歧視。

我們總是在歧視著什麼,因為我們就是成長生活在歧視來歧視去的環境裡。出淤泥而不染者,才是異數。

也別自暴自棄或者自以為是,以為只有咱台灣才如此戰力十足歧視來歧視去,或者牽拖我們是繼承了漢族將周邊民族貶為「蠻、夷、戎、狄」的不良習慣。美國建國兩百多年,即使黑人都當上了總統,白人仍免不了歧視有色人種,金恩博士的夢尚未實現。樣樣都好的挪威,也有人因為極端的歧視,犯下濫殺無辜的滔天大罪。而在越南,皮膚黝黑的同胞被譏諷為「柬埔寨人」,在泰國,經濟狀況較差的東北部居民被謔稱為「寮國人」,也都是歧視。

問題不在歧視,而在於,我們能否察覺自己正在歧視他人,並且知道這樣的歧視已經(或者即將)對他人造成傷害。然後進一步,抑制或消除自己的歧視,為的不只是避免傷害被歧視者,更是拯救自己。

怎麼做?先找出自己歧視的對象(你討厭誰),審視你歧視或憎恨的理由(是傳言,還是罪證確鑿),如果罪證確鑿,則試著站在對方的立場想想,他為什麼那麼做(做出讓你討厭的事)。

反覆審視之後,也許會發現,原本的歧視或憎恨只是誤解。如果是誤解,那就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了。

當然,也可能再次確定,對於她╱他的歧視或憎恨其來有自挺公道。那麼則要問自己,這樣的歧視或憎恨,以及因之衍伸的行為,對自己有好處嗎?對自己的信念有幫助嗎?通常沒有。(對於被歧視者,自然絕對有壞沒好)

無知與偏見,是歧視的溫床,傲慢則隨著歧視相伴而生。歧視他人,其實是反照出自己的心虛害怕、自己的偏狹成見。放任自己心中的歧視坐大,僅以自己的標準看待世界,必然看不到完整的世界,最終吃虧的,肯定是自己。

我們都不是聖人,都不是全知全能無礙無罣的神佛,難免犯錯、難免固執、難免有偏見,難免會歧視。承認吧!承認之後,才能拯救自己的靈魂。

連續兩年的伊斯蘭開齋節,上萬印尼移工在台北車站大廳自主聚會,成了新聞焦點。有人對此很反感,認為她╱他們「有礙觀瞻」、阻擾旅客進出、「攻陷」台北車站。有人則對於上述的反感很反感,認為車站大廳是屬於每一個人的公共空間,包括街友、學生、移工在內的社經弱勢族群,當然可以在此聚集,既然座椅沒剩幾張,坐在地上也理所當然。

台南高分檢檢察官黃朝貴在今年開齋節當天,於臉書張貼「台北車站已被外勞攻陷」的照片,表示「給人家的感覺,就是亂七八糟,有礙瞻觀」。黃檢察官的發言,被質疑有歧視之嫌。但是他表示,台北車站是交通轉運的要地,不是讓群眾聚集與休息的地方,他也絕無歧視外勞之意,「只是以一名搭車乘客發表心聲」。

我非常同意黃檢察官對於車站的定位,也同理旅客趕時間卻寸步難行的急迫,更同情黃檢察官只是在臉書私下貼文埋怨,卻被蘋果日報拿出來大做文章的無奈。不過,黃檢察官諸如「攻陷」、「有礙觀瞻」的用語,以及而後網路上許多驅趕移工的言詞,實在無須辯解,那的確就是歧視。

但就如本文前段所言,個人對於他人的歧視非常正常(什麼都不歧視才不正常)。一樣米養百樣人,百樣人,成長於不同的背景,生活在不同的環境,背負著不同的文化,難免不了解,難免互相歧視。

再強調一次,能夠抑制或者化解對於他人的歧視,最終的受惠者是自己。有個很爛的笑話:「我最討厭兩種人,一種是種族歧視的人,一種是黑人。」盡量別成為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人。

