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za Shah Pahlavi畫像。 圖片來源:S.J.Woolf繪。

(以下有木乃伊圖片)

(以下有木乃伊圖片)

(以下有木乃伊圖片)

若要在世界現代史的皇族之中找一位悲劇性的代表人物,本篇的主角或許可以入選。

2018年的四月22日,德黑蘭的一個建築工地正在進行整地工程,挖土機竟然挖出了一具木乃伊。建築工人驚奇地與這具木乃伊自拍,並上傳網路,消息立時有如點燃的鞭炮引線上的火花般傳了出去。

然而驚奇並未持續太久;就在眾人驚魂未定之際,這具木乃伊的真實身份已呼之欲出。他,是睿札王。

後來據說有人匆匆地找了個地方又把這具木乃伊埋了,且在埋之前都無人從屍體上做任何DNA取樣。實際上,若非建築工人的自拍,也許這新聞永遠都不會為人所知。但即使曝了光,卻依舊沒有太多人想多談這個燙手山芋。

這具木乃伊背後的故事究竟為何?睿札王又是誰呢?

與木乃伊自拍的建築工人。圖片來源:telegraph

木乃伊的真實身份

台灣人可能不知道睿札王,但老一輩的也許對他的兒子巴勒維二世會有印象。伊朗在伊斯蘭革命之前為王朝國家,而統治伊朗的最後一個王朝即為巴勒維(Pahlavi Dynasty,1925-1979)。巴勒維王朝統治伊朗的時間並不久,前後僅歷父與子兩代國王。1958年,伊朗國王巴勒維二世曾訪台五日,而本篇的主角──那具變成木乃伊的屍體,正是他的父親,伊朗人稱為睿札王(Reza Shah)的巴勒維一世。

在巴勒維王朝之前,伊朗是由卡札爾(Qajar)家族所統治。卡札爾朝(1782-1925)是伊朗史上最後一個統治伊朗的突厥王朝。除了開國君主外,歷任國王大柢無能腐敗,令伊朗瀕臨破產。到了最後一任阿赫馬德國王(Ahmad Shah),繼位時年僅11歲,終其統治伊朗的16年,對外既無法讓伊朗擺脫英俄的干預,對內亦無法掌控中央政府的實權。這樣的時代給了睿札王機會。

睿札王是孤兒出身,早年即從事軍旅,並在軍隊中陞遷快速。1921年,時任軍隊指揮官的他發動軍事政變推翻阿赫馬德國王,成為伊朗的實際掌權者。1923年,國會任命其為首相;1925年,更進一步宣稱其為伊朗國王。當時的睿札王48歲。值得一提的是,睿札王原本是打算廢除帝制,建立共和,要當總統的,但卻因教士集團的反對而作罷。

是國家現代化的推手,或是把伊朗出賣給西方的罪人?

20世紀初,中東的穆斯林國家莫不致力於找出一條脫貧與謀求發展的道路。在位者往往企圖模仿西方國家的一切,希冀藉此至少在表面上獲致與西方國家一致的發展成果。睿札王正是此種時代氛圍下的產物。

他建立現代教育制度與大學、現代法律部門與法庭、現代軍事機構與徵兵制度;下令改變人們的衣著(尤其強制婦女拿掉面紗),鼓勵女性參與社會活動。他相信這麼做有助於伊朗發展。然而這種種舉措,卻在傳統與現代對話間挑起了戰火。

在什葉穆斯林的歷史中,教士大多獨立於政府之外,其生活所需多半仰賴什葉信徒的宗教稅捐,而未向國王拿取分文。另一方面,傳統上的法律制度、教育機構以及義產(waqf,穆斯林出於宗教或公益目的而捐獻出來的財產)向來是由教士集團所管控,教士能藉由管控這些機制獲取權力和財富。此外還有遍布全國的宗教學者,更是賦予教士集團權力的最大支持網絡。睿札王的現代化舉措對教士集團的勢力構成極大的挑戰與威脅。教士集團對睿札王的不滿,從他們在過去的90年內(從睿札登基後至今)對其從未止歇的批判可見一斑。

睿札王在位的最後幾年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戰。當時伊朗與德國的關係緊密,英俄等同盟國對此感到憂心忡忡。當德國攻打俄羅斯時,同盟國即向伊朗發出最後通牒,要求所有德國人須在72小時內離開伊朗。英俄最終無視於伊朗的中立立場出兵佔領伊朗。睿札王為保全伊朗的完整遂決定下台,傳位其子。

