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老拍:杜琪峯導演專訪──「作為電影人,有責任留下這個時代的痕跡」

2016/07/22

《樹大招風》改編97回歸前的香港三大賊王真人真事,劇照為任賢齊飾演的悍匪葉國歡與同夥搶珠寶行後,後與銷贓商人談判。本文圖片為華映娛樂提供。

被譽為香港電影教父的大導杜琪峯,日前受台北電影節邀請,為兩部新片《三人行》與《樹大招風》來台造勢,杜琪峯導演新作《三人行》是本屆台北電影節閉幕片;《樹大招風》則是杜琪峯、游乃海共同監製,由三位新導演許學文、歐文傑、黃偉傑聯合執導,三人是從杜琪峯導演近十年大力推動鼓勵香港年輕影人的「鮮浪潮短片競賽」中得獎脫穎而出的佼佼者。

▋論語述而篇「三人行,必有我師焉」

《三人行》由游乃海編劇,故事發生在一個名為維多利亞的醫院,古天樂飾演的警察總督察陳偉樂因執法失當一心想掩蓋自己犯的錯;鍾漢良飾演頭部中槍卻不願開刀,一心等待同夥來搭救的智慧型劫匪張禮信,趙薇飾演的腦部外科醫生佟倩因過度堅持自己的判斷導致病患陷入險境,卻一心想透過幫鍾漢良開刀來證明自己沒錯,三個角色間的角力與衝突,最後在一個大病房的空間裡爆發。

▋6分鐘的慢動作長鏡頭槍戰戲

醫院場景花了4千萬港幣預算在廣東番禺搭建,務求真實。杜琪峯導演每部新作都有不同突破,這次亮點在最後6分鐘一鏡到底的長鏡頭,為了這場在病房裡爆發槍戰的戲,所有演員慢動作實演,演員邊開槍,邊走動,攝影機跟著演員移動,工作人員跟著移動佈景,就像舞台劇一般的集體演出不能有差錯,像是管弦樂團大合奏,需要縝密規劃,所有人花了兩個月排練走位;鍾漢良在幕後紀錄片說:「慢動作將你所有東西分解得很透徹,用很花力氣的過程去做得很慢,很不容易。」這場戲動員兩百多位演員與工作人員,最後才以360度全景呈現在觀眾眼前。

▋360度全景的命運浮世繪

這場槍戰戲,除了畫面有新突破,內涵也具有杜琪峯電影一貫對無常人生的感懷,幾分鐘內透過警匪槍戰帶出每個角色的抉擇,畫面中出現許多小人物,在那一閃而過的剎那中,有人哭喊、有人平靜、有人陷入瘋狂,有人只盼老伴死而復生,在360度全景中速寫人生百態,觀眾就像全覽了一幅動態的命運浮世繪。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對香港的感懷

古天樂、鍾漢良、趙薇三個角色各有執念,但轉變也在自己的一念之間,一念是天堂,亦或一念是地獄?具有杜琪峯宿命論的作者電影印記;片尾槍戰戲搭配由王宛之演唱羅大佑的歌〈之乎者也〉,林夕改編歌詞為「很久以前我們的老師都曾經這麼說,現在看看我們的青年他們在講什麼,最後你要想想到底他們為何這麼做……」杜導說:「這幾年香港有很大的改變,很多錯的東西沒導正,變成一錯再錯,跟以前的香港距離很遠。」不禁令人聯想香港日益限縮自由的艱困局勢。

王宛之:之乎者也電影《三人行》主題曲MV: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AQJVzDzn1s 

▋香港三大賊王真人實事為基礎改編

《樹大招風》由陳小春、任賢齊、林家棟聯合主演,改編97回歸前轟動香港的三大賊王真人真事。陳小春飾演專綁富商的智慧型罪犯卓子強,人物原型來自外號大富豪的擄人勒贖要犯張子強,曾綁架香港首富李嘉誠長子李澤鉅,成功勒索逾10億港幣巨款,得手後竟還接著綁架香港富豪排名亞軍的新鴻基地產主席郭炳湘,囂張行徑視警方於無物;任賢齊飾演葉國歡,劫匪集團首領,角色原型葉繼歡,多次和同黨手持AK-47打劫多家珠寶金行,搶奪逾2,000萬港幣,片中虛構他北上逃亡後轉行為走私商人;林家棟飾演殺警要犯季正雄,原型是「末代賊王」季炳雄,曾搶劫多家珠寶金行,警方曾發出史上最高200萬港幣懸賞及全球紅色通緝令。


