冼義哲:明日英國,是日不落帝國還是「大西洋孤島」?

2017/06/09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2個月前,筆者與樹黨代表團飛過半個地球,共同前往英國利物浦參加第4屆全球綠人大會。對於世界各國綠色政治的工作者來說,在利物浦召開全球大會是相當感動的,被稱為「世界流行樂之都」的利物浦正是披頭四的故鄉,而披頭四所代表的女性解放運動、反核、和平與反戰、性革命、同性戀解放運動、大麻合法化和環境運動等,正是全球綠色政治的共同主張。

這次筆者到利物浦參與大會、到雪菲爾德聲援護樹運動、在倫敦大學亞非學院演講,並到布里斯托、曼徹斯特為當地綠黨助選,整個在英格蘭長達半個月的公務之旅中與英國當地多位議員、綠色政治工作者及意見領袖有多次深入對談。如今正逢英國國會大選,索性將旅程見聞寫下隨筆。

▋公投決定脫歐,日不落帝國將成為大西洋孤島?

近10年來,舉辦脫歐公投的聲浪在英國社會上越發強烈,在「歐元、申根、歐盟建軍」等議題上始終未同於其他歐盟成員國。為掌控貨幣主權英國不加入歐元區、反對開放邊境所以也不加入申根區、屬於大西洋派的英國反對歐盟建軍而堅定支持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這些差異隨著國際政治情勢的變化,助長了脫歐的聲量。儘管英國花了12年、歷經2度被拒,費盡千辛萬苦才終於在1973年加入歐盟,在去年公投決定脫歐前,43年來英國在歐盟裡頭並不怎麼安分。

2013年初,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為壓制自己所屬的保守黨內疑歐派、爭取支持脫歐民眾的選票選擇豪賭,承諾若保守黨贏得2015年英國國會大選,將於2017年前舉行脫歐公投。而當2015年中保守黨不但如願贏得大選,還因席次過半而得以單獨建立政府,成為23年來保守黨首個多數黨政府時,至此無法逃避的卡麥隆只好宣布於2016年6月23日舉辦公投。

與歐盟達成協議、宣布公投日期後,卡麥隆公開表示支持英國續留歐盟,成為領導「留歐」陣營的領袖之一;但公投結果,高達51.9%的選民選擇脫離歐盟,英國成為首個脫離歐盟的會員國。而未能成功藉公投令英國留歐,也使卡麥隆於隔天宣布「承擔公投失敗的責任」,決定於2016年10月保守黨大會舉行選出新黨魁後辭去首相。

2016年7月11日,在保守黨兩輪黨魁初選後,擔任國會議員的安德烈.李德森(Andrea Leadsom)宣布退選,德蕾莎.梅伊(Theresa May)成為唯一候選人而自動成為黨魁,卡麥隆宣布提早於7月13日辭任首相由梅伊正式接替。200年來最年輕首相、被視為「政治金童」的卡麥隆在2個月後辭去國會議席、結束政治生涯。

這場政治豪賭不只終結了卡麥隆的政治生命,更在世界一片驚詫不已中,將老牌民主國家的命運推上充滿不確定之路,不但與歐盟分道揚鑣的過程漫長難解,公投中「倫敦、蘇格蘭與北愛爾蘭」與「英格蘭與威爾斯」之間的民意主張更是大相逕庭,讓英國從內政到外交都遍地烽火。究竟昔日的日不落帝國會不會成為大西洋上的孤島,已成為各國關注的重點,也考驗英國政壇的智慧。


在倫敦大學與利比亞裔穆斯林談話。作者提供。

▋蘇格蘭:你脫歐我脫英,獨立公投準備捲土重來!

第一次世界大戰過後,近代蘇格蘭獨立運動興起。1934年主張獨立的蘇格蘭民族黨(SNP)正式成立,歷經漫長的推動,2012年10月卡麥隆首相與推動獨立的靈魂人物「蘇格蘭首席部長」亞歷克斯.薩孟德(Alex Salmond)在愛丁堡簽署了最終協議,規定2014年舉行蘇格蘭獨立公投,並讓16歲以上公民投票。2014年9月18日蘇格蘭獨立公投登場,同時宣布此次投票結束後在短時間內不會再度發動公投,「除非發生極其特殊的情況」。

次日開票,55.8%的選民選擇「不脫離聯合王國」,薩孟德隨即宣布辭去黨魁與首席部長,由蘇格蘭副首席部長尼古拉.史特金(Nicola Sturgeon)接任;而當2016年英國公投決定脫歐後,以62%壓倒性優勢要求續留歐盟的蘇格蘭的選民認為,留歐對蘇格蘭經濟利益、社會政策、政治與文化主體性會更有保障,脫歐公投結果,是蘇格蘭再次應舉辦獨立公投的「特殊情況」。

4月1日,我們在利物浦的書報攤上就看到多家媒體頭條報導,史特金簽署信函送交梅伊,表示脫歐公投導致「重大且實質的變化」,正式要求「在英國脫歐之前」舉辦第二次蘇格蘭獨立公投,時間最早在2018年秋天(預估英國與歐盟談判的大致時間)、最晚在2019年春天(預估英國與歐盟正式分家時間)。然而梅伊卻透過發言人表示,以國家利益為由,拒絕與蘇格蘭政府協商。

蘇格蘭政治版塊在兩場公投間變動劇烈,原本被視為工黨鐵票區的蘇格蘭,因為工黨在蘇格蘭獨立公投期間極度親英,加上未兌現選前的承諾,2015年國會大選民意大轉向支持蘇格蘭民族黨,59席中橫掃56席(原先僅有6席)、擠下自由民主黨成為英國國會第3大黨。

