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大法官釋憲出爐,不少人盛讚台灣將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婚合法的國家,但也有人對此不滿與哀愁,包括反同陣營中的基督徒。

雖然不是所有的基督徒都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就算反對,也存在諸多差異,不能簡化歸類,但大法官「同婚釋憲」的結果,部分基督徒卻是難以接受,尤其是對習慣特定聖經詮釋的人來說,這和教會的教導不但相異,甚至衝突。

▋基督徒可以怎麼面對同婚議題?

即使有些人認為反同基督徒在同婚議題上枉顧人權、散佈仇恨,但我相信大部分反對同婚合法的基督徒並不是為了詛咒或出於仇恨,相反的,是基於善意,是因為愛。他們不只恐懼傳統的家庭價值受到挑戰,同時也擔心,同性戀並不是他們理解的聖經所認可的行為,人們一旦如此就是違逆聖經,是罪人,上帝並不喜悅,也成了失喪的靈魂。

許多教會正在思索如何回應大法官釋憲的結果。幾天前,我在某個教會的「週報」上看到這段文字,提醒會友「……我們也繼續用禱告的心看待釋憲的結果,固然不符合聖經的教導,我們也需尊重並思索未來教會當行的方向和因應方式。」

聖經如何看待同性戀?同性婚姻是否符合聖經教導?在基督教中多有爭論,不同的神學基礎與社會現實,有著不同的看法,是另一個需要討論的課題。但,就如同上面這段話的提醒,基督徒需要尊重這樣的結果,並藉此反思過去面對同婚議題的方式,及未來當行的方向。因為就算同性婚姻真的不符聖經原則,基督徒也該思考如何面對社會中的不同意見者,甚至是所謂的「仇敵」與「罪人」?

▋「我要尊榮每一個人,無論是敵是友」

同婚爭議中,有許多扭曲與不實的陳述,甚至有人因為立場不同而不斷詛咒、辱罵、否定對方。雖然攻擊性的言論在挺同、反同陣營中都可聽見,但傳福音是基督徒的「使命」,若是有人因為支持同婚而遭到基督徒詛咒、辱罵與否定,那麼,這樣的人又如何能接觸福音、信仰上帝、相信神是愛呢?

就算不是為了傳福音,只是實踐民主社會的公民參與、公共討論,但當不同立場者不斷遭到詛咒、辱罵與否定,這樣的討論還能繼續嗎?還有機會了解或改變別人的想法嗎?

反墮胎的克里斯.韋羅頓(Kris Vallotton)牧師在《榮耀恩雨》這本書中提到他的親身經歷。他說,美國最大的墮胎組織「美國家庭計畫協會」計劃在社區裡設立診所合法墮胎,社區裡的基督徒對此十分反感。只要「美國家庭計畫協會」舉辦的說明會,韋羅頓不但出席,還會帶著幾百個基督徒前往助陣,氣勢遠遠勝過只有20、30人的墮胎支持者。主辦單位只要在會議中開口說話,韋羅頓牧師就會立刻打斷他們,雖然會議裡牧師不斷尖銳質問,但支持墮胎者根本無法好好回答,因為一開口就會遭到反墮胎的基督徒打斷。

墮胎的議題最終得提到市鎮委員會決議,市鎮委員邀請不同立場的人發表意見。墮胎支持者發言,一樣遭到基督徒噓聲以對,然而,當韋羅頓牧師陳述時,卻得到支持墮胎者的熱烈掌聲,讓他感到驚訝。委員會最後同意家庭計畫協會在社區設立診所,韋羅頓雖然對此不以為然,但他卻深切自省:「我確信我們在墮胎議題上正確表達出神的立場,但對於那些意見和我們相反的人,我們卻未表現出神的心腸。」他也告訴自己,「我要尊榮每一個人,無論是敵、是友,因他們都是照著神的形象所造的人。」

▋即使遭受詆毀、攻擊,祂還是愛著反對自己的人

這不但是基督之愛的表現,同時也是民主社會公共討論的基本態度。民主不單是動員群眾或投票表決,更重要的是傾聽與對話,對於不同意見者未必要趕盡殺絕,或透過「民主程序」令其臣服,而是要試著理解彼此,尊重差異,保障弱勢,並且盡可能尋求共存、共榮、彼此尊重的可能。

