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教育部長潘文忠日前親自召開記者會,宣布啟動高教「玉山計畫」,計畫內容將包含「玉山學者」、「高教深耕計畫彈性薪資」、「教授學術研究加給提高10%」三大方案,將以彈性薪資作為我國大專校院教學與研究人員之獎勵,預計將每年度投入最高56億元於高教預算,受益教師達19,000人次。

依此計畫,國內外學者只要通過教育部或跨部會審查委員會審議,就可取得「玉山學者」認證,除每月薪資外,另可支領最高500萬元,並一次核可3年,待遇水平直追新加坡與香港。教育部強調,該計畫將可有效強化高教競爭力,並帶動教學與研究品質。

教育部表示,「玉山計畫」是依行政院長林全於106年7月6日行政院院會第3556次會議的提示執行的:「請教育部就大學教師彈性薪給制度通盤研議,儘速提出可行方案,務必留住我國高等教育優秀教研人才。」

此外,高教行政界的意見也與林全院長相同。根據今年7月聯合報針對全國公私立大專校院校長進行的調查,逾7成大學校長憂心:如果高教政策維持現況、無法鬆綁,台灣高教將只剩不到5年的競爭力。該調查結果顯示,高達98%的國內大專校院校長贊成「高等教育應朝自由化方向發展」,要求高教鬆綁,更有大學校長受訪時指出「大學如果一直朝著公共化方向走,台灣真的是前景堪憂。」

高教問題,真的只是薪資誘因不足?

長期以來,台灣高教政策一直存在「公共化」、「市場化」的路線論辯,有不少高教工作者直指台灣高教必須擴大市場化。檢視「玉山計畫」方案內容,其實就是高教彈性薪資的延伸與擴大,也是教育部對有關台灣高教不夠市場化、必須朝向自由化發展的一個明確回應。

值得再做討論的是,台灣的高等教育究竟面臨什麼問題?公共化是高教危機的元兇嗎?市場化又是台灣高教的出路嗎?

必須指出,影響教育品質的因素,至少有教育制度、教育政策、教育經費等方面,而攸關高教辦學成效的,除了教授薪資,還有許多面向值得探討。例如:教育經費占國民生產毛額比率、平均每名學生所使用的高等教育經費、專任教師與兼任教師比例、大學生師比(平均每位教師教導學生人數)等指標,也都是影響辦學品質的關鍵因素。

殘酷的是,檢視這些影響高教發展的指標,台灣的現況大多落後國際先進水平。以大學生師比為例,台灣不僅遠遜於OECD平均數據,甚至還落後中國大陸。高教行政體系不願意務實面對這些困境,卻將高教問題歸咎於薪資誘因不足,不僅簡化了問題,也模糊了焦點。

高教崩壞,真正的危機在這裡

事實上,台灣高等教育還有更為嚴峻的危機,那就是日益惡化的「反重分配」現象。統計數據顯示,高中畢業生的升學與其家庭社經地位具有高度相關,這已經使高等教育逐漸失去促進階級流動的積極意義,從而危及高教的根本目的。這些問題對台灣高教的衝擊,遠遠超過所謂頂尖師資的待遇問題。如果對這些日益惡化的數據視而不見,究竟要如何提升高教品質?

在這個脈絡下,更為關鍵的問題是:如果前述的這些指標攸關教育品質,那改善的具體措施有哪些?到底是要更多的市場化與自由化,還是更多的公共化與公共課責?

台灣高教面臨結構性危機已無須爭論,在還沒有真正釐清問題成因前,行政院長以降,包括教育部長、大學校長竟異口同聲、不由分說地宣稱:問題就出在不夠市場化。

不客氣的說,這不正是台灣高教的最大危機嗎?

 

瀏覽次數:99+

編輯推薦

高教的春天來了嗎?──兼職鬆綁、彈薪方案、假發票緩起訴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