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1492年,哥倫布率領艦隊從西班牙出發,一路向西,意外發現了美洲新大陸,開啟了大航海時代。之後400年,歐洲西、葡、英、法各國船桅縱橫於四大洋五大洲,巧取豪奪,一面掠奪各地資源充實本國財富,一面以相對進步的文明進行實質統治。在殖民主義的全盛時期,地球上遼闊的幅員──包括整個非洲、美洲,以及除了中國、韓國、日本、蘇俄以外的亞洲,都成為屈指可數的歐洲國家的殖民地。

19世紀後半,德國和義大利統一獨立,成為民族國家的範本。20世紀兩次世界大戰之後,國際地緣政治重新洗牌,加以殖民者少數人統治多數人的局面本來難以持久,被殖民者的屈辱開始洩洪,民族主義終於匯聚成不可抗拒的時代巨流。各殖民地紛紛獨立,從殖民者手中奪回統治權,建立了上百個民族國家。

雖然民族主義興起,但全球化的腳步不曾停緩。驅動全球化的動力先是貿易, 接著是生產供應鏈的全球分工,最後則是科技的普及化。

企業帝國是怎麼出現的?

科技沒有國界。但在19世紀末全球化的初期發展階段,推動國際標準的機制還沒有建立,加上民族自尊心的作祟,各國各行其是,結果造成像交流電插座或電話接頭互不相容的混亂現象。等到個人電腦的出現,Wintel風雲際會成為世界標準,後來又有全球互聯網的出現,資訊一點就通。20世紀終於重現「書同文、車同軌」的風華,只是這回統一的力量是科技,而不是武力。

一旦全球使用者的使用習慣獲得統一,科技的控制者便落在少數企業手中,生產力雖然普遍提高,經濟利益並沒有平均分享。特別在互聯網時代更是贏者全拿,十隻手指可以數完的企業(臉書、亞馬遜、蘋果、谷歌、微軟、百度、阿里巴巴、騰訊),控制了全球絕大多數的使用者,攫取了前所未見的利潤。這些企業的發展過程跟19世紀的帝國主義殖民者如出一徹,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例如:

1.企業帝國壟斷了客戶,他們不但對我們的偏好、習性、行蹤瞭若指掌,進一步據以引導我們下一步的行動。不知不覺中,大家都心甘情願地成為帝國的子民。

2.由於對子民具有絕對的控制權,企業帝國可以從殖民地賺取超額的利潤,一面累積資本和人才的資源, 一面阻斷其他的競爭者,不斷鞏固其帝國地位。

3.最後企業帝國開始制定遊戲規則,掌握對未來的話語權。他們開始涉入政治,製造輿論,以超額利潤支持各種射月計畫,打造未來社會。甚至企圖站在某種道德高度,導引子民的價值取向。

無可避免的「科技民族主義」

然而任何作用力都有反作用力,19世紀的殖民主義曾經孕育出20世紀的民族主義。同樣的鐘擺效應,20世紀應運而生的科技殖民主義遲早會激發出21世紀的科技民族主義。

科技民族主義之無可避免,有三個主要原因。

首先是科技虛擬帝國和政治實體國家之間的衝突。虛擬帝國沒有國界,對其子民的了解(如個人資料)和控制(如AI對使用者的影響)卻遠遠超出國家權力,而其他國家也可以輕易地透過虛擬帝國無遠弗屆的影響力,伸出一隻看不見的手,穿越國界,攪亂其他國家的社會秩序(例如美國選舉時的通俄門)。任何實體國家當然不能坐視,特別是政治大國,必然會以各種科技或保護政策相抗衡,以保障國家安全。

其次在全球產業鏈的分工之下,國與國之間存在相當的依賴程度。相安無事時,國際分工可以增加效率;但在競爭白熱化時,為了增加本國競爭力,打擊對方國,關鍵技術或資源便成為籌碼。長久以往,國際分工型態的產業鏈只有朝向自給自足式的民族產業鏈發展,以免被其他國家扣鎖住產業的咽喉。

