冼義哲:致敬經典──台版《G.I.Joe》的十年思索

2017/10/17

打開Youtube輸入「歐巴馬」這三個字,在排行前三的影片中有一支動畫,觀看次數超過285萬,裡頭卻沒有任何美國前總統歐巴馬的身影,卻是許多台灣鄉民眼中的「經典」。

再過約一季的時間,這支影片上傳就足足10年了。

10年對於生命的尺度來說是個經常使用的單位,10週年經常被視為是一種「指標」,而這支影片與《G.I.Joe》這一系列的影片問世轉眼已經來到10週年。對筆者而言,《G.I.Joe》這一系列的影片是高中歲月裡的歡笑回憶,後來伴隨年歲的增長也有了不同的觀看心境,在他們將滿10周年的前夕決定寫下此文聊表敬意。

▍原版的G.I.Joe與各國的「在地『再』翻譯」

最初的《G.I.Joe》是1980年代美國的漫畫及動畫,內容是講述美國特種部隊對抗神秘邪惡組織「眼鏡蛇」,避免「眼鏡蛇」統治全世界的陰謀得逞,傳入台灣時被譯為《除暴突擊隊》或《大英雄》,當時劇中角色高喊「捍衛人類的自由」的口號還曾在青少年間蔚為風潮,公仔也曾席捲台灣的玩具市場。後來2009年導演史蒂芬.桑莫斯(Stephen Sommers)改編拍攝為科幻動作電影《特種部隊:眼鏡蛇的崛起》(G.I. Joe: The Rise of Cobra),在台灣票房表現也不錯。

隨著網際網路的普及,全國各地都有人將《G.I.Joe》的動畫重新配音,換上各地獨有的文化及口語,一部部改編的惡搞作開始流傳,在美國更掀起一波流行。《G.I.Joe》動畫在各國「在地『再』翻譯」之下,不再只是原本打擊反派眼鏡蛇的美國特種部隊卡通影集,逐漸出現各種與原版卡通無法聯想的搞笑影片,甚至傳播速度與普及度開始超越原作,這些「惡搞作」的生命力驚人地旺盛。

台灣版的《G.I.Joe》中,一句「超爽的!撿到一百塊咧~!」也是影片問世時造成流行的口語,筆者的同儕間當時經常會聽見對惡搞版台詞的模仿,甚至還有人將台灣版《G.I.Joe》翻拍為真人版本,足見其影響力。在台灣版《G.I.Joe》一系列影片中,夾雜著大量的俚語、髒話,跳脫原版卡通內容,卻又與卡通角色的動作相吻合,很快成為青少年次文化中的一部分。

▍台版G.I.Joe紅到連現任立委林昶佐都曾電台專訪

當越來越多鄉民廣傳著台版《G.I.Joe》一系列影片,也開始有人好奇製作團隊是誰?在想什麼?這也讓林昶佐委員當年以閃靈樂團主唱的身分,邀請製作團隊到電台專訪。而從該次電台節目中,鄉民終於得以一窺製作團隊面貌,他們以三個人分工合作來配音,三人的綽號分別是「英文」、「土豆」和「歐巴馬」。

「英文」在中南美洲長大,直到國中後才回台灣,負責配長篇的英文部分;「土豆」則是客家人,負責破音罵髒話的部份;至於在羅東土生土長、後來移居台北縣的「歐巴馬」則是配台語的部分。他們在錄音時不少是即興創作,以互罵對方、黑色幽默的內容為主,最初的目的是希望「用台灣式的幽默來讓國外人也看的懂台灣笑話」。但除了接受閃靈邀請在電台節目播出的訪問之外,他們三人非常低調,外界不太能得知他們的消息。

▍看似胡鬧與惡搞的背後,隱含著許多台灣社會的真實心聲

筆者與許多青年一樣,起初看到台版《G.I.Joe》時都覺得相當爆笑,沒有多去思考其內涵。但隨著參與「後馬英九時代」的許多社會運動與投入政治工作,偶爾看到臉書上朋友的分享或是Youtube上跳出這一系列影片時,越看卻越笑不出來、感嘆越深,進而也開始思索這近10年來這一系列影片的爆紅,是否存在著「惡搞」以外的元素。

