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蔡璧名:非要讓優勢翻轉成劣勢,來進行這場自廢武功式的國語文教育改革嗎?

2017/09/05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昔年為了編龍騰版的《中國文化基本教材》,蒐集了亞洲各地區的國語課本。訝異在日本的國語課本中居然出現李杜詩,多年後相詢日籍漢學家為何李白杜甫詩大量出現在日本的國語課本?日籍學者朋友對我的疑問覺得疑問:漢學之於日文的影響這麼巨大,李杜詩歌這麼傑出,為什麼不呢?

日本人甚且驕傲地說:敦煌在中國,敦煌學在日本!茶發明在中國,茶道在日本!圍棋發明在中國,關東、關西棋院和碁院在日本!除此之外,NHK電視臺多年連續精心製作「漢詩紀行」這種純粹欣賞漢詩的優質節目,並擺在過年重要時段播出,不管中日關係如何。

當年訪韓,也聆聽博物館導覽人先盛讚漢文化對韓國的優良影響,待轉至下一廳,導覽人則驕傲地說韓國人又怎樣在接受漢文化後再超越漢文化──當時是以銅鏡的進口與創新為例──漢、韓之作,歷歷眼前,教人不得不欽佩韓人後出轉精的學習精神!

這幾年外籍生出現在臺大課堂的頻率漸高,幾次我私下詢問學生選擇臺大而非對岸名校的理由,居然得到近似的答案:「這裡的傳統文化保存得比較好。」也是,在海峽對岸曾經的文革之後,在海峽此岸中華文化存續耕耘經年累月未曾斷絕之後。

所以,請別把文化決策的重點放在狹義的國族認同與意識型態。日韓無不重視漢文化,並且珍惜它,保護它,發揚它,更懷抱超越它的雄心!

▍為什麼要撤掉好作品,換上次次次等的著作?

值此關鍵時刻,如果我們追求的教育是人人皆可學的普及,而不是只要保住有足夠資源自尋出路、可以自費學習的金字塔頂端的菁英;倘更是為了臺灣的競爭力(尤其中醫、漢學、文學、史學、哲學、廣告、廣電、新聞、影劇、詞曲創作以及所有與語文能力休戚相關的學門),國語文教育只能持續優勢或更向上提升,沒有撤掉好作品,換上次好、次次好甚至次次次等作品的道理。

除非我們已確知臺灣不需要優秀的中醫、不需要保有閱讀古典能力的人、也不需要駕御漢字能力出類拔萃的文字工作者、更不需要因為卓越的語言能力使他的專業更加專業的職人,例如海峽對岸的建築師林徽因、臺灣當代的建築師姜樂靜,皆為建築專業並具出眾文采的卓越範例……究竟有多少行業,當真與語言文字了無干涉?

取法乎上,得乎中;取法乎中,得乎下。白話文當然也有佳作奇文,但是要百年佳作的質量遠勝千年、佔更大配比,這也實在太強人所難!強人所難,捨優取劣,強行規範擴大白話配比,究竟立意何在?

▍讓古典培育更優秀的能力

我常用優秀古典詩的架構謀篇,來教導學生提升白話詩的創作能力;我用文言文,教導學生錘鍊白話文字句的能力。如果你讀過我寫的書,喜歡我的文字,我可以誠實地告訴你,那80%以上來自文言的滋養,不是白話;如果你覺得我的白話文不夠好,你不喜歡,那我要說:你好眼力!我常遺憾自己年少閱讀背誦的古詩文不夠多,遠不及我的師長輩,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所以只能時而傾聽著、捧覽著師長平澹中見深長的語言文字興歎、愧悔!

這樣的愧悔,使我儘管只是在大一國文的課堂,一學年便要求同學熟背百來首古典與現代詩,學生多樂此不疲──老天保祐臺大中文系對於任課教師講義課本的編排,並沒有給任何文言和白話的配比限制。於是編講義的我,只求在短短一年內達到最好的教學效果──儘量提升學生閱讀、欣賞與寫作的能力,從不問白話、文言各佔幾多,即便文言所佔配比確實自然比白話多上許多!(我也在課堂上講閩南語的七音,腦海中總有父親以閩南語吟誦李白〈白帝下江陵〉的美好音韻,偶爾也用英、印、日詩歌輔助大一國文詩課的教學……)

刻下的問題在於,讓不懂體育的人帶領體育,讓語文教育的門外漢以語文教育成效以外的考量來決定語文教育。今時此刻,非要讓優勢翻轉成劣勢、讓政治介入語文,來進行這場自廢武功式的國語文教育改革嗎?

(作者為台大中文系副教授)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