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

▋從淡江大學的兩樣情談起

……以不少教育部高官都曾轉任的淡江大學給予講座教授的待遇為例,講座教授每週僅需授課2小時,除了每月可支領正教授的薪給外,還得支領彈性薪資4萬元以上。……(引自ETtoday東森新聞雲〈揭露教部官員轉任私校名單 高教工會籲禁止旋轉門條款〉

……私立淡江大學法文系兼任講師宋亞克,網路發文指控淡大為節省每年數百萬元勞健保費,將不續聘總數3成,200位「不具本職」的兼任教師。……(引自中時電子報〈勞基法惹禍?無本職兼任講師 淡大砍光光200人〉

以上兩段敘述,代表的是一個學校中的兩樣情。若把把淡江大學「學官兩棲」的雙薪門神和不具本職的兼任教師並置在同一個螢幕的分割畫面中,我們是否可以說,為了節省數百萬元勞健保費,將不續聘200位兼任教師,卻願年花數千萬吸引已有高額月退俸的雙薪門神的淡江大學,無疑是再現了唐朝詩人杜甫在《自京赴奉先詠懷五百字》中所描繪的「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場景?這廂的大教授月入20萬以上,酒肉多得吃不完而腐臭;那廂卻是專靠鐘點費維生的兼任教師們,卻多半因月入多半不到2萬元,而面臨斷炊凍餓的危機。

儘管學官兩棲的學閥和人脈豐富的雙薪教授,對淡江大學爭取教育部獎補助款、委託計畫和通過各類評鑑,發揮了門神的功效(這中間當然也充滿了正當性、合法性問題,在此先存而不論),但真正在教學上撐起大半傳道、授業、解惑重任的兼任教師們,卻是淡江大學春風化雨、作育英才的真磐石。如今為了節省原本就應作而未作的「兼任教師加入勞健保」費用,而不續聘這些功不可沒的教師群,先不談作為資方的淡江大學是多麼缺乏企業良心,教師突如其來的消失,對廣大學子的受教權益更是重大的侵害。

當然,淡江的亂象只是台灣高教崩壞的縮影,為了見微知著,我們有必要以淡江大學的無良現象做為起點,來回溯產生此現象的歷史背景和制度結構。如此方能從環環相扣的因果關係和過程,來理解現今兼任教師處境悲慘的根本原因。

▋台灣的兼任教師為何會面臨這一天?

27年前,筆者從清大研究所碩士班畢業後和到紐約攻讀博士過程中,曾短暫擔任過東吳和空中大學的兼任講師。在當時,大學總量少,兼任教師多半是科系的補充師資,一定程度豐富了科系課程的多元性。兼任教師們多半把兼課當作未來學術生涯的過渡階段,會用超額的時間準備每一堂課。對於未來的樂觀期許,使當時的許多兼任教師勉強可以容忍不太友善的勞動條件。筆者在兼課階段,總是超額備課,並且必須自付交通費前往授課,必要時還得額外負擔住宿費。儘管對維持家計幫助有限,但筆者和許多兼任教師一樣,都非常珍惜這難得的任教機會。

然而,1985年以降,台灣高教歷經的物換星移般的巨變,大學校數、系所數和招生名額皆快速擴張。150多所的大專院校,使高等教育從菁英教育轉型為大眾教育。除了公私立專科的升格和新設私立大學外,國立大學的內部擴張也呈倍數成長。暴增的教學單位和招生名額,理應對應大量的師資需求。特別是高教擴張的同時,為了因應風起雲湧的新管理主義挑戰,和教育部以鉅額競爭型獎補助款綁學術評鑑(期刊論文產量)、各類評鑑和大學排名等,促使各大學(尤其頂大)開始大量擴增博碩士招生名額,一方面擴充論文生產線的基層勞動力,一方面為各大學培養師資市場的產業預備軍。