《樹大招風》三大賊王海報。

▋三大賊王的貪瞋癡

《樹大招風》英文片名為Trivisa,即梵文裡的三毒貪、瞋、癡,以江湖傳聞三大賊王在風滿樓會面密談,將在97香港回歸前大幹一票為懸念,令觀眾期待三大賊王真的會幹出什麼驚天動地的大案;三位演員演出各自精采,陳小春演活了囂張至極的卓子強,以攀登喜馬拉雅山來比喻自己專做大案的心境,聽了謠言後一心癡迷於召集三大賊王挑戰職涯登頂,令人懷想回歸前連賊王都有夢想的大時代;任賢齊飾演的葉國歡犯下大案後,逃離香港北上轉行為走私商人,面對大陸貪官吃人不吐骨需索無度,他又得低聲下氣,把一代賊王虎落平陽被犬欺的無奈刻畫入心,花瓶變骨董的象徵更是對中國官場文化寫實入骨的諷諭,最後葉國歡在瞋怒之下掏出AK-47造成不可逆的結局,更是一念之間的精彩變化;林家棟飾演的季正雄深沉心狠,視財如命,可毫不猶豫殺三個警察或殺掉同夥,最後和昔日兄弟只隔著一道門的深夜對峙戲碼,在殺與不殺的一念之間徘徊,更是驚心動魄。

▋拍出逝去的香港情懷

結尾鋪陳高明,季正雄一覺醒來,畫面停在電視台收播背景,畫外音是香港回歸交接儀式英國王子查爾斯的演講,這個高明之處在於只一個畫面帶過,看似什麼都沒說,但一切卻盡在不言中,呼應片中金句「九七後連飯都不給你吃?」,說好的50年不變,但一夕之間什麼都變了,帶出香港回歸後時不我予的唏噓;片尾曲以黃霑作詞,鍾鎮濤主唱的90年代金曲《讓一切隨風》,改由女聲高少華翻唱,更有一去不復返的香港時代情懷。本片雖是三位新導演聯合執導,卻具有銀河映像一致而鮮明的風格,也具有杜琪峯電影的強烈印記,可說是近年香港電影的傑作,大有問鼎今年金馬獎的氣勢。

《樹大招風》角色劇照林家棟飾演深沈謹慎的殺警要犯季正雄。

杜琪峯導演在自己執導的《三人行》做出新突破,監製《樹大招風》當導師帶出三位新導演,第一部片就拍出具銀河風格的高水準之作,在銀河映像成立20年之際,兩部作品更難能可貴。杜導於來台期間接受獨評專訪,以下即為訪談紀要:

1.為什麼想拍《三人行》這個題材? 

我拍過很多警匪電影,香港電影也已經拍了很多上山下海或飛車衝突的槍戰片,但是很少有像《三人行》在一個高壓封閉的醫院裡,在空間場景中呈現不同人物的性格,抓住不同角色的衝突,和他們內心的角力,我想要拍出這樣一部有著劇情張力的電影。

2.最後6分鐘的慢動作槍戰戲,怎麼拍的?

這場戲重點在於在大病房裡所有人在槍戰中都要用慢動作演出,攝影機要跟著演員一路拍到底,演員經過的佈景要跟著變,就像看舞台劇隨演員變動佈景,所以演員都要做肢體訓練,用了快2個月去排練動作,光排攝影機鏡位就花了3天,演員走位也花了2天,真正拍是拍一天,拍了十多條,真的拍完有4次可以用,現場有100多個演員,幕後工作人員又有100多個,加起來總共200多人,才能完成這個360度全景,十分複雜的實拍戲。

《三人行》導演杜琪峯於片場看最重要的慢動作槍戰戲工作照。

3.為什麼想實拍這麼高難度的慢動作長鏡頭?

