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立法院臨時會上演不斷電表決焦土戰,準備「表決到議事人員倒下為止」,最後果真有一名宣讀提案的議事人員,因為身體不適送醫。互不相讓的朝野被迫暫時休兵,然而,這些日子以來,存在於台灣社會的軍公教勞對立氛圍,卻沒有因此化解。

誠如所見,過去這段時間,軍公教與勞工之間的對立情緒日漸升高,從周休二日問題到年金改革,公、私部門受僱者的薪資、待遇及福利,有意無意被拿出來相互比較,各種討論平台充斥著互相攻訐的言論,社會對立、撕裂的氛圍猶甚於扁、馬過去的年金改革。

▋從受雇者內鬥中遁逃的雇主責任

在各職業別受雇者對立的情緒下,資方團體卻不懷好意地挑動軍公教勞之間的矛盾。例如,資本家以「教師節老師都不能放假了,勞工憑什麼放假」為由,要求政府研擬再次砍勞工假日;全國工業總會副理事長林明儒談到年金改革,甚至力挺公務員,稱公務員退休領個7萬、8萬元,「有過分嗎」?

資本家難道是佛心來的?再清楚不過,資方團體這些談話,並非真心為公部門受僱者抱屈,而是以分化公私部門受僱者,達到限縮私部門勞工勞動條件為目的。這類說法,其實與公務人員協會理事長嘲諷勞工看不懂公文、或有少數私部門勞工攻擊軍公教人員是吃垮國家財政的米蟲一樣,除了使同為受雇者的軍公教勞持續惡鬥,模糊問題焦點,更轉移了國家、雇主在年金制度與勞動條件的角色與責任。

在現代資本主義國家,勞資關係建構了社會的主要關係,而社會安全制度除了有國家角色外,更脫離不了僱傭關係。以台灣職業分立的退休金制度為例,在以稅收為基礎的大國民年金尚未建置前,公保、勞保被當成軍公教與勞工的社會保險,國家在公保相對提撥65%,於勞保則挹注10%的保費;至於職業年金部分,國家身為軍公教的雇主,在軍公教退撫提撥同樣攤提了65%,雇主對勞退新制的提撥責任則是6%,要談年金改革,不能不釐清制度面中的政府與雇主責任。

事實上,不僅台灣公私部門受僱者退休所得替代率有所落差,各國公部門員工的替代率多高於私部門,軍公教的退休所得不是不能檢討,但要提升勞工的整體所得替代率,就不能不思考建立稅收制基礎年金的可能性,或加強政府在勞保的責任,或徹底檢討勞退新制給付率低的困境,而非只是設法降低公教退休給付,以平息勞工的相對剝奪感。

▋向下比爛不會改善勞工處境

無可諱言,在私部門勞工總體勞動條件欠佳的此刻,「軍公教過很爽」這個偏見,始終縈繞在台灣的社會氛圍中,現階段已然取代省籍,成了撕裂台灣社會的「新族群問題」。

但必須追問的是,公務員在當今台灣,真是個「錢多、事少、離家近」的「爽缺」嗎?以工時與休假為例,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人力資源統計,直接受僱於行政機關的公務員,101年至104年平均周工時達42.5小時以上,換算年總工時將近2,200小時,居世界之冠!

須知,在長工時與官僚階層體制的重重壓力下,公務員例假加班已是常態,超時工作亦非罕事。若論及「過勞」,公務員與勞工相比,實有過之而無不及。

在傳統特別權力關係的影響下,公務員與國家機器間地位高度不對等,公務人員服務法有關周休二日及法定工時的規定至今仍是形同具文,而公務員的法定例假則是國家可以隨時支配從事勞務的時間,而非保障休息的法定權利。

因此,勞動部為辯護勞基法「一例一休」草案,屢屢拿公務員例假可以挪移說事,以此對抗勞團「一周二例」的主張,一方面吃盡公務員豆腐,另一方面也挑撥了族群矛盾,掉入了向下比爛的邏輯謬誤。

我們認為,公教、勞工同樣作為受僱者,只是雇主及工作場域有所不同,但有著共同的處境,各種過勞與考績壓力也都日趨普遍。現行勞工的特休假、產假、事假、病假少於公教人員,政策思維應當是要「向上看齊」,朝「比照公教人員特休假、產假、事假、病假」提昇,而非假借公、私部門間待遇「不一致」,而要求各類人員都改惡。

公教勞都是勞動階級的一員,主政者推動任何公共政策的變革,必須謹慎為之,切勿刺激不同職業受雇者進行相互比較與仇視。我們建議,在進行年金改革時,政府應同步檢討向資方利益傾斜的集體勞動關係,檢討以低薪、過勞換取獨厚資本家的所謂「成長」模式,並強化政府、雇主在老年經濟安全制度的責任,才能從根本解決台灣面臨的各種問題。

(協同作者胡孟瑀為台灣青年勞動九五聯盟理事)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