在《歐巴馬》這一集中,我們聽見「超爽的,撿到一百塊咧~」這句台詞時,心中對於那種在路上撿到錢的「小確幸」,真實的反映了社會均貧的痛苦。「黑人給我閉嘴」(或是《台灣芒果》中「別吵啦,番仔!」)這一句話,點出了長存於人類社會間的種族歧視;「歐巴馬是誰?才不告訴你咧!」則凸顯了當時人們對於國際社會事務的脫節與資訊落差。

在《台灣芒果》這一集中,我們看見男孩摔落時背景響起經文朗誦聲,隨後一旁又有人說「去死好了」,展現了社會失去過往的溫暖,人們對於旁人的苦難嘲諷著,或是開始出現宗教有系統的想影響正處於低潮的人;接著影片中的原住民上前接住了摔落的白人青年,無疑又是對於當代社會一大批判,象徵著長期掌握著金權系統的白人製造了問題,卻留給原住民去面對善後。而那句看似輕描淡寫與玩笑的「我們原住民歧視客家人」的背後,更存在著台灣400年開發史中的血淚。

在《健康捐》這一集中,前段這句「紅燈區一開戶,你們這些臭小子馬上就忍不住……」,揭露了性產業與青年性教育的困境;後頭「菸要漲價了捏!」、「我看你是要吸我的XX啦!」更是紮紮實實的為吸菸族群打抱不平,不斷調漲的菸捐與菸稅被充作許多與吸菸族群無關的「基金」內容,蓄積著深厚的不平之怒。

在《牟紅包》一集中衝出的消防員喊著:「5分鐘工商服務,青春不老丸讓您老歸老還能吃土豆,還能夠吃螺絲,衰衰衰連三衰,衰到種瓠仔生菜瓜……」正是過去地下電台亂賣藥的真實寫照,後頭談到「衰」的部分更讓人感到警世的意味;後半部「我聽說你們大人紅包……都沒……都沒紅包」、「XXX,死小孩」這段對話則是點出當代青壯年人普遍面對的困境,歡樂團圓的年節受到經濟環境的影響,導致原先象徵喜氣的「紅包」漸漸成為青壯年人肩上的壓力。

流鼻血》一集中孩子在自然間玩鬧著,突然出現大人一來便說:「你們這些死小孩在這裡做什麼,怎麼不回去讀書?」也讓許多青年充滿無奈的共鳴,原本得以接近自然、與同儕互動的時間,在「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意識中全被要求花在教科書上,甚至原本理所當然的「社交與玩樂」都開始被視為是一種「罪惡」。

至於《MAJAJA》這一篇,裡頭那句「這別人的東西,一定可以的」,點出了台灣自信不足的失落,彷彿外國的月亮比較圓;後頭劇中角色被火燒到,便有另一角色衝出來高喊「你一定要抹我的瑪奇阿米」,還刻意剪接自創保養品廣告,念著煞有介事的廣告詞「深度保養你的心」,收尾處被其中一個角色吐槽「你別在那騙肖欸了」,也是某種程度上對追求外貌與資本主義膨脹的抨擊。

▍「不會笑,就懂得恨了」

筆者這樣一看就看了10年,從中看出了些許反思,或許正是因為「不會笑,就懂得恨了」,在台版《G.I.Joe》系列影片中的爆笑、不協調中,體察到看似惡搞嘲弄的背後是對社會現實與大環境的無盡感嘆,或許製作團隊只是取材自生活觀察與生命經驗,問世的影片卻讓人有所省思。

當然,如同這10年間許多觀賞台版《G.I.Joe》的常客,筆者也會看《地球超人:暑假》這類仿生作,多數時候也會因裡頭的荒誕與黑色幽默會心一笑,而在台版《G.I.Joe》問世將屆10週年的此刻,將自己所見所笑與所反省的體悟寫下,特別向我們青春裡的經典台版《G.I.Joe》致上謝意。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