事實上,聖經說得很清楚:「總要愛你們的仇敵,為迫害你們的人禱告。這樣,你們就能做你們天父的兒子了;因為祂叫日頭出來照善人,也照惡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這不但是告訴世人,上帝所愛不分「善」、「惡」,不只是愛鄰舍,還要愛「仇敵」,即使耶穌短短在世30多年的有限生涯,不斷遭到詆毀、攻擊,卻仍然愛著反對祂的人,甚至是出賣衪的猶大。

耶穌因為愛,接納不同立場、地位的人。在基督教信仰裡,一個人能不能上天堂,並不是因為他的立場、地位、同性戀、異性戀,而是來自神的恩典,以及他願不願意相信上帝。

但畢竟人不是神,也不是人人皆「聖人」,「尊榮每一個人」其實並不容易,要「愛你們的仇敵」更是困難。這樣的情操若不是來自於上帝憐憫、內心改變,包括我在內的凡夫俗子都很難作到,我們更不該用這樣的道德標準去框限每一個人,至多只是作為彼此的勉勵與提醒。更何況,如果我們從未走出自己的同溫層,去傾聽、理解、同理和我們不一樣的人,說「愛」、說「尊榮」恐怕也只是另一篇「道德文章」。

▋你自以為的善意,可能是別人眼中的惡意

相對於其它宗教,基督教似乎更為「入世」,較願「苦民所苦」,但大部分的教會工作卻是偏向補充式、服務式、心靈上的關懷,往往把問題太集中在個體,習慣從自己的價值觀去觀看,而忽略或難以感受到制度或文化上的壓迫。這種以自己價值為唯一基礎的關懷,有時會造成別人的壓力,特別是當我們想要去「矯正」對方時,對某些人來說是種壓迫。這並不是說基督所徒堅信的信仰價是不對的,但固著的價值有時卻是「入世」的阻礙,更難以「苦民所苦」。

再者,同志議題不是傳統教會關心的領域或方向,在教會裡通常會迴避或直接排斥,也未能理解主流文化裡的種種壓迫。也因此,基督徒自以為是的善意,有時便成了別人眼中的惡意。

從某個角度來看,教會通常有著自己的「同溫層」,長久浸淫在自己的團契、自己的信仰、活在自己的「天龍國」,習慣用自己的信仰價值評判「外邦人」,「分別為聖」,容易忽略外在世界的多元樣貌。有趣的是,耶穌生平就是不斷打破自己的同溫層,祂生在馬槽,一生也違逆了人們慣有的價值觀,並且不因是「上帝之子」而高傲,反而謙卑地貼近人群,與哀哭的人同哭,傾聽與同理。

▋走出同溫層,多看看這個世界吧!

其實,對社會群體有著特定印象與立場的不是只有基督徒,即使是我熟悉的傳媒領域也是如此。有些新聞工作者對社會中的邊緣群體存在刻板印像,在報導中不經意地強化社會對他們的汙名。但我一樣相信,這些媒體工作者並非故意,而是他們生命經驗中的既有價值影響判斷。

在課堂上,我會鼓勵未來要成為傳播人的同學走出教室,走入社會,和不同的文化群體如街友、精障、同志、移民、移工……一起相處,共同生活,接觸、理解、感受不同社會群體的社會處境。同學們會發現,「他們」和「我們」一樣都是普通人,「他們」有許多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這樣做並不表示一定要成為那樣的人、或同意他們的主張、站在他們的立場發言,但至少可以學習到感同身受、學習與社會溝通,也認識多樣的世界。

民主社會中,你要挺同、要反同,都是一種意見、都可選擇、都該受到尊重。或許我們作不到「尊榮每一個人」、「愛你們的仇敵」,但在表態或「定罪」之前,可以試著走出自己的同溫層,走入不同的群體,查核所聽、所聞,嘗試和不同立場者共處。或許,我們更能了解不同意見者,有機會尋求彼此尊重、共存共榮的可能。

 

瀏覽次數:34755

延伸閱讀

中正大學傳播系副教授,曾任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董事長。長期參與媒體改革運動、關注人權與文化議題。強調媒體改革運動的核心價值為傳播公民權。深化台灣社會公民媒體意識,結合各界力量推動社區大學媒體識讀,進而培養公民記者,同時鼓勵公民記者發揮自身影響力持續參與社會改革。積極與公民團體合作,關注弱勢者人權,關注環保、人權、弱勢、移工、農業等社會議題與媒體間的關係。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