如果師資的供需兩端都同步等比例成長,那麼應該不至於會產生今日大學嚴重的非典雇用教師亂象。到底產生供需失衡現象的原因為何呢?很多人都會說是少子化所致。然而,許多學者也從客觀的數據證明,少子化只是個託詞,更根本的原因是,新自由主義助長教育商品化的心態,造成大學端(包括國立)以成本效益計算,將師資視為可以樽節的所謂「可變資本」(variable capital)。亦即,大學為了減少師資的人事花費,寧用廉價的兼任教師來補充授課需求,也不願聘足專任教師。這個心態造成目前全國多達4萬多名兼任教師承擔了大學近4成的教學重任。

既是「可變資本」,無情的教育資本家,當然不會放過剝削兼任教師剩餘價值的機會。君不見,許多大學自1997年至今都沒有調整鐘點費(助理教授每小時630元),而其間物價指數增漲17%、基本工資漲18.6%?大學生師比惡化造成班級修課人數大增,造成兼任教師負荷加重,備課、閱卷、討論、交通和可能的住宿費用都必須自行吸收;除了學期9個月外,寒暑假不支薪、不適用勞基法、也不納入勞健保,更沒有離職儲金和年終獎金等。

除了上述勞動條件惡劣造成廣大兼任教師的貧困化問題外,聘任沒有制度性保障也造成兼任教師勞動權益和尊嚴的重大傷害。兼任教師為了保住微薄飯碗,不敢批判校方或系方任何無理的要求,甚至得委曲求全,生怕隨時都可能被無預警的不續聘。更糟的,沒有研究室的兼任教師,卻得配合高教評鑑,負擔部分行政業務,如提供教材、教案和學習成果的上網等,或自費代表學校參加某些課程研習或社區服務。

▋高教工會的不斷努力

自2012年成立以來,高教工會即對大學師資彈性化、非典化現象,積極地以行動介入。主要的活動包括:

2012年:高教機構的非典型僱用系列工作坊──教師場反對高等教育勞動非典化戶外記者會、監察院依工會要求進行調查報告並要求教育部改善、舉辦「流浪博士的生存與運動策略」論壇

2013年:召開「月領3萬卻要繳9萬級距健保費?校方卸責、政府坑殺,兼任僱員健保費遭剝兩層皮」記者會、舉辦「兼任受雇者站出來集體檢舉無良校方!拒絕資方逃避健保責任,衛生署應立即開罰」記者會、參與立法院舉辦「大專兼任教師及助理健保納保問題」公聽會和協調會、召開「調漲大專院校兼任教師鐘點費,打造更安心的教學環境!」記者會、衛福部正式發文,所有兼任教師都可以最高收入來源學校作為健保投保單位。

2014年:行政院終於核定,各公立大專鐘點費調漲16%,但教育部卻放任私立大專院校自行衡量財務狀況決定是否跟進、召開記者會公布10私立大專校院獲利上億,卻不願調漲鐘點費、發起「公私立大專鐘點費不脫鉤!要求私立大專院校調高鐘點費」連署行動

2015年:召開「同工要同酬不分公私立!教學工作是勞動,兼任老師納入勞基法」記者會、參與勞動部研商「私立各級學校編制外、僅從事教學工作之教師適用勞動基準法」會議、教育部終於宣示「將規劃把兼任教師鐘點費納入教育部補助私立大專校院獎補助之參據」、爭取大專兼任老師,按月發薪獲得保障。

2016年: 至勞動部抗議「拒當零元教師,立即適用勞基法」、召開「誰把兼任教師的產假吃掉了」記者會、五一勞動節遊行,訴求「兼任教師立即適用勞基法」、參與立法院「大專兼任教師適用勞基法」公聽會、公布長達23年未調整鐘點費之私立大專院校,要求教育部強制規範公私校鐘點費不脫鉤、勞動部終於公告「大專院校編制外未具本職之兼任教師適用勞動基準法草案」,預告大專編制外未具本質之兼任教師將於2017年8月1日起適用勞基法,但勞動部該草案仍排除其他編制外教師,以及具本職兼任教是適用勞基法、召開「不當的差別對待,將帶來毀滅的結果!編制外教研人員應全面一體適用勞基法」記者會

