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覺得生活很煩,工作很累嗎?渴望讓生命更簡單一點嗎?沒錯,現代社會人們普遍有心靈平靜的需求。不過要放亮眼睛,看看到底是誰在「心靈市場」裡提供給我們這項服務?

就像多數食衣住行的市場一樣,心靈市場不是獨佔的。也像市場裡的廠商良莠不齊一樣,心靈市場的服務供應者從名門正派的宗教到別有居心的邪教,無不希望得到眾生的青睞。而且不幸的是,正如同普通商品市場中,愈是不肖的廠商愈是「金玉其外敗絮其內」,心靈市場裡愈是邪教性質的教派,也愈是表面光鮮亮麗、善良溫暖,容易讓初次接觸的人們相信自己加入了一個充滿陽光與力量的大家庭。

2018年7月,日本一共處決了13名死刑犯。雖然首相安倍晉三第二次出任首相之後,累計處決了34人,不過一個月內2次共13名死囚被執行絞刑,還是20年來首見。而這13人不管牽涉的是1989年坂本律師一家命案、1994年松本沙林事件、1995年東京地下鐵沙林毒氣事件,共同特徵都是奧姆真理教的教派領袖,其中也包括教主麻原彰晃。

死刑定讞多年後,13人伏法,也算對相關案件中29位死者、6,500多位傷者及其家屬的一點精神安慰。其中,坂本律師一家被殺案中,坂本現年83歲的岳母,至今每天都為女兒等人點香。只要想到這起案件,就痛苦到不停流淚:「女兒什麼壞事都沒做,卻落得如此下場,心中的恨一直以來都沒有改變。」並且,死刑的執行延宕多年,有些高齡家屬無法親眼看到死刑執行的新聞,還是讓不少人感到遺憾。

即使犯下這麼多起駭人驚聞的恐怖案件,然而據引述日本公安調查廳的統計,目前仍有三個奧姆真理教的衍生教派:「Aleph」、「山田集團」、「光之輪」,約1,450名信徒在東京、大阪、京都等地的30餘道所活動,每年還可成長約100人左右,其中多半為20歲世代的年輕男女。為什麼外人眼裡離經叛道的「邪教」,仍有不少人前仆後繼的投入呢?

讓你的心靈得到安慰,還是扭曲了你的世界觀?

因翻譯德國政府的邪教檢查表,而頗具知名度的網路文化觀察家李怡志曾在一篇序文裡說:「人有信仰自由,也有宗教自由,所以不要輕易把一個組織套上邪教的帽子,要知道,我們現在許多正信的宗教,當初也曾經被當成『邪教』打壓、迫害。」

誠然,在某些例子中,外人眼裡的「邪教」對虔誠教友而言,可能只是教主或教派的少數幹部行為歪「斜」掉了,而不是自身宗教的「邪」惡,更不是整個信仰系統的本質問題。信仰所產生的神奇力量,不僅給人心靈平靜,釋放壓力,還會讓人把一切事物「合理化」,找出一個一個自圓其說的解釋,說出外人都覺得匪夷所思的話。

在尊重信仰自由的憲法權利下,即使部分教派團體的教義令人有疑,一般也只能透過公告為「觀察對象」,對可能造成公安威脅的團體予以監視,以預防犯罪行為發生。除非有明顯妨害自由、騙財、騙色、誘騙未成年子女等刑事罪行,可以事後透過司法途徑救濟之外,事前的防範之道幾乎無法靠政府,僅能靠個人。

然而,形單影隻的個人如何與大型、有系統、甚至是跨國的信仰組織抗衡?特別是經常覺得生活很煩、工作(或課業)很累,有失戀、病痛、壓力、情緒、財務等問題的人,對邪教趁虛而入幾乎沒有免疫力。根據BBC知識專欄的一篇〈別鐵齒!任何人都可能被洗腦:邪教如何誘人上鉤?〉文章引述,加拿大約克大學(York University)的社會心理學家Ian McGregor做了學術研究,結果證實,處於焦慮狀態的人對超理性的宗教理念更容易深信不疑。

專招名門子弟,突破年輕人心防

不同於正規宗教對眾生一視同仁,甚至大愛的神職人員還會無私奉獻,到他國偏鄉地區服務弱勢民眾。相反,一些跨國的新興宗教專門針對名校學生來下工夫,一方面因為這些人IQ高但EQ未必高,碰上情感或課業問題也未必與家人、朋友傾訴,心靈寄託上容易出現缺口;再方面名校學生能力強,一旦吸收他們成為虔誠信徒,透過彼等再發展組織的效果也快。何況,如果本身就是名校畢業的學長姐,對招攬學弟妹入教的說服力也較大。

例如,30多年前的統一教、10多年前的攝理教,在台大校園口經常看到他們的足跡。直到今日,雖然創始人有各種爭議主張甚至刑事入獄紀錄,但其教會組織仍在名校校園內,用難以辨識的名字招攬高中大學生。剛開始看來很健康正常的淨灘、反毒、球類比賽、心靈成長……活動,讓不設防的年輕人產生了人際關聯後,再針對「耳根子軟」的對象,一點一點慢慢進行細膩的心理制約,最終進入對教主深信不疑、甘心奉獻的「深水區」。

從教派發展的角度來看,新興教派比傳統正規宗教更積極招攬新成員,乃是正常選擇。而且針對涉世未深的年輕學子為組織化撒網的目標,比針對見過世面的成年人傳教更容易成功。不過,正規宗教信仰很少改變信徒原本的家庭與社會關係,但亟欲擴張的新興宗教卻可能將一開始只是想尋找心靈慰藉的人,改造為服事教主麾下的一員,因而損失了寶貴的青春、金錢、感情,甚至生命。

政府既然不在法律上有所防範,但至少可以在公民課教材中強化對邪/斜教案例的認識,名校高中大學輔導室也應協助同學接觸國內外宗教爭議的司法案例,培養學生們獨立判斷的能力,最終強化年輕世代對邪教的免疫力。

日本6,000多人的死傷,100多人被起訴,13人最終伏法。這是以血肉換來的慘痛代價!空前的慘案能否絕後不再發生,與其靠政府,更要靠自己。畢竟,心靈市場的服務供應者良莠不齊,比商品市場更難以辨識。有道是,「不經一事,不長一智」,但等到自己上當受騙才覺醒,卻可能像日本知名搖滾團體X Japan的主唱Toshi一樣,空耗了十幾年的青春、健康與財富。因此選擇心靈市場的服務供應者,能不慎乎?用一句時髦的話來說:#自己的信仰自己救!

瀏覽次數:3469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在香港吐露港灣生活與任教的台灣客家人,出生在《冬冬的假期》電影裡的小鎮苗栗銅鑼,台大電機系學士、經濟所碩士、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精算、風險管理與保險博士。1996年離台前在金門太武山麓服役兩年。曾擔任《建中青年》編輯、台大大陸社《望神州》總編、台大電機系學代、大學新聞社社長、野百合學運文宣小組成員、威斯康辛大學台灣同學會副會長、《麥城台灣情》總編輯。著有《理財與保險-迷思和反思》、《陸生元年》,譯有《經濟學與社會的對話》、《世代風暴》、《助人為獲利之本》、《理財最重要的一件事》、《囚犯的兩難》等。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