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陳怡茹:我出租我的人生!陪伴陌生人一起走過生命風景

2017/11/15

圖片來源:pexels

「我出租我自己的人生,意思就是你可以租我做任何事情。」但前提是,要我願意做、我喜歡做、而我做得到的。

租我不一定要是錢,我接受換「ㄨˋ」(食物、勞務、物品),有人請我吃飯、喝酒、看我想看的書、電影、舞台劇、聽我想聽的演唱會、給我我需要的東西。用錢付我也很樂意,因為我還是得在資本主義社會下生存,但我差別取價。如果你覺得你能付你可以負擔的錢,多少我也收。我也讓人隨意定價來租我的人生,因為我覺得每個人可以負擔跟給予的都不盡相同。基本上如果需要面對面,就是我的交通費跟和你出去的開銷,租賃事項結束後你覺得舒服想多給或你能多給,那就是由你決定的。

▍我為什麼開始出租人生?

至於為什麼要開始出租我的人生?這是最多人想問我的問題。

初心既複雜又單純:「我想盡我所能陪人走人生的一段風景。」

這幾年身旁不斷有選擇結束自己生命的朋友,還有許多用割腕送急診來表達難過的人;有些人還活著,有些人走了。我時常在想,會不會在每個人最痛苦的時候,有個人可以陪他們走一段路程,這一切的結果可能會有所不同?

我並不是覺得自己要當個救世主,或是活著就一定會比較好,我也知道對很多人來說活著真的很痛苦,而現在還活著的那些人,有些人成為了自己想要的樣子所以快樂,也有些人持續對自己的人生迷惘困頓中,時而快樂時而痛苦,也有些人在痛苦中掙扎試圖看見一道光。雖然我不知道活著會不會就有希望,尤其是對我們這些默默無名的小人物來說;但我想起自己在高中的時候,對我身旁親近憂鬱症想自殺的同學說:「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

這一年我自己也歷經了人生的最低潮,本來是打算到國外旅遊時結束自己的生命,但就在我訂好機票,出發前的幾個月,我因為嘗試不花錢過生活,開始換「ㄨˋ」,認識了各式各樣的人,每個人都有他人生中獨一無二的故事。有時我們就站在面交的捷運站口聊天,有時我們會坐在某間咖啡店裡聊一整個下午;交換東西的同時,我們也交換了彼此的故事。我陪伴、見證、聽故事、解決問題……關於那些跟別人說不出口、會被別人視為罪惡的秘密。有人找我談愛、談恨、談工作、談人生、談價值觀,也有人找我是為了要聽我的故事,聽他沒聽過的故事。

好像拍一部電影,膠片裡有不同的畫面,每個人都有不一樣的故事。有些人可能只出現一次,有些人可能鏡頭比較多一點,有些人可能片段很長很長,也有些人不斷NG地來找我;有些人總是淚流滿面,有些人偶爾尖聲高亢;有些人揮揮手說反正都過去了,有些人想要一個擁抱,或只是想在迷惘時有雙手扶著。

然後有人會對我說:「謝謝你,跟你談完之後我好多了。」「謝啦,我知道接下來我該怎麼做了。」

我覺得很開心,原來陪走一段路、搭一趟車、吃一頓飯、喝一杯酒,兜一下風,去爬個山,看部電影,都有可能是讓人盡情舒服自在好一點的時候,尤其得到有人回饋告訴我,我的存在是可以幫助人的,會讓我覺得自己活著還算有意義。

▍讓自己成為轉舵手,把資源回饋給需要的人

我正式使用「出租人生」這四個字當作我的正職,其實是因為我發現我無法完全不花錢,只靠換「ㄨˋ」活下去。因為我真的沒有什麼慾望,所以導致我根本沒有什麼多餘的東西可以交換;能夠換的,只有我的人生,我的故事,還有我會做的事。我能做的就是用我會的、我有的資源,盡量幫助別人解決問題,或只是一段陪伴。

如果我想在現今的資本主義社會裡,與每一個不同的人有更深的交涉,我就得用到錢;即便不用很多的錢,但我還是需要錢。因為每一個人希望被對待和給予的方式都不一樣,如果我想接觸更多的人,我就得用他也喜歡的方式對待他,甚至是在他需要金錢的時候幫忙他。

