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夫:瞧,拿國產當包租公的國民黨──重繪新世界館

2016/05/07

日治時期的新世界館就是現在的國民黨黨產新世界商業大樓。魚夫繪。

新世界館創立於1920年12月29日,是當時台灣最氣派的活動寫真館,用今天的地址看就是台北市漢中街116號,捷運6號出口後就可以遇見的「新世界商業大樓」。

西門町一帶在日本時代就已經是電影街,早期「浪花座」、「臺北座」、「榮座」(今之萬國戲院)與「朝日座」等各領風騷,到了20年代則是默片的黄金年代,電影除了內容卡司外,最重要的角色是劇情解說員,即「辯士」,現場有小型樂隊伴奏,辯士的敍說精彩與否與票房好壞關係很大。

原新世界館隔著今成都路和「新起町市場」(西門紅樓)相望,館前本有一座造型優雅的橢圓公園,公園中央有臺灣總督府第四任民政長官祝辰巳的銅像。這人1896年來台,歷任台灣總督府財務局長、專賣局長、殖產局長等要職,1906年接任後藤新平為民政長官,1908年病逝於任內,享年41歲。公園在國民黨政府來台時仍然存在,後來不知什麼時候,公園變成車水馬龍的道路,銅像被毀了去,原本製作精美的基座則換孫中山去站,並搬到了中山堂前面的公園裡去供人瞻仰。(您去了沒?)


新世界商業大樓原本要租給H&M重新裝修,目前似乎談不攏租金中。魚夫攝。

大約到了1930年代,今天西門町一帶已成為台灣的「映畫街」,尤其在1935年的總督府始政博覽會上展出新式商品35萬6千多件,參觀人次275萬8千多人,將台北城的繁榮推向顛峰,第一部有聲電影《忠臣藏》在台北「第二世界館」放映,轟動武林、驚動萬教,這時候「第一劇場」、「台灣劇場」、「國際館」以及台灣各地標榜播映設備先進、裝潢豪華的電影院,如雨後春筍般的出現,鬧熱滾滾。因此戰後國民黨政府接收的原台北市日產戲院,除新世界館外,還有大世界、台灣、大光明與芳明戲院等,大部份都歸屬黨營事業中影所有。1965年7月,中影董事會通過拆除原日治時期新藝術風格三層樓高的建築,改興築「八重天」的鋼筋混凝土大樓,由建築師姚元中設計、天壇營造廠承造。大樓蓋好後,用原本國家的財產當起了包租公,一度有商家諸如華王觀光大歌廳、世界酒店、七重天歌廳、春風得意樓飲茶等承租進駐,所得當然歸國民黨所有。

國民黨的中影公司在接收之初,電影的利潤還算頗為豐厚,因此1948年的9月10日,還斥資重新裝修座椅、購入最新放映機等,並且開辦預售對號座位的電影票,把新世界「館」改成「戲院」。重新開幕的第一砲為香港大中華影業出品、楊工良導演、陳娟娟主演的電影《龍鳳呈祥》,其後又曾在1956年提供場地做為「新世界劇運」的演出所在,算是有心於提昇演藝事業。

1975年3月18日,中影在新世界商業大樓的7樓,又創辦台灣第一家迷你戲院「真善美」,係中影的直營戲院,後來以放映藝術電影較多,在商業掛帥的時代裡甚為罕見。設計師溫慶珠女士曾經自述少女時代迷上了非好萊塢的歐洲系電影,幾乎所有好看的片子都在「真善美電影院」:

我還記得有一部電影,叫《巫山雲》,女主角伊莎貝・艾珍妮真的是太美麗了,從那一部電影開始,我就為歐洲這種神秘又詭異的電影氣氛深深著迷,就這麼硬是看了幾十年的歐洲片,這些片子的回憶全在真善美,每個禮拜我都要衝到真善美報到,因為那個時候只有真善美可以滿足我對歐洲電影的渴望,所以「真善美」電影院對我而言,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回憶。

後來經導演徐立功的大力催生,在電影娛樂事業經營轉趨不景氣後,轉型為放映藝術電影,也使得長春、總統、光點等戲院等找到了新出路。

現在的新世界商業大樓正在整修當中,原來是以月租金8百萬租給了誠品約十多年,後來誠品認為租金太貴而退租,乃有瑞典品牌H&M有意承接,不料房東中影要再提高租金為1千2百萬,竟把H&M嚇跑。現在全棟建築以工事圍籬包了起來,內情如何,外人不得而知。

我把這棟新世界館畫了回來,因為這是臺灣電影史上重要的里程碑,更是後人研究西門町庶民生活的入口起點,只是入口處就矗立著這麼一座國庫通黨庫的大地標。我當然也知道這是歷史戰亂的結果,但如今國家要轉型正義,看著國民黨當包租公,用國產賺大錢,心中就為全民抱不平!

用手機拍了影像來分享: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