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Kate0@flickr, CC BY-NC-ND 2.0

人越到中年,才越能體會,那麼多人表面上看來被生存欲望驅策,每天汲汲營營求名求利求其他,搞到自己疲累不堪也不得休止,可能要到死亡那天才肯放過自己,背後更深沈而無法自制的驅動力,實則是尋求被認可,卻又注定不可得的持續焦慮。

就像大導演李安,因愛電影走電影路無法得到父親的認可,父親巨大的形象與陰影在他的電影裡處處可見。但父親人已不在,李安影壇再高的成就,也無法贏回父親的認可,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一部部地拍下去。

「台灣之光」背後的屈辱

台灣人特別重視在國際上贏得大獎、在世界舞台發光發熱的台灣之光,這背後的心理機制,跟有一陣子台灣人很愛複誦「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說法的潛層意識是一致的:我們都渴求他(國)人的認可,所以對外國人特別友善,很需要在世人面前證明自己的存在與價值。台灣人對這種認可的需求,為何如此迫切?因為我們是長期被拒絕的民族與國家。

這種被認可的渴望,源自我們是次等國家、次等公民的屈辱感,或說是,不像國家、不像世界公民的不安全感。

因此,麵包師傅吳寶春贏得世界冠軍,成了台灣之光,300塊一個的麵包也能狂銷熱賣,本來就是身為台灣人的屈辱感投射反照出來的產物。

但台灣人很難面對的殘酷事實是,台灣之光再多,台灣人內心的屈辱感與焦慮感是無從化解的,因為只要中國的強大陰影仍在,我們就永遠是個不被認可的國家,說不清楚身份認同的國民。

吳寶春為上海展店而向中國輸誠,宣稱自己是中國台灣人,他所意外戳破的,正是這台灣之光的脆弱性與虛矯性──只要沒有中國老大哥的認可,有再多的「台灣之光」,我們依舊是殘缺的國家,不完整的國民。

只想「拚經濟」,卻忽略了生存底層需要的心理認同

台灣人的務實性格與這種屈辱感相互纏繞,成就了台灣當下充滿荒謬性與心理張力的政治與經濟狀態。宣稱只要拚經濟不要搞政治的韓國瑜,在接受九二共識的前提下,在綠色大本營當選了高雄市長。這種投票傾向似乎又在告訴我們,屈辱感是可以忍受的,身為台灣人有沒有榮光不是那麼必要的,填飽肚子、賺足夠的錢是唯一重要的事。

但是那些喜歡在這樣的時間點,跳出來呼籲「只要拚經濟,不要管政治」的說法,則是根本上忽略了長期不被認可的壓抑所可能帶來的精神異變。十多年前,在台中工作的菲籍外傭比西塔持刀殺害雇主,震驚台灣社會,很多台灣人認為比西塔「喪心病狂」。但我們若進一步探究,如果不是部分台灣人對移工的態度是「只要一雙手,卻來了一個人」,罔顧一個人除了需要溫飽,也需要受人尊重,工作成就感,週末假日能有休息與朋友聯繫,比西塔們是否還會爆發那樣的精神異變?

由此觀之,高雄能不能發大財還不知道,但未來的高雄,如何能是健康與快樂的城市?

台灣人啊台灣人,難道你也自認,永遠不會成為比西塔們?

瀏覽次數:12277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任教於臺北藝術大學文學跨域創作研究所,著有《世界是斜的》、《微軟生存之戰》、《白話數位經濟》、《何不斗膽一下》、《理所不當然》等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