個人的歧視無法根除,很難計較,但是涉及公領域的歧視,則不得不嚴肅對待。也因此,台北車站大廳「圍紅龍」、禁止飲食,這些未明言歧視、但是帶有歧視意味的措施,遭遇反彈,上個週日,還有一群自稱「自煮公民」的網友,在台北車站大廳軟性抗議。車站畢竟是公共空間,不該明著暗著排斥「非我族類」的進駐。

為難的是,就像我所同意的黃檢察官的見解,車站,應該以交通運輸為首要功能,不管哪一「族」,只要爆量湧進,都會影響車站的交通功能。怎麼辦?明年開齋節之後的那個禮拜天,數以萬計的印尼朋友勢必又將在台北車站以及各地交通要衝「自主」聚會,難不成要把新聞重播一次?

值得慶幸的是,相關部門已經有所警覺,正在研商對策,就算不能兩全其美,好歹,不要以豬八戒照鏡子的模樣被架上新聞版面。

我和朋友們商量了一個主意,謹供參考:

2014/7/28星期一,伊斯蘭教一年一度的開齋節,預計在2014/8/3星期天,也是農曆七夕情人節的隔天,20萬在台灣工作生活的印尼朋友,將相約台灣各大車站。

已經籌備了一年的台北車站,當天在站內站外設置了臨時的印尼文指示牌、問候標語,並將眾所矚目的黑白格子大廳,布置成伊斯蘭教的敬拜場所,在固定的幾個時間點,邀請伊斯蘭教的神職人員(稱為「阿訇」)主持敬拜儀式。

伊斯蘭教的敬拜,非常莊重,敬拜者必須服裝儀容整齊,尤其要把雙腳清洗乾淨,酒醉不能參與,男女要分區。

於是我們看到,印尼朋友們安靜地走上地毯,排列整齊地朝向伊斯蘭教聖地麥加的方向,在「阿訇」的引領下,反覆立正、鞠躬、跪下、叩首、嘴裡背誦著可蘭經文。

地毯?對,因為要敬拜,所以會鋪地毯,而且,因為地毯是敬拜要用的,所以在非敬拜的時段,理所當然必須圍起來保持清潔,只留下通道供旅客通行。也就是說,這一天的台北車站大廳,就像舉辦活動展覽時一樣,不方便讓大家席地而坐吃東西聊天。

就媒體效果來說,整個大廳跪滿虔誠的伊斯蘭教徒,虔誠的誦經聲迴盪,既能體貼辛勤為台灣打拚的印尼移工,也能讓其他台灣旅客長見識,運氣好的話,台灣的多元包容人情味,還能以正面的形象登上國際媒體版面。

至於車站周圍,則搭起環狀的帳棚,邀請相關攤商、社福單位、醫療單位進駐,最好還有表演、還有伊斯蘭文物的展覽,用以吸引人潮離開空間有限的大廳。

尤其是台北車站東側的逸仙公園,也因為沿路有印尼文的指示牌,疏導了部分人潮。逸仙公園的小池畔、樹蔭下、廊道旁,坐滿了難得相聚的異國朋友。主張五族共和的孫逸仙在天有靈,亦應同感欣慰。

再遠一點的二二八公園,原本就是印尼朋友聚會的熱門場所。特別的是,公園裡的國立台灣博物館與二二八紀念館,配合開齋節,特別準備了印尼文的簡介傳單與印尼語導覽,讓這些遠來的朋友更深入地理解台灣。

一天過後,賓主盡歡。

我們也許沒辦法根除心中的歧視,至少,我們可以試著和平相處。上述場景,是我和EN、雲章的初步構想,粗糙疏漏之處,尚祈指教。

距離2014年的開齋節,還有十個月,如果您有更好的辦法,不妨提供給每次台北車站出事,就必須帶著鋼盔親上火線的站長古時彥,我相信他會很高興的。(台北車站站長信箱網址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