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句氣象預報術語:一場史無前例的超級憲政風暴已經登陸台灣,未來幾天全台風強雨驟,傷亡在所難免。

目前已知的災情是:涉嫌被關說的曾勇夫已請辭法務部長;未來可能發生的更大災情則是:涉嫌關說的王金平,即使力抗風暴堅持不主動請辭,預料也將會受到國民黨的黨紀處分,被取消不分區立委資格,並進而喪失立法院院長身分。

從馬英九發表聲明,公開定調「立法院長為了最大在野黨黨鞭的司法案件,關說法務部長及台高檢檢察長…如果這件事沒有一個交代,那豈不意味著立法院長關說司法個案沒有關係?」那一刻開始,王金平的政治生命其實就已經「定讞判決」。不是他自己應給社會一個「交代」,就是國民黨會對這件事有個「交代」。

但王金平會自己給個交代,回國後立即請辭嗎?不太可能。理由是:他對涉嫌關說案的認定是:「我祇是在安慰柯建銘而已」。既是安慰,當然就與關說無涉,既未關說,則何需下台?頂多道德上略有瑕疵,道歉認錯即可。

但根據特偵組公布的通聯紀錄來看,王金平受託於柯建銘後,今年六月二十八日當天,在短短七分鐘內,就三度連續密集致電高檢署檢察長陳守煌(兩度)與曾勇夫(一度),以及他跟柯建銘通聯紀錄內容包括「我已經跟勇伯說了」、「他說好啦,他會盡力,他會弄」、「他跟我說ok了」等等,明顯可知王金平確實是在替柯建銘「喬事情」,而且也完成了託付,但如果這樣的對話內容也能稱之為「安慰」,而非「關說」,大概辭典都該改寫了。

瞭解王金平的人都知道,他對朋友一向很講義氣,任何人有困難找上他,他一定會盡力幫忙。柯建銘與他雖然分屬不同政黨,但如果有事拜託他,依王金平作風,他一定也是使命必達。這種作風也是他縱橫政壇三十多年,之所以能交遊四海、廣結善緣的關鍵。但他絕對不會想到,這次他如同以往一樣的熱心義氣,卻意外替他帶來了致命晦氣。

但即使關說事實有通聯紀錄佐證如此確鑿,而且「關說就是關說」,但王金平呼風喚雨數十年,豈肯坐以待斃?民進黨因事涉國會大黨鞭涉嫌託人關說自己的司法案件,又豈會不轉移焦點藉此翻攪政局,以遂圍魏救趙之計?也因此,一件原本單純的關說案件,卻像蜂炮一樣火花四射,變成了無數件複雜的憲政爭議。

這些憲政爭議包括:特偵組是否對國會議長與在野黨黨鞭違法監聽?是否有權進行行政調查而非司法偵查?公布通聯紀錄內容是否違法?向總統報告個案有無違法?此案是否因黃世銘與曾勇夫私人恩怨而起?馬英九是否借力使力想一舉扳倒王金平?

但稍有憲政常識的人都知道,這些爭議中,有些是因政治動機甚至政治鬥爭,而製造出來的假議題,例如此案猶如台灣版水門案,以及黃世銘向馬英九報告就像前調查局長葉盛茂向陳水扁報告一樣等等。但有些則確實是攸關憲政秩序的真議題,例如特偵組非因刑事犯罪案件而監聽或調閱國會議長通聯,以及馬英九以總統身分「判定」立法院長涉嫌關說有違憲政權力分立原則等等。但就像蜂炮不是沖天炮一樣,在火花亂射硝煙彌漫中,這場憲政風暴最後很可能會出現「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的結果。

台灣近六十多年來,除了一九九0年代的主流與非主流政爭外,從未發生過像這次國會議長涉嫌關說的政治風暴;但颱風過境,最多兩三天就會風停雨歇,這場憲政風暴卻一定會滯留台灣上空久久不去,幾個月甚至幾年內,政壇都會猶如災區,誰傷誰亡,傷亡多寡多嚴重,都難以逆料,也都難以估數。

至於災後重建,當然更是一條崎嶇坎坷的漫漫長路。

* 編輯推薦延伸閱讀:《黃丞儀:總統先生,請停止創造憲政惡例

瀏覽次數:29655

延伸閱讀

台灣大學歷史系畢業,美國維吉尼亞大學訪問研究。曾任新新聞周刊總編輯、社長,中國時報總編輯、社長。現為世新大學客座教授,並在聯合報定期撰寫專欄。出版有《我不愛凱撒》、《凱撒不愛我》、《看花猶是去年人》、《我叫他,爺爺》等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