實拍是一種情懷,這場慢動作的槍戰戲,慢的速度每個人有不同,離鏡頭遠的人,要比離鏡頭近的人更慢,但是在有些地方,演員會比原來的慢動作還慢,或是在慢動作中還要快一點,這樣畫面的空間跟人是一連串一連串的出來,看得出慢動作的層次感,如果用後製特效來做,就沒有這樣的感覺。如果演員一個個鏡頭分開拍再來做後製,也比在現場實拍更麻煩,但是卻沒有辦法拍出實拍戲的層次。

更多槍戰戲花絮,請參看《三人行-杜琪峯的銀河創作》短版紀錄

4.古天樂知法犯法、趙薇堅持己見犯錯,透過兩人的執念與轉念,您想傳達什麼?

為什麼拍整個戲?這幾年的香港,價值觀有很大的改變,很多錯的東西沒有去導正,一直用不同理由來保持這個錯,變成一錯再錯,跟以前的香港距離很遠。

醫生專業是救人、執法者維護法律來保護人、趙薇做為一個腦科醫生是敬業的,但是不一定要製造一個機會去證明自己。去想一下,就可以清楚了解,這是醫學上已經講過的,醫生是盡力去醫好病患,但是醫生不是上帝,無權去改變。

古天樂的角色是執法者,但是他一開始在執法過程中犯了錯,到了最後還想殺鍾漢良,想要這個人死,他犯下的錯就不被發現,但是偏偏在最有機會殺他的時候,有沒有可能做到轉念?或者可能這就是註定的,是你改不了的?我透過一個慢的鏡頭,比較浪漫、童真的一場戲,希望人回去找源頭、找回一定的基本良知、一定的道德觀,去改變自己,就可以走回一個正常的路,就能改變之前走錯的路。

《三人行》劇照,男主角古天樂與女主角趙薇兩人在片中有精采對手戲。

5.這有點像您拍《大隻佬》的宿命論,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在一念之間翻轉?

銀河映像的電影裡多多少少都有宿命的感覺,人生裡面你的經歷、你的過程,一定有很多環境的影響、自己的心態上也有影響,也有無形的慾望,那些東西都會在你的人生道路上不停的出現。

6. 《樹大招風》和《三人行》兩部作品剛好是銀河映像20年的重要里程碑?

其實在做這兩部電影的時候,沒有想到銀河20年,很多時候我們是在創作世界裡面,從環境、從自己的感受裡去想出一些題材來。

《樹大招風》裡有香港的情懷,我讓年輕一代三個新導演的第一部電影去拍出這個情懷,我希望他們可以做出一些屬於香港的東西,讓現在的人看看過去的香港,也讓將來的人看香港。

這部戲做了5年多,當初以為花1、2年可以搞定,但是三個新導演創作比較慢,他們各自找人去發展劇本,寫完以後要看是不是有整體的思想,我希望是他們自己的作品,所以不對的地方就要講,他們回去再改,等三個人都完成,來來去去搞劇本就花了3年多,真正拍只拍了幾個月,剪接跟後期花了快一年時間調整。

《三人行》導演杜琪峯片場工作照。

7.三位新導演一開始就知道各自拍三段,最後混成一部完整的電影?

這一開始就要跟三個導演講,他們各自拍一段獨立的片,最後融成一個完整故事,他們可以保留自己的故事,但我們把三個人的故事混成一個故事,最後剪接權由我們這邊決定(《樹大招風》剪接由梁展綸、David Richardson完成最終剪輯。並榮獲第53屆金馬獎「最佳剪輯獎」)最後透過剪接把三段故事混合成一個整體的故事、一個整體的訊息,可以說還是大家一起做,就是另一種創作的嘗試,在這之前銀河也沒有這樣試過。

這是一部電影,不是三部電影,我們試過很多的方法,讓觀眾看的時候,不會相信這是三段故事合在一起,而是一部完整的電影,我們可以把三部連成一部,最注重的就是97年前的那一兩年,最重要的就是能拍出97年回歸前的那個時代。

8. 《樹大招風》藉由97回歸前三大賊王去講逝去的香港情懷、而《三人行》是以一間維多利亞醫院的人性衝突來比擬香港?或是隱喻香港的未來?

