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時三年拍攝、耗資九千萬的《看見台灣》,11月1日起於全台近五十家戲院大規模上映,截至目前,票房已突破兩千萬,隨著口碑持續延燒,媒體曝光不斷,勢將再創傲人紀錄。看完電影後,許多人紛紛在網路上留言表示深受感動,淚流不停,甚至有人不可遏抑地一看再看。在台灣飽受核電廠興廢、土地徵收、食品安全等紛擾下,《看見台灣》宛如晦暗中一束光芒,重又照亮人們對島嶼的愛與信念,並掀起一波愛台惜台的反省聲浪。

齊柏林自2008年浮升拍攝本片的念頭,彼時人們大多不解空拍電影所謂何意、又該如何成就,及至2009年,由盧貝松監製的影片《搶救地球》(Home)問世,齊柏林彷彿覓得知音,大為快意,主動掏腰包買了七十張電影票,分贈他曾尋求支持的人,未料大部分人竟在電影院裡睡著了。

《搶救地球》走訪超過五十個國家,以理性科學的視角探入,藉恢弘流麗的空拍畫面,闡述地球的起源、演化及其遭人類擾亂的惡質現況。影片中一再強調世間萬物相依相連,分享資源,共創和諧天地,藉此達致地球倚賴之平衡。然而,自人類出現這二十萬年來,生態敗壞急速加劇,摧毀了微妙的平衡。「我們不能再悲觀下去了」,片末旁白反覆呼告,重申搶救地球的急迫性:「我們都有改變的力量,所以我們還在等什麼?」

同樣訴諸對土地的關愛,同樣有著絕美的空拍攝影與昂揚配樂,何以台灣人民看《搶救地球》無感,看了《看見台灣》卻淚潸潸?就因為一般大眾多認為《搶救地球》觸及的環境遭遇與己身無關、與台灣無關,猶如發生在遠方的戰爭,是以未能成功誘發共鳴。

●台灣主體性的鞏固

反觀《看見台灣》,從紀錄對象、影片命名、旁白人選、配樂元素、乃至行銷話術,無不緊扣台灣意象,一層一層鋪疊其感性訴求。台灣主權與國際地位始終未明,《看見台灣》恰恰為其建構了一主體位置,鞏固了台灣的主體性,人們在其中找到歸屬、獲致認同。台灣於此上升到一象徵的層次,使得人們豐沛的家國之愛有了投射的對象。

本片原名《域望》,既指涉人類無盡的欲望,亦有展望地域之意,後幾經考量更名為《看見台灣》,全因如此一目瞭然,直接明快。而片名「看見台灣」四字,乃出自書法名家董陽孜之手,不少觀眾應不陌生。

本片宣稱以「最接近上帝的視角」拍攝而成,同時採行「解說模式」(expository mode),藉由旁白直接向觀者說話,闡釋因由,提出論據。解說式紀錄片高度仰賴口語所提供的邏輯,強調客觀的印象及充分的主張,適合傳遞資訊或動員群眾的支持。神諭般的(Voice-of-God)旁白傳統上都是由經過專業訓練、聲調豐潤的男性所擔任,用意在於建立可信度;《看見台灣》則選擇邀來「最會說故事的歐吉桑」吳念真擔任旁白,透過他感性而在地的聲腔,強化觀眾的情感連結。

在聲音方面,除卻旁白,配樂亦在本片發揮了關鍵作用。齊柏林找來曾以《賽德克‧巴萊》獲金馬獎最佳原創音樂的何國杰統籌配樂,何國杰說,要講台灣,第一他就想要用原住民的樂器,至於吟唱人選,則非林慶台莫屬,他富含男人味的聲調滄桑飽滿,最能與豐饒的地景交融一體。曾幾何時,被驅逐至邊緣位置、屢遭壓迫與歧視的原住民,已然成了行銷台灣的利器。而悠揚的配樂與吟唱,取代了大地的呼號,更起了美化的作用,化激憤為感慨,化痛心為感懷。

●感動之後必須有行動

《看見台灣》帶給人的第一印象絕對是美麗的。本片以一連串壯美秀麗的空鏡作為開場,佐以磅礡大器的交響樂,使得「台灣」一登場,就虜獲了觀眾的目光。齊柏林坦言,在空中要記錄台灣之美實非易事,醜惡的畫面俯拾皆是,美好的景象卻得特別找尋,在飛行時還須多加琢磨,方可去蕪存菁。他耗費心力地將美提煉出來,將原始提煉出來,服膺了島民對「福爾摩沙」的想像,在驚奇與讚歎之餘,心生對土地的寶愛。

先有愛,而後有捍衛。是以後段影片用了大篇幅娓娓道來遍佈島嶼的傷痕與哀痛,勾動了島民的愛憐之心。偏偏,環境保護與產業發展的矛盾與衝突始終難解,在無從於政治經濟層面尋求出路的情況之下,似乎只有祈天與盡一己之力了。

一部紀錄片如何能夠打動人心,尋求觀者的共鳴,並促使觀者支持其主張?紀錄片理論家Bill Nichols認為關鍵在於要能夠對世界的某些面向提出具可信度、說服力,以及使人不得不信服的陳述。因此紀錄片工作者必須思考的核心課題則是「人的位置在哪裡?」(What to do with people?)。不管是從個人或社會整體的角度去解析公共議題,透過個人與社會的相互關係,才會使得權力與階級、意識形態與政治議題被強而有力地展現出來。而一部好的社會議題紀錄片不僅要能夠提供解釋,充分分析此議題,提出可行的解決之道,也要能夠促使觀者以具同理心與洞察力的方式去領會相關議題,並從影片中瞭解我們的所作所為造成的牽連與後果。

作為紀錄者的齊柏林,無法直搗黃龍,為環境保護與產業發展的矛盾與衝突提供解答,但他又不能讓影片收攏在哀悼無望之中,所以有了洪箱和賴青松施行有機農作的成功範例,有了土地上綿延的奮鬥身影、揮手致意的溫情,甚至有了金黃稻田上象徵腳踏實地、展望未來的大腳印,有了玉山頂峰高唱《拍手歌》、揮舞國旗的原民兒童合唱團。

如此一來,前述的悲沈獲得翻轉,給出了一絲希望。在觀者意識到自己亦屬共犯結構的同時,亦獲知了某種有效的策略,並願意擔負起身為台灣一份子的責任感,為美好的家園獻力。

《看見台灣》成功召喚了觀眾的認同,政治人物趁勢收割,廣邀民眾觀賞本片,盼藉此增進土地認同。然而,感動之餘,或許我們還得拿出憤怒與行動,積極探究環境隳壞背後的結構性成因,釐清責任歸屬,由上啟動變革,否則一切感動,恐怕都只能是激盪的漣漪。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