英國將睿札王放逐至模里西斯,數個月後,又移居南非。兩年後的1944年,睿札王在流亡中去世,遺體被送至埃及,被製成木乃伊,存放在雷法葉清真寺(Al Refayee Mosque)以待適當時機送回伊朗。

失蹤的木乃伊

這裡需要先說明伊斯蘭教看待木乃伊的態度。伊斯蘭認為人死後,屍體必須儘快埋葬。因為一些必要因素而須短暫地保留屍體是可以的,然而若是將屍體製成木乃伊或放在防腐劑裡進行長期保存,例如列寧或毛澤東遺體的處理方式,則是伊斯蘭所不允許的。不過這個觀點是針對穆斯林而言。倘若是一個非穆斯林的外國人在伊朗身故,為將其遺體送至國外,由法醫安排先將其遺體製成木乃伊則是可行的。這項製作費用在2017年約為900美元。

1944年時的伊朗與埃及的關係相當好。當時的伊朗王妃(即睿札王兒子巴勒維二世的妻子)就是埃及的公主。由於伊朗當時仍為同盟國聯軍所佔,伊朗王室才會決定讓睿札王的遺體先送到埃及存放。6年後,當伊朗的內政較為穩定之時,伊朗政府即在德黑蘭附近為睿札王設立陵寢,準備將其遺體運回伊朗。這具被做成木乃伊的遺體首先被運至沙烏地的麥加和麥地那進行宗教儀式,之後才送回伊朗,於1950年下葬於陵寢之地。

這具木乃伊就此在陵寢裡安躺了30年。直到1979年伊斯蘭革命爆發後,它的命運才再度多舛。

首先革命份子對前王朝心懷怨恨,因而將陵寢視為洩憤對象。1980年,陵寢遭到全面破壞。但奇特的是破壞者並未尋獲睿札王的遺體。於是關於遺體已被巴勒維二世移走的傳言不脛而走,這件事成了懸案。後來,革命政府在被夷為平地的陵寢舊地上蓋起宗教學校,下落不明的木乃伊也逐漸為人所淡忘。若非這一次宗教學校的擴建工程,只怕國王的木乃伊永無重見天日之時。

無法蓋棺論定的國王

睿札王在伊朗現代史上是一個爭議性人物。如我前文所述,人們對他的評價處於兩極:狂熱的民族主義者喜愛他,視他為現代伊朗之父,認為倘若無他,伊朗可能會更加落後。然而虔誠的宗教人士對他深惡痛絕,認為他推行反伊斯蘭的法律與政策,背叛了伊斯蘭和穆斯林社會,甚至為獲取王位不惜出賣國家給英國。

此種兩極化的評價也反映在人們對他的稱謂。所謂的「睿札王」(Reza Shah)是支持者對他的稱呼,反對者則將他貶稱為「睿札汗」(Reza Khan)──Shah是一國之王;Khan只是地方上的小領主)。因此當挖土機在無預警的情況下讓睿札王的木乃伊出土時,所有低階官員都不知該如何處置。任何宣稱或決定都可能會造成社會不安。伊朗政府最終決定低調行事,在消息尚未過度曝光前,木乃伊又再度入了土,埋在一個不知名的地方。

身為一位民族、歷史人物與政治領袖,就必須接受所有來自於國外敵人或國內反對者的公審。姑不論睿札王的為人好壞,他都稱得上是位傑出的領袖;但他不是完人。常言道:「多做多錯,少做少錯,不做不錯」。人們對這樣的領袖看法分歧本是自然之事。但是一個國家的先王在其亡故後至今的74年以來,其遺體的處置事宜持續地被人當作足球般踢來踢去,甚至成為一種無法碰觸的禁忌,這才是這則故事中最令人感到遺憾與悲傷的。

瀏覽次數:2894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生於伊朗德黑蘭,曾親身經歷過伊朗從國王時代轉換成伊斯蘭共和國的歷史時刻。來臺已20年。為臺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博士。研究專長為伊斯蘭研究、中東政治文化、伊朗研究。精通五種語言,為台灣多年來唯一的中文—波斯語專業口譯。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