可能在拍的這個時候,也考慮到完全去講香港的現在,這樣子也是不行的。

我希望《三人行》代表這個時候我個人對香港的一些感覺,當然一般觀眾你看電影就可以了,你看戲裡面的劇情發展就可以了,但是在這個電影裡面,還是有看到一個現在價值觀的改變,有我個人投放的價值觀在電影裡面。 

《三人行》導演杜琪峯與女主角醫生趙薇片場模擬替病患開腦工作照。

9.像趙薇的角色,是從大陸來香港念書,融入香港社會的?

過去十多年來,來香港念書的,很多年輕的一代都是從大陸來的,有很多都留在香港,當然各自發展不一樣,但是也能看見他們的融入,融入在香港裡面的情況。

10.其實他們比較認同香港的原有價值?

對,不然他們就回去了,對吧?但是這其實是每一個人的選擇不一樣,留在香港工作、發展得好的也有不少。

11.但是現在反而是香港被外力影響,原有的價值觀變淡薄了?

香港也在變,一般來講所謂的香港基礎,就是能融入不同的文化,因為英國以前的歷史問題,有很多老外住在香港,也都沒有什麼問題,也有很多來自不同文化的人在香港生活;過去從中國大陸逃亡到香港也有很多,尤其60、70年代,他們都能在香港生活、也都能在香港創立很好的事業,這是因為香港這個地方有一個非常好的架構,都是能夠去包容、去融入,這個面向是比較大的。

當然我說這是過去,現在可能又變了,因為環境的變化有些改變,像我是在香港出生,生活了60多年,好像感覺到核心價值有一些變化,所以你說能留在香港的大陸人是怎麼樣的?我相信他們也會因為這樣去改變,去適應他現在的改變,對我們來講,我們是在香港長大的人就很清楚它的變化的存在。

《樹大招風》角色劇照,陳小春飾專綁富商的智慧型罪犯卓子強。

12.所以您希望透過《樹大招風》和《三人行》把香港原有好的價值觀傳遞出去?

也不能這樣講,我只可以說電影就是生活裡面的感受,我們是去找創作的空間,在這個時代給我們這個感覺,這是我們的靈感,讓我們的創作裡面有這個動機,而這個動機底下,那能表達的就是去表達,很多東西可能是沒辦法去改變的。

但是,作為一個電影人是有責任去記載、還是去留下一點點這個時代裡面的一些痕跡。

《三人行》裡像古天樂、趙薇的角色,對於善與惡的變化,趙薇是一種對自我的執著,古天樂又是另一種執著,很多時候都是環境上的變化,是你相不相信你自己的專業跟你的道德,這兩個很大的高地,但是你不相信他的時候,你動搖的時候,就是很容易做出你不應該做的事。

這個戲裡面講的就是大家都有犯錯,在錯裡面沒有好好的去承認它、去改變、然後去修正。反而是在錯裡面還去堅持這個錯,這是我去講兩個人物的目的。就是我們什麼時候有機會停一停、有這個空間給我們自己改變、還是去接受?

但是做為一個電影人,還是要留出一點明天。

就是總是會明白的,也許是環境的改變、也許是你自己的改變。

《銀河映像,難以想像》書封,封面照片為杜琪峯導演親自攝影。

13.銀河映像成立至今已20年,您在銀河的電影部部都留下鮮明的作者電影印記,您對媒體也說將來會由游乃海接班,您希望未來的銀河映像有什麼變化?

其實成立銀河映像的時候,我大概是41歲,20年之後,我現在是61歲了。銀河映像是它自然發展出來的,我也沒想到能走了20年。10年前出了一本書談銀河10年,叫《銀河映像,難以想像:韋家輝+杜琪峰+創作兵團(1996-2005)》到了現在20年,大家還是很關注、大家都還在談論銀河映像的電影跟未來發展。

我說就是我們的時代過去就完了。未來的發展需要什麼?未來的發展需要年輕一代。

希望電影能夠多一點空間發展、讓銀河映像再去發展。游乃海是跟著銀河映像成長裡面最年輕的一個,所以我希望就是他能夠去做以後發展的其中一個。


銀河映像片頭,圖片取自Wikipedia

但是在我的心底,現在來講我的希望:能夠多一些不同的年輕導演,去培養也好、他們自己進來也好,在銀河映像裡面繼續發展電影。我希望他們要忘記韋家輝跟杜琪峯的電影。時代,你們應該要去做一個新的時代的銀河映像。