曾經有個許久不見的朋友敲我臉書,問我可不可以陪他聊聊天,他說他請我吃頓飯當作回禮,我說好。但在我聽完他的故事後,我請了他吃這頓飯。因為他的經濟狀況、無法自主排班的工作,還有家庭等因素,他無法使用所謂一般體制內的諮商服務:在一個「固定」的時間,出現在「特定地方」,去負擔他付不起的諮商費用。所以他找我吃飯聊天,對我來說這是他的一個求救訊號。我不敢說他現在能喜歡自己的人生、找到自己喜歡的工作,是因為這段租賃的經歷,但我很開心,我有能力可以在他最不好的那段時間,陪他走一段路。

我之所以沒有訂價,正是因為我希望自己成為一個讓資源重新再分配的轉舵手,把我得到的東西或金錢再以不同形式,回饋出去給需要的人。

我同時也因為擁有大家的信任,覺得非常感動與感謝。就像同樣是諮詢陪伴聊天事項,我收過有人一次給500的,也有收過一次有人給萬元的。有些人不缺錢,她說她認為我值得,知道我會將資源分給需要的人,因此想用(也可以用)金錢支持我,我一直很感謝,也持續用這些錢讓自己活下去、幫助更多需要協助的人。

我沒有什麼奢侈的需求或享受,也不用吃太昂貴或使用名牌包,只要維持基本生活所需就可以了。所以也導致現在有些租賃人問我需要什麼東西,我發現我很難回答,因為我真的沒有什麼物質上缺乏的,目前最需要的是我下學期繼續唸法律的學費,所以我可以吃便宜一點,但希望能把昂貴的餐費換作繼續唸書的金錢。學法律之後,我也協助處理了幾個因為完全不懂法律,被恐嚇或是合約有問題的CASE。就算我還不是律師,但至少我可以提供資源,讓第一次面對法律的人不要那麼手足無措。

有些人相信投注在我身上的這些,我會用各種不同形式的方式分享出去、回饋給其他人,知道我真的不是在意金錢的多寡在出租我的人生,我希望自己的存在,本身就是對別人有意義的事。尤其在現今資源分配如此不均的情況下,我能為自己,也為身邊的人也做些什麼,看看自己能夠堅持初衷到什麼時候;時間允許下,我幾乎沒有拒絕過任何的租賃,不只在台北,還有在台灣各處甚至國外的租賃。

▍我的人生只有一個,卻因為出租而多采多姿

其實一直在想,怎麼讓認同我在做的事情的人可以支持我、進而覺得我這個人活著本身就是對社會有意義的事情,希望讓我繼續活下去?就像你認同一個組織或NGO在做的事情,你會希望幫助他活下去,只是我應該算是個體NGO戶吧(歡迎小額or大筆捐款,一元不嫌少,有多會更好XD)。

還好到目前為止我很幸運,不時有人提供支持與幫忙,讓我的生命得以延續。雖然收入時常不穩定,老本在減少,還是多少會有些焦慮。但每一次的出租任務都讓我心裡很踏實,因為堅持做下去,幫助了許多人,接住了很多人的情緒,也陪伴了很多人走過最難熬的時候。即便現實很多無奈,但我還沒放棄,而且我希望繼續做下去。

我永遠都不知道我的客人(租賃人)在哪裡,就像是為什麼我一直很願意到偏鄉去演講的原因,因為總有人的需要是從來沒有被看見的。但我希望當他們需要找人聊聊或是做什麼的時候,我會是個他們想起來可以陪他們在人生中走一段路的人。

謝謝目前各式各樣有趣的租賃人們,有人租我上酒店、有人找我去接待研討會的外國學者(就是當導遊保母帶他玩台北)、有人租我出國跑腿,有人租我幫他看世界,有人租我與他漂泊世界一起瘋狂……,被租的同時,我也期待客人們租我做各種我想不到的事情。

我的人生只有一個,卻因出租得以多采多姿。而我不時會想起那些不能說出口的秘密,會不會因為有了出口,生命也才得以延續。

     

嗨嗨出租人生」,之後會慢慢將整理過後的出租日誌放在網站上

歡迎訂閱追蹤我的臉書之前的出租日記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