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2016年美國大選終於結束了,原本大家以為一場黑色鬧劇總算可以落幕,沒想到川普當選,第二幕的示威戲碼隨即在全國各地主要城市上演。等到未來兩個月川普開始正式任命各內閣人選,激烈衝突的第三幕恐怕更不可收拾。甚至於第四幕也早早預告了檔期,加州已經有一個組織受到英國脫歐的啟示,準備在2019年推動獨立公投

看起來這場鬧劇一時還無法收場。

自從89年天安門事件、90年柏林圍牆塌陷、91年蘇聯解體,法蘭西斯.福山即時在92年出版了《歷史的終結與最後一人》,宣稱民主已經戰勝專制,取得了最終的勝利,從此人類文明在政治制度的探索上定於一尊。哪知從21世紀開始,強人政治復辟,蘇俄有普京,中國有習近平,菲律賓有杜特蒂,都以鐵腕聞名,在政治上罔顧輿論觀瞻,打擊異己集中權力,在經濟上勵精圖治,追求富裕和成長。

現在世界最強大的民主國家,美國,也有了一位強人總統。

強人再強,民主國家除非發生軍事革命,否則不可能回歸專制。但是這次美國選舉絕非民主制度的最佳示範,其過程不但讓所有在民主進程上蹣跚向前的後進國家心生警惕,更讓關心民主制度未來前途的人士駐足三思。

不計後果的撕裂

美國政治脫口秀支持人科拜爾(Steven Colbert)在開票當天晚上選舉結果還沒正式揭曉前,在節目上感慨無限地說:選舉有如賽馬,賽馬等於賭博,賭博就是要贏,為了贏,大家就不計後果。

不計後果只為求勝,已經成為全世界競選策略的金科玉律。寓言中兩位母親為搶奪嬰兒爭執不下,幸好有位智慧的所羅門王,分辨出真愛和佔有的差別。在現代選舉裡,舉世滔滔,競選兩造為了贏取選票,不惜撕裂人民之間的情感,擴大雙方的裂痕,煽動仇恨,擴大恐懼。站在選舉焚風過後的一片焦土上,人民的心頭不免浮現一個疑問:現代民主制度裡,哪裡去尋覓所羅門王的智慧?

狗咬狗之後成績分曉,獲勝者立刻展現勝利者的風度,呼籲全民團結,捐棄成見,強調「謙卑、謙卑、再謙卑」。我們有充份理由相信這是勝利者的由衷之言,問題是:選舉時雙方陣營已撕破臉扯破嘴,選舉後一半國民需要心理療傷,一半國民對選勝者有所期待。想要滿足期待,便難免在一半人傷口上灑鹽;想要療傷,又如何對另一半人交代?當選舉競選主軸以仇恨、恐懼、分化為手段,獲勝者便不免為其付出代價(難怪古人要勸說:大位不以智取)。

川普選前指控希拉蕊已觸犯刑條,應該關入監牢,選勝後又改口,我們感激她對國家的長久貢獻。選前川普栽贓歐巴馬為ISIS的創辦人,選後兩人第一次見面,立即改口盛讚他是一位好人。這種髮夾彎的評論呈現了川普總統當選人的高度,能一笑泯恩仇,本為眾人所樂見。問題是:選民情緒已受操縱,多少選票曾為選戰炮製的恩仇所左右?選前選後,論點恍如隔世,選民該相信哪一種才是真實?

競選不談個人恩仇,那就談政見。選前的政見跟選後的政策兩者該有多密切的關係?距離該有多遠?當選人的資源、視野、問責,與候選人大不相同,政見有如草圖,政策好比施工圖,兩者有所出入本屬正常,甚至因為實際困難或優先次序而改弦更張也不為過。問題是:政策如果死守政見,是否流於未經深思熟慮,不切實際,或是未能綜觀全局?如果跟政見相距太遠,如何避免失信於選民、誘人上鉤(bait and switch)的指責?川普選前要廢歐巴馬醫保,選後只是小修;選前要對中國貨進口抽課重稅,選後要跟習近平建立雙贏互惠關係,未來還真打算修築美墨邊界高牆、遣返300萬非法移民嗎?

更多的民主,是否就能帶來更好的民主?

當民主出現種種弊病的時候,有兩個改善的方向,一是加碼更多的民主,一是較少的民主。也許出於對網路潛力的憧憬,當下流行的思維是:民主的弊端來自資訊不對稱,過程不透明,決策權不夠分散,因此必須用更多的民主來改善,於是設計出各種公民參與、公民監督,直接選舉,公聽或公投等機制。

但也有越來越多人質疑:更多的民主,真的可以帶來更好的民主嗎?撰寫《自由的未來》的法理德.札卡瑞亞(Fareed Zakaria)便是其中之一。

以成果論優勝,美國最受國民推崇的兩個組織,聯邦最高法院和聯邦儲備銀行都是極不民主的機構,既非民選,還有極長的任期保護(大法官為終身職)。反倒是越是民選的機構,如各級政府首長、議會議員,受到民眾認同的比例卻逐年下滑。

何以如此?因為民主的前提為平等,平等必然反專業,因此人人可以成為候選人,當選後成為議員、市長、州長、甚至於總統,不免造成了民選機構的平庸化(mediocrity)。其次因為民主參與,各方利益集團廣泛涉入,民主不但難以隔絕利益,反倒造成利益團體資源多寡、音量大小左右決策的虛偽民主。

民主常被別有心機的政治人物美名為普世價值,其實何謂普世?如果說專制是魔鬼,民主確實是對抗魔鬼的唯一盾牌,但民主也有魔鬼,就是民主現實中的各種枝微末節。既是現實,哪能普世呢?

2008年歐巴馬上台時,許多美國人為之流淚,認為這是白人對黑人的贖罪(redemption),美國為人類文明做出了一次民主示範。2016年川普當選,許多美國人為之流淚,認為正派典範(decency)從此喪失,美國不再具有領導世界的正當性。川普當選後有一肺腑之言:「政治這檔事真齷齪。」(The political stuff is nasty.)可不是嗎?21世紀的民主政治這檔事,也許真是「充滿了喧嘩與騷動,卻了無意義。」(full of sound and fury, signifying nothing.)

瀏覽次數:16638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矽谷 Acorn Pacific Ventures 創投基金共同創辦人。職場生涯中一半台灣,一半矽谷,一半企業,一半創投。因創投業務廣泛接觸三江五湖能人志士,近距離觀察產業更迭,深刻感受到名與實,見與識,知與行的差距,無論創業或人生,真正成功的人都能縮短其中的差距。 著有《小國大想像》臉書專頁)及《錫蘭式的邂逅》二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