以上有關高教工會爭取兼任教師權益的運動簡史,可以看得出來,一波波的行動,有如涓滴細流不斷匯聚成河,改善大學兼任教師惡劣處境的努力終於露出一線曙光。然而,「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無良大學的不續聘不具本職兼任教師作為,證明了勞動部和教育部將具本職與不具本職切割的政策,是為德不卒的偽善。

▋其實,禍首就是教育部

筆者曾參加2016年5月9日在立法院社福及衛環委員會所舉辦的公聽會,親見親聞教育部官員以兼任教師性質特殊、不同於一般勞工,故不接受其納入勞基法持之顢頇態度。當時,筆者和其他與會代表對教育部官員的思想僵固和心態惡劣,不但深感義憤填膺,同時也惋惜最高教育行政主管機關,竟然如此缺乏勞動教育的基本素養,也難怪,我國各級教育課程中,根本不存在勞動教育的內涵。

儘管教育部與勞動部態度消極,但也終於妥協於強大民意的催促,而定出了只接受「未具本職」之兼任適用勞基法的草案。許多學者早已洞悉這個切割「具本職」和「未具本職」適用差異的法案,將會是一場適得其反的災難。學者們撰文警告,勞動部和教育部卻依然強硬堅持切割兩者。

高教工會早已預見,原本便已極端無良的大學端,將使出最後的殺手鐧,為了節省「未具本職」兼任教師納保所增加的成本,將會索性予以不續聘。大學端罔顧這些兼任教師原已貧困化的生計,更讓學生頓失良師,受教權因而被侵害。工會於是發起「檢舉惡意不續聘校方,捍衛兼任教師一體適用勞基法!」行動。並且數次發文向教育部檢舉共33所大專院校的劣行。2016年底發起連署行動,團結所有高教工會者一同捍衛兼任教師的基本尊嚴。

▋解鈴還須繫鈴人

依據高教工會來自各大學的舉發,絕非僅有淡江大學才存在「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悲慘畫面。從去年11月起,高教工會曾多次向教育部正式具文檢舉,但心態冷血的教育部只會消極地以口頭勸導的方式來虛應故事。各大學眼見教育部似乎對此事有「睜一眼,閉一眼」的縱容跡象,紛紛變本加厲地,要求各系辦公室進行侵犯隱私的調查,準備大砍不具本職的兼任教師。

以淡江大學為例,校長便親自在行政會議中,要求各院系清查,有多少聘用的兼任教師需要學校額外加保退休基金。隨後甚至發出命令,指示各院系收回需要額外加保的兼任老師的課程,並由各系所主任以專任教師系務會議決議方式,告知相關老師新學年將不予續聘的決議。其所留下來的課程,則由專任教師以超鐘點、增加負荷的方式來吸收。其他各校也都有類似淡江的行徑。

行文至此,我們可以確定,各大學的無良行徑本已惡劣,但真正的邪惡源頭卻是教育部和勞動部,是他們死命堅持不讓所有兼任教師「一體適用」勞基法。為今之計,我們有必要透過公民社會的巨大監督力量,督促教育部和勞動部,立即停止施行違法的切割適用政策,因為這是1984年勞基法制定以來對同一職業性質工作絕無僅有的差別待遇。既是空前的惡法,就有必須立即修正,但吾等已對教育部和勞動部官員的勞動素養徹底失望和不信任。

被大學視為可變資本而對其剩餘價值極盡剝削之能事的上萬名大兼任教師,目前更陷入即將失業的巨大恐慌當中,無論從什麼角度來看,這都是嚴重的社會問題,既然主管機關已失能,何不讓公民社會站出來,一同捍衛大學兼任教師的基本權益和尊嚴。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