所以乃海是有在中間交集的一個人物,也不一定是他。誰最好、誰去做。銀河映像希望有一個香港電影的精神,銀河映像一開始我和韋先生有一個很重要的決定是:「我們是原創,我們就是追求原創的一個電影公司。」

《三人行》導演杜琪峯與編劇游乃海,兩位同為本片監製。吳老拍攝。

14.您希望以後進來的年輕導演維持這樣的銀河精神?

也不要什麼銀河什麼精神,只有一個「原創」。不同年代的人就是要去創作他們自己的電影。

15.最後透過這兩部片7月下旬在台灣的上映,您對台灣觀眾有甚麼想說的話?

我希望台灣觀眾繼續留意香港電影,當然現在香港電影已經很多變成中國大陸的電影,但是香港現在還是可以自由創作的地方,希望台灣跟香港能夠合作,搞多一些不一樣的電影,因為華人地區裡有香港的700萬人、2,300萬的台灣人,應該能搞一些東西,是可以有兩地觀眾支持的,我們應該努力找一些基於兩地、把空間框大一點,作一些自由創作的題材,希望台灣觀眾繼續支持兩地的電影。

《三人行》導演與《樹大招風》監製杜琪峯專訪照。吳老拍攝。

▋採訪後記:惟有杜琪峯,才能超越杜琪峯

杜琪峯導演擅長用作品拍出他所愛的香港,在《三人行》北影閉幕片映後座談中回答觀眾提問為何安排趙薇演出從中國來港的角色?杜導回應他的父親當年從大陸來到香港,過去香港接受他的父親來港,融入香港的原因是什麼?這複雜難解的感覺,自己也答不上來,難以用三言兩語說清,只能透過電影來拍出他的感受;透過杜琪峯的電影看到現今香港面臨的艱困局勢,也令人想起張愛玲在〈《傳奇》再版自序〉中的話:「個人即使等得及,時代是倉促的,已經在破壞中,還有更大的破壞要來。有一天我們的文明,不論是昇華還是浮華,都要成為過去。」

但是看完《三人行》和《樹大招風》,別以為杜琪峯導演只沉浸在香港本土情懷中,事實上銀河映像維持一貫的兩條腿策略,一邊拍風格強烈的作者電影,一邊拍商業大片,銀河映像正面迎上井噴成長的中國市場與觀眾渴望科幻大片的趨勢,在中國江蘇宜興湖父鎮建立電影拍攝基地,已搭建2個攝影棚,預計將搭建8個攝影棚。接下來杜琪峯導演將執導,由韋家輝編劇的3DIMAX古裝奇幻大片《黃帝大戰蚩尤》,投資方號稱將打造東方版《魔戒》三部曲,總投資金額高達10億人民幣(逾50億台幣),這場中國式魔幻大片的時代大戲如何發展,令人期待。

杜琪峯導演小檔案

香港知名導演、監製。1980年執導首部電影《碧水寒山奪命金》,其後多年拍出超過50部商業及評論皆成功的電影。1996年與韋家輝組成銀河映像,作品深受海內外觀眾肯定。2005年發起「鮮浪潮短片競賽」,透過提供資金及資深電影人指導,發掘具潛質新秀,2011年受邀為坎城影展評審,2014年分別獲香港演藝學院榮譽博士及香港浸會大學榮譽文學博士。作品曾3度獲得金馬獎最佳導演,也曾3度奪得香港金像獎最佳導演殊榮,6座最佳導演獎確立其影壇教父地位。

重要作品:《阿郎的故事》、《威龍闖天關》、《孤男寡女》、《黑社會》、《毒戰》、《盲探》、《三人行》等

《三人行》預告: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zXpc3OgnLo 
《樹大招風》預告: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W1SESJ9fZk 

     

【獨立評論專題:香港回歸20年,他們看到了什麼?

「1997快點到吧!」──流行曲訴說的回歸故事

《甜蜜蜜》及《春光乍洩》的九七回歸故事

震撼中國的《十年》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