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近日媒體熱炒,赴中國念大學的高中生倍增,引發了許多討論。這些討論免不了,又是說台灣的大學競爭力下降,留不住人才云云。

中國的經濟崛起,對台灣甚至是全世界,除了經濟、政治與軍事上的威脅,更嚴重但也可能更被忽略的,是基本價值與倫理觀的漸次消蝕。但我們卻絲毫不以為意。

讓我們先忘記中國。

在有中國選項之前,想要出國留學,我們是怎麼選擇留學地的呢?通常我們會選擇學術領先、留學地的生活讓我們嚮往、生活水平與科技水準又在我們母國之上的國家。此外,或許我們沒想太多,但大學之所以為大學的根基中根基,是大學要自由而開放,獨立而不受政治箝制。

這也是為何,印度市場也很大,但會考慮去印度留學的人並不多;前蘇聯在某些領域的實力可能獨步世界,但這項因素很難單獨讓極權蘇聯成為理想的留學選項。

但是面對中國,台灣卻有一群人,開始用一套截然不同的標準,衡量留學中國的利弊得失。

在這一套標準裡,思想與言論自由不重要,選學校看的是西方人弄出來的世界排名,學校所在地的人文地貌有沒吸引力不在考慮之列,中國的大學畢業證書被認為有價值,是因為可以就近接近市場,在中國找到更高薪的工作,但似乎沒有人追問,這張畢業證書在全球市場的價值與通行程度究竟如何?

去哪裡留學,本來是個人的自由。很多小國,名不見經傳的大學,可能都有它獨特的專長,符合特定人的特殊需求,台灣人想到任何地方留學(包括中國大陸),我們應該都給予尊重和祝福。

但身為大學老師,身為有資格寫推薦信的高中校長,以及身為台灣媒體的經營者與從業者,我們有責任也有義務,讓我們的學子們認識大學教育基本且進步的核心價值,幫助他們做出更好的選擇。

大學必須自由而開放,不然你無從培養對知識的熱愛與真理的追求。

留學必須也去你的想望之地,返鄉之後,你才會想要你的家鄉,成為一個更好的地方。

如果你想追求一個更有價值的學位,那你應該追求一張在全世界都更有價值的學位證書,而不是把眼光放在眼前「特定地區」有價值的大學學位。

我講的這些,不過是常識而已。在我20多年前留學的那個年代,畢業生們就是靠這些常識來判斷怎麼留學、到哪裡留學。這種常識,今日應該仍舊適用。

台灣的可悲之處在於,有一群人眼見中國的經濟量體大增,回過頭來卻以競爭力之名,宣揚扭曲而倒退的大學價值。我們不妨想想,如果我們的青年學子全到中國留學,學成後,有一半的人返鄉,能不能為台灣帶來新的技術、新的社會制度實驗、更開放而多樣的思想與文化實踐?而留在中國的那一半,能不能心滿意足地自認實現了「中國夢」,就如同過去數十年很多人自覺實現了「美國夢」一般?

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這又是哪門子競爭力?鼓勵年輕人到落後國家留學的扭曲價值觀,恐怕才是台灣競爭力淪亡的真正因素。

瀏覽次數:14740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任教於臺北藝術大學,著有《世界是斜的》、《微軟生存之戰》、《白話數位經濟》、《何不斗膽一下》、《理所不當然》等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