最後則是科技虛擬帝國帶來對價值觀和政治體系的衝擊,往往並非實體國家所樂見。科技帝國多以美國為藍本,提倡多元、開放、民主,對於地球上眾多的實體國家而言,不是造成立即的衝突,就是存有潛在的威脅。這些國家的對抗之道,只有一面構建各種路障或門限,一面培養民族產業。

科技民族主義正在我們的眼前發生。中國大陸向來大力倡導民族產業,2015年李克強提出的《中國製造2025》政策,其中便明訂半導體工業自給自足的目標。關鍵產業能自給自足不求外人,是任何大國發展科技必然採取的安全措施,何況中國飽嚐百年帝國主義的屈辱。面對科技殖民主義,只有高舉科技民族主義與之對抗。只是習近平錯估國際社會對中國崛起的不安,為國際間的民粹主義煽風點火。而美國總統川普的反覆無常、漫天要價的談判風格,短時間固然會得到中國的讓步,長時間只有加強其發展民族科技的決心。

因此最近中美貿易談判,進出口逆差只是表面問題,科技民族主義才是衝突的根源。這種根深蒂固的衝突,只怕沒有20年的時間難以見到逆轉。

小國台灣,該如何在這波浪潮下生存?

在這股科技民族主義的浪潮下,台灣應該如何因應?對台灣的政治、經濟、產業,這是機會還是威脅?

首先應該承認台灣究竟是科技小國,不可能建立從上游到下游到市場、自給自足的完整產業鏈。台灣的未來,應該是發展具有獨特性、他人難以取代的關鍵產業,大則如全球半導體產業的製造工廠台積電,小則如生產螺絲帽的福輝或精湛公司等隱形冠軍。

這些隱形冠軍雖然規模不大,但多以全球為市場,國際貿易為通路。即使未來全球科技民族主義當道,由於這些隱性冠軍的優越技術無可取代,利基市場沒有大到引人覬覦。如果能廣結善緣,勿舐大國之鋒,必然可以在科技民族主義的縫隙中安穩生存。

說起廣結善緣,歐洲小國瑞士的生存之道值得台灣研究。瑞士從西元1515年開始,除了曾經短暫被拿破崙統治外,一直保持中立國立場。歐洲各大國為了保持勢力平衡,也努力維持其中立,結果雖然瑞士居然是著名的傭兵提供國,卻一直沒有受到太多戰爭的荼毒,而後來成功地發展出全球最讓投資人放心的金融產業,跟其成功的中立立場有絕對關聯。

廣結善緣還需要「聯絡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借用國父孫中山先生遺言)。例如曾為殖民者的歐洲各國現在已經淪為科技的被殖民者,最近三年歐盟聯手對谷歌、臉書祭出種種措施,如制定GDPR 法令,或開出巨額罰款,例如歐盟向谷歌要求50億美金罰金。台灣應該脫亞入歐,結合歐洲反科技殖民主義的力量,才能聚集足夠的聲浪,向科技帝國嗆聲。

另外還有一股龐大的反科技殖民力量,便是開源運動(Open source movement)。無論軟件或硬件,開源運動的趨勢已經無可阻擋,許多智慧財產成為公共財,降低了新創公司的進入門檻,使得科技帝國無法進行實質壟斷。時下國際間有各種開源的工具和社群,台灣都應該積極參與,做出實際的貢獻,最後必能利人利己。

未來科技對人類生活的影響將進入深水區,例如人工智能是福是禍尚難以逆料。來自國內的安全威脅已經難以掌控,各國科技民族主義聲浪提高時,以科技為武器的資訊戰更難以避免,台灣也不得不預作防範。在實體政治帝國和虛擬科技帝國的環環圍伺之下,台灣又是一個開放多元的民主國家,如何能夠避免落入成為科技殖民地的宿命?

這個問題需要智慧,匹夫之勇只怕不足以成事。

瀏覽次數:2756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矽谷 Acorn Pacific Ventures 創投基金共同創辦人。職場生涯中一半台灣,一半矽谷,一半企業,一半創投。因創投業務廣泛接觸三江五湖能人志士,近距離觀察產業更迭,深刻感受到名與實,見與識,知與行的差距,無論創業或人生,真正成功的人都能縮短其中的差距。 著有《小國大想像》臉書專頁)及《錫蘭式的邂逅》二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