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1987年18歲高中畢業的人,今年適逢畢業30週年。北一女、建中等校都有舉辦大型校友團聚活動。12月17日,近600位我的建中同窗們在母校參與了「建中三十重聚就是狂1987(依舊霸氣)」活動,當天也募得了近百萬元款項回饋母校。

許多同學30年不見,重逢真是令人欣喜。不過當年青絲今如雪,留在30年前印象裡不可一世的同窗,如今頂著一頭白髮,要不是胸前的名牌喚起當年記憶,還真不知一晃即過的30年如何改造了當年的同窗。

活動完賦歸前,大家相約「四十再見」。不過10年後,我們這群半百老翁就要邁入「花甲之年」了。而參加過精算師考試的人都知道,年齡在壽險精算裡是最關鍵的變數。在生命表上,新生兒的死亡率略高,然後一路下降到7-10歲左右,之後逐漸攀升,但幅度不大;到了55-60歲以後,死亡率會快速攀升,一路不回頭走向終點。

生命會折舊,遵循大自然生老病死的規律。然而在災難面前,生命表上各年齡層死亡率的微小差異,又變得微不足道了。例如2012年10月香港南丫島海難造成39人死亡,令32個幸福家庭破碎。死難者年齡由3至83歲,其中2成以上為12歲以下幼童。在痛悼生命隕落的同時,我們特別對年輕生命的告別感到不捨。因為苦難降臨在他們身上之前,他們還沒走到人生最燦爛和幸福的時刻。

在人的一生中,生老病死,悲歡離合,究竟什麼時候人們覺得最幸福?是「少年不知愁滋味」的童年,還是我們這些1987年高中畢業未知是否「依舊霸氣」的青壯年,抑或是「最美不過夕陽紅」的資深公民呢?

數十年人生,哪個年齡幸福感最高?

有趣的是,經濟學家和心理學家對於此一問題有不同的看法。文獻上,多位經濟學家透過對英國、德國、澳洲等地的訪問調查研究,所形成的主流看法是:幸福指數與年齡的關係,大概呈U型曲線。即人們在青少年時期幸福感較高,隨著年齡的增長,幸福感也隨之下降,至55歲左右的時候達到最低點;其後,幸福感又逐漸隨年齡而提高。也就是說,「中年危機」確實普遍存在。

然而心理學家卻有著不同的看法,他們對影響人幸福感的因素進行了分析,發現這些因素基本與年齡無關。所以,人們一生的幸福感大概是穩定的,或者是以比較低的速度穩步下降。

那麼,這兩種觀點到底何者更正確?為了探究這個問題,澳洲兩名經濟學家在發表於《經濟行為與組織期刊》(Journal of Economic Behavior & Organization)的論文「The mystery of the U-shaped relationship between happiness and age」中,提出了值得參考的看法。他們檢討過去文獻所使用的統計模型,發現至少有兩處值得改進的地方。

第一,人的幸福感很大程度會受到一些社會經濟因素的影響,如收入水準、婚姻狀況等。但由於每個人天生對幸福的定義不同,那些更容易覺得幸福的人,可能更容易找到好工作、好伴侶等,因此就覺得更加幸福。這種「反因果效應」(Reverse Causality)與原本的因果效應相互疊加,可能會放大一些因素的重要性,進而造成統計結果出現偏差。

第二,抽樣方法可能仍然具有一定的選擇性(selectivity),從而出現樣本偏差。例如參與抽樣的老人可能是同齡人中比較幸福的一部分,而另一部分不太幸福的老人可能每天深居簡出,無法參與抽樣調查。類似地,覺得幸福的一部分中年人可能正忙於工作或者照顧家庭,無法抽身參與調查。因此,抽樣樣本可能本身就存在偏差。

於是兩位經濟學家嘗試以統計學方法剔除偏差,對統計模型進行了改進。最終得到的結果,不管是利用德國、英國或澳洲的資料,都顯示類似的型態:在排除主要社會經濟因素的影響下(如收入、就業狀況、婚姻狀況等的改變),大多數人在約18-55歲之間,幸福感沒有較大波動,而在55歲之後會逐漸覺得更加幸福,直至67歲左右。但是在步入高齡之後,幸福感又急劇下降。

以澳洲家戶所得勞工動態(Household Income Labour Dynamics Australia; HILDA)資料為例,下圖為兩位經濟學者分析的固定效果(Fixed Effects; FE)模型結果:

幸福感—年齡關係圖(縱軸為幸福指數,10分為滿分,橫軸為年齡)

到了中晚年,生命反而更從容

簡而言之,兩位經濟學家的模型,推翻了多數經濟學家所認定幸福感呈U型曲線,也就是中年人幸福感最低的看法。

由於研究已經排除社會經濟因素,因此若真要究其原因,恐怕與生物或文化的因素有關。55歲左右以後幸福感增強,可能是由於步入中年,人的閱歷增廣、心境也更加豁達寧靜。加之此時個人收入一般較高,子女也步入成年,生活可算無憂無慮。

而高齡後幸福感急劇下降,主要可能是由於健康情況的惡化所導致,也有可能是由於西方國家子女沒有贍養父母的觀念,因此老人在晚年倍感孤獨。如果是華人社會,也許兒孫滿堂的天倫之樂,更能讓老人覺得幸福。或者,如果個人有養老保險、醫療保險之類的保險理財計畫,或者政府有更完備的養老保障體系,也可以提高老人們晚年的幸福感。

由此來看,無論是「少年不知愁滋味」還是「最美不過夕陽紅」,也許都比不上「葡萄成熟時」的那份豁達與從容。在母校,我們熱鬧慶祝畢業30週年重聚,卻不見68歲學長的50週年重聚、58歲學長的40週年重聚、38歲學弟的20週年重聚、28歲學弟的10週年重聚,也許此時正是幸福感最高的人們幸福重溫「依舊霸氣」少年時光的時刻。正如同陳奕迅的歌詞所唱,「我知日後路上或沒有更美的邂逅,但當你智慧都醞釀成紅酒,仍可一醉自救」。

瀏覽次數:11323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關鍵字:
在香港吐露港灣生活與任教的台灣客家人,出生在《冬冬的假期》電影裡的小鎮苗栗銅鑼,台大電機系學士、經濟所碩士、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精算、風險管理與保險博士。1996年離台前在金門太武山麓服役兩年。曾擔任《建中青年》編輯、台大大陸社《望神州》總編、台大電機系學代、大學新聞社社長、野百合學運文宣小組成員、威斯康辛大學台灣同學會副會長、《麥城台灣情》總編輯。著有《理財與保險-迷思和反思》、《陸生元年》,譯有《經濟學與社會的對話》、《世代風暴》、《助人為獲利之本》、《理財最重要的一件事》、《囚犯的兩難》等。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