蘇格蘭自治政府由蘇格蘭綠黨與蘇格蘭民族黨聯合執政,蘇格蘭綠黨的議會領袖也投入這次國會議員選戰。然而隨著蘇格蘭朝向左翼與獨立,保守勢力也同步被激化,因此保守黨在蘇格蘭的席次也增加不少,讓獨立公投能否順利再次舉辦存有變數。

▋愛爾蘭:倍增的紅利與風險中思索「全島統一」

跟蘇格蘭一樣,主張留歐是北愛爾蘭的主流民意;然而與蘇格蘭不同的是,北愛爾蘭要面對的選擇並非獨立,而是「是否與愛爾蘭統一」。這個問題隨著脫歐公投結果出爐,沉寂18年後再掀波瀾;因為牽涉利益甚深,對於強烈希望留歐的北愛爾蘭來說,續留在英國幾乎已不是選項,「脫離英國獨立、與愛爾蘭統一」的聲浪開始興起。

1922年愛爾蘭自由邦在獨立戰爭後簽訂《英愛條約》成立,但東北方的領土選擇繼續留在聯合王國內,歷經戰爭、協約、制憲、廢除君主制後,1949年4月愛爾蘭自動退出了大英國協(但是仍保留了許多成員國的權利,在大英國協享有特殊地位)、正式成為共和國,並於1973年加入歐盟的前身「歐洲經濟共同體」。

愛爾蘭歷屆政府都在追求「愛爾蘭和平統一」,自成立共和國以來面臨愛爾蘭共和軍的武裝抗爭,暴力衝突問題直到1998年通過《貝爾法斯特協議》(Belfast Agreement)才趨緩;但「全愛爾蘭」(all-Ireland)、終結英國在北愛的統治,一直是愛爾蘭島面對的嚴肅政治課題。

英國脫歐、外交緊縮讓同為英語系國家(而且同為歐盟成員)的愛爾蘭成為「歐洲寵兒」,原先矚目於倫敦的目光移轉向了都柏林,銀行業、IT產借進駐、留學生與跨國工作者大量湧入,帶動了經濟成長,歐盟內部數據更顯示愛爾蘭是歐盟內經濟增長最快的國家。

然而,在全球綠人大會上,筆者與愛爾蘭綠黨的朋友討論到「兩愛統一」的課題時,他們直言一切難在「稅」,對於政治上固然樂見,但經濟落差的現實問題才是決定性的因素。當政治議程推進的速度趕不上脫歐進度,愛爾蘭最大的風險會落在與北愛爾蘭邊境上頭,一邊脫離了歐盟、一邊是歐盟的一份子,直接的經濟變動與衝擊是衝突的溫床。大會後與英格蘭及威爾斯綠黨的餐會上,資深的Ricky談到兩愛邊境時,更直言「People will die」。


布里斯托地方大選拜票。作者提供。

▋選情的不定時炸彈:極右翼、種族主義與恐怖攻擊

難民問題及其引發的排外力量,滋長歐洲極右派快速崛起,荷蘭、法國兩場接連的大選,極右派雖未取得勝果,卻已展現其在歐洲的實力;要減弱甚至瓦解歐盟極右派勢力,解決難民問題是首要課題。

歐盟去年與土耳其達成難民遣返協議、德國收容難民人數一年內減少61萬人,都是歐陸的努力;而代表極右的英國獨立黨(UKIP)則是隨著脫歐公投後的「悔恨潮」以及保守派的右擴被削減、稀釋,但對於政治板塊變動來說仍存在著威脅性。

種族主義一直是極右派的中堅力量,販賣黑奴的「黑歷史」便是根源之一,也因為對種族主義反省的深,當極右派在歐陸興起浪潮時,英國多了些「抗體」。我們所造訪的利物浦不但在歷史建築上保護良好(想想台灣古蹟還會自燃),對於歷史的保存與反省同樣不遺餘力。利物浦的「黑奴博物館」堪稱轉型正義的典範,利物浦在「奴隸貿易的利潤」中繁榮,18世紀末歐洲有41%、英國有80%的奴隸貿易由利物浦控制,期間所有獲利的家族、商人以及其至今的發展都在博物館中有所詳載。

猶記得結束倫敦大學的演講後,我住進倫敦眼附近的bnb,在那認識一位倫敦人,他談到自己小時候在南非長大,對於國族主義、種族歧視相當恐懼,也直言這樣的惡行在一層層包裝後又重返歐洲,對於政治上可能的失控以及對恐怖主義的激化(沒多久前英國國會附近發生恐怖分子開車撞人殺警案),讓他相當憂心。

沒想到當我們離開英國後,數起恐怖攻擊的新聞傳出,曼徹斯特發生自殺炸彈客襲擊演唱會慘案,本月初清晨倫敦橋、波魯市場與沃克斯豪爾驚傳3起攻擊事件,不但牽動選情,更挑戰英國「不接受以暴制暴」的社會傳統觀念。「恐懼是獨裁的溫床」,恐怖攻擊很容易觸發「同仇敵愾效應」(如911恐攻後小布希支持率竄升)。

《紙牌屋》第4季末,競選總統中的Underwood夫婦便選擇透過操作恐怖攻擊事件「製造恐懼」。保守黨與梅伊的反恐立場向來被視為比工黨更強硬,他們是否會因此得勢、逆轉開高走低的選情,接連的恐攻事件為大選結果增添許多變數。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