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鍾士為攝。

台灣高等教育的頂尖大學計畫、教學卓越計畫與典範科技大學計畫,在過去十多年間,花了國家上千億元的預算,招致了很多的批評。

新政府上台,聽見了人民的聲音,看見了一些問題,將後續計畫暫緩推出,這是好事一件。

但教育官僚是同一批人,他們的腦袋跟以前一樣,覺得只要把名稱從「A」計畫換成「B」計畫,「甲」方案變成「乙」方案,一切便可煥然一新。殊不知,問題根本不在計畫叫做ABCD,或是方案取名甲乙丙丁,而是在「計畫」本身。

原本可以用常態性預算發給各大學,讓他們依自己的需求,發展自己特色的政府與大學間的關係,公部門偏要扣下其中的一大部分,橫生各種計畫要眾家大學來申請。

這種作法的合理性,標準版的官方說法通常是:競爭性計畫有助於大學力求進步。要有競爭才有進步的說法,在台灣很可以說服一部份人,不少人也信以為真。但在台灣的高教環境之中,就算我們不去質疑競爭法則是否真適用於大學發展,過去十多年的實際經驗也證明,讓大學來競逐這些ABCD計畫,只是一場無謂又高成本的騙局,導致國家高教資源的浪費與虛耗而已。

教育部推出的計畫名目雖多,宣稱的審核標準也各不相同,但說到底,這些計畫都無從擺脫兩條潛規則的牽制:一是依傳統學校排名分錢,二是最終通通有獎不得罪人。

因為有潛規則一,不管計畫是不是叫頂大,台清交成都會拿走計畫預算的大半;又因為有潛規則二,沒拿到正式計畫大錢的學校,教育部通常還會發點小錢給他們(例如,沒拿到教卓計畫經費,教育部還會私下給俗稱小教卓的計畫)。而且為了顯示各種計畫的公平公開,絕無因校設事,所有的計畫通常都要開放申請,其結果是,原本為退場學學校設計的創新轉型方案,連號稱要為台灣拔尖的台灣大學都去申請,而教育部也真的給了他們經費。

試問,這是哪門子市場競爭?

這種裝模作樣,如果真的無害,原本也不用多加計較,但事實並非如此。教育部口口聲聲說經費緊縮,但證諸各校實況,這十年來,都是行政人員大幅膨脹,教師人數年年遞減。這些行政人員主要並不是用來提高教學品質,而是用來寫申請計畫書、經費核銷與撰寫結案報告,而我們也不難想見,教育部那頭,同樣也聘了一堆約聘人力,在進行計畫發包、管考與結案。

其結果是,一個百萬級的案子,表面上看來也不能算少,但雇用一個專案助理來完成上述工作就花去大半,還得辦理成果分享、期中報告等等徒具形式的活動,真正花在「做事情」的經費非常有限。依我近年來的現場觀察,很多的工作,如果教育部願意信任學校,根本花上十分之一的錢就能完成,而且還不用耗費老師的心力在「想辦法弄到案子」這些徒增困擾的事項上。

計畫的另一個致命傷是,等你在某件事情上差不多要有點成績了,差不多也是計畫要結束的時候了。但同樣的計畫,教育部不會繼續給你經費,因為,「已經給過了」。計畫不鼓勵累積與持續,因為教育部要有業績與政績,但這與教育應該要長期耕耘背道而馳。教育部會說經費有限,學校要自己想辦法讓計畫延續下去。但這是空話,有新計畫才能弄到更多的錢,學校還要老師們申請更多的新計畫。

這些所謂的競爭型計畫,到頭來跟教育部直接分配預算的結果沒什麼兩樣,卻只是耗費數百億元在「計畫管理」,學校變成更短線操作,老師沒有力氣用在真正的教學事務上。已故的經濟思想家、諾貝爾獎得主寇斯(Ronald Coase)說,能夠有效降低交易成本的市場機制,才是堪用的市場機制,我們的官僚們卻認為,只要有競爭的樣子的都是好的市場機制,交易成本高到離奇仍要維持市場機制,豈不怪哉?

搞計畫不等於辦教育,別把大學教師轉型成只會弄計畫的人,這是台灣教育的悲哀。新政府要救台灣的高等教育,不是換計畫名稱,而是要換腦袋,換到計畫思維,為台灣的教育作長遠的考量。

     

延伸閱讀:

當「利字」被迫擺在中間,教學、研究只好放兩邊
教學卓越計畫,讓大學教學拙劣化?
錯誤的計畫,如何耗費一代人的青春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