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向被認為是中國大陸最敢言的報紙《南方週末》,2013年遭遇當頭棒喝。落下棒子的人恐怕沒想到的是,這一棒下去,不僅破滅了新一屆政府改革的神話,也激發了中國新聞界遭受審查制度蹂躪已久的怒火,愈演愈烈的媒體人連署與抗爭,正在嚴冬點燃。

1月2日,《南方週末》新年特刊及新年獻詞,在已經編排完成、編輯下班、送廠印刷的過程中,被廣東省委宣傳部部長庹震攔下,宣傳部直接授意時任《南方週末》總編輯的黃燦,親自大幅修改特刊主題及獻詞內容。——即使在媒體審查已為家常便飯的中國大陸,宣傳部與總編輯繞開一線的編輯記者直接修改版面的情況也極為罕見。

1月3日,人們在報攤上見到的《南方週末》,歌功頌德,錯漏百出,用編輯的話說,是徹頭徹尾地被「強姦」。

新年獻詞一直是《南方週末》精神傳統最重要的體現。從1997年至今,南方週末新年獻詞以其深切關懷與優美語言著稱,屢有金句傳世,如「希望就是我們自己」,「讓無力者有力,讓悲觀者前行」,「總有一種力量讓我們淚流滿面」,「一句真話比整個世界的分量還重」……亦激勵著一代代年輕的中國新聞人的理想情懷。

而2013年的新年獻詞,從原稿《中國夢,憲政夢》,到編輯部與審查要求「自宮」後的版本《夢想是我們對應然之事的承諾》,再到最終出街的宣傳部「強姦」版《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更接近夢想》。憲政夢破碎,中國夢虛空,人們看到的是南方週末歷史上第一篇高唱讚歌的新年獻詞。

編輯記者們不堪受辱,從1月2日深夜就開始在微博等社交媒體上抗議。他們一邊怒駡,一邊貼出新年獻詞的原始版本、審查後的編輯部妥協版本、與最終出街的宣傳部直接修改版本,供讀者比較。而針對《南方週末》事件,輿論壓制力度也空前地大。新浪微博搜尋引擎遮罩了「南方週末」,而關於南方週末的一切討論都一刻不停地刪除。一天之內,至少25名相關編輯的微博被禁言,至少5名南週記者被直接刪除帳號,這個數字還在迅速增加。

審查機器並沒有擋住被激怒的記者。《南方週末》的記者帳號陣亡了,《南方都市報》的記者跟上,《財經》的記者跟上,江蘇衛視的主持人跟上,央視的記者也跟上。一夜之間,平時嘻嘻哈哈掙粉絲博關注的微博大佬們,不再在乎自己那幾萬幾十萬的粉絲,前仆後繼。

《南方都市報》影音視頻製作部副主任譚偉山在實名認證的微博上說:「我們為何一直沉默,因為這是一個電話就能撤銷你工作的時代,因為你還需要養家供房過簡單日子,因為你的反抗會株連上下級甚至導致整個報社的關閉。今天能站出來說兩句,是因忍無可忍,因為唇亡齒寒,因為我們每個媒體人頭上都懸著一把不知何時會落下的劍,是因為我們知道追求正義和自由的人不孤獨。」

《南方週末》官方微博1月3日下午,發出第一封公開信:《就南方週末2013年「新年特刊」出版事故的說明》,指出新年獻詞遭改動「是在一線編輯記者均在家休假,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進行的」,在指出五處被改動的地方的同時呼籲對此事進行徹查。公開信發出後被迅速刪除,以轉發形式在網絡間流傳。

兩天以後,1月5日,《南方週末》經濟部官方微博發出第二封公開信《致讀者及所有關心南方週末的人》:「兩天前,我們發佈公開信,呼籲徹查事故,兩天過去了,事實並沒有更加清晰,卻有越來越多呼籲真相的人被禁言」,「謝謝你們!因為你們,我們還站著。」該帳號同時稱:「據不完全統計,2012年南方週末編輯部被改撤稿件共1034篇」。

《南方週末》的前員工、實習生、讀者紛紛貼出聯署公開信,表示聲援《南方週末》,抗議言論審查,並要求廣東省委宣傳部長下臺。而聲援《南方週末》的聯署至今已經超過五千人。

另一邊,官方的壓制也迅速升級。1月7日,《南方週末》官方微博被接管,《南方週末》現任記者編輯集體連署,宣佈與被接管的南週帳號切割,同時,也跟配合宣傳部工作的報社內部負責人做出切割。

罷工醞釀在即,一場言論審查點燃的風暴眼看就要刮起。

在新聞審查制度早已精密建立,並完善到牢牢控制每一個大陸新聞界的機構、流程、產品、個人的時候,《南方週末》遭遇的被閹割命運本不算稀罕事,即使《南方週末》自己,頭版突然被撤只好開天窗的事情,也遇上過不止一次。此次新年獻詞,也顯然不僅僅是一個壞官員的錯誤,而是系統性、結構性審查機制的必然結果。但中國媒體人在這件事情上的激烈抗議,同樣也不僅僅針對庹震,而是「苦審查久矣」的爆發。

《讀書》雜誌的老主編沈昌文曾說,中國的知識分子是「跪著造反」的一群人。

2006年2月,《中國青年報》旗下《冰點》週刊被停刊,時任副主編的盧躍剛奮起反抗,公開內情,他說,自己再也「不願意跪著,而要彎著腰造反」。

2013年,《南方週末》新年獻詞事件,再次激怒了以追求自由為業的記者編輯們。從跪著造反,到彎著腰造反——今天,中國媒體人能不能站起來,挺直膝蓋,站直腰板,爭取早該屬於他們的言論自由,憲法裏清清白白的言論自由?

*本文來自「獨立評論@天下」網站http://opinion.cw.com.tw

瀏覽次數:51878

延伸閱讀

香港媒體人,曾任《亞洲週刊》記者、《陽光時務週刊》執行主編、《號外》副主編,現為自由撰稿人。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