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王建棟攝。

2014年全球空難頻傳,包含受到台灣媒體廣大報導的馬航MH370失聯、馬航MH17被擊落和台灣復興航空GE222迫降遇難,可謂航空史上最黑暗的一年。特別是復興航空在台北發生空難的事件,又掀起了松機存廢的熱烈討論。

事實上,每到選舉,松山機場遷建的議題就會浮上檯面,但政黨間、專家學者與民眾往往無法達成完美共識,曠日廢時的討論,最後也往往缺乏結果。

松山機場為何要遷建?

馬英九於1998年參選台北市長時,就曾提出松山機場遷建的政見。2002年李應元參選台北市長,更以將松山機場改建為中央公園作為主要政見;後來參選台北市長的謝長廷,乃至近來爭取台北市長黨內初選的姚文智,都曾大張旗鼓的主張應遷建松山機場。但究竟要遷建的理由是什麼?

實際上,高鐵通車後,松機就不再獨自肩負國內交通的重要角色。加上桃園機場第三跑道與第三航廈的新建,使得松機的重要性逐漸式微。另外,台北市政府副市長林欽榮也曾在2015年提出簡報,認為松山機場應該遷建有5個主要的原因,包含松機飛航範圍可能危及首都安全、航廈老舊、與桃機航線相互干擾、顧及整體台北未來發展和與桃機的可替代性等。過往反對遷建的意見,多數是認為松機仍有滿足商務需求與便捷旅遊的不可取代性,而今也漸漸被機場捷運解套。

不可否認,歷經20年的時間,松機遷建現在儼然成為各黨各派的共識,問題只是在於人民不了解真正遷的理由是什麼?遷了之後,台北會變成什麼模樣?

機場走了,然後呢?

2018年台北市長選舉前哨戰,有意參選台北市長的民進黨立委姚文智於2017年底的「Taipei X 地殼改造運動」演講中,強調松山機場是北市發展毒瘤、應該廢除,並欲將其用地規劃為「中央公園」。時隔4個月,2018年3月姚文智修改說詞,認為松機遷建後可以做為國會大廈和行政部門的大樓。

國民黨前立委丁守中也是台北市長候選人之一,他也曾對松機用地提出看法。丁守中認為,松機遷建後全部拿來打造公園太浪費,台北已經有大佳河濱公園、迎風公園、關山公園、彩虹公園等這麼多的公園,面積幾乎和松山機場一樣大,所以作為中繼的國宅、經濟發展的營運中心、各種經貿的會展中心,才是值得積極發展的方向。

儘管各方人馬意見不一,但目前檯面上的共識似乎多聚焦在大都會公園上。然而,發人深省的是,如果遷建松機後大部分用地只拿來做成公園,為何值得歷屆候選人大動作炒作,甚至把松機遷建當成選舉的利多呢?

關於松機,未來台北市長應該知道的三件事

其實,選舉到了就把松山機場拿出來炒,選舉過了就把松山機場放一邊,已經是政治人物的默契。然而,既然松山機場是選舉時必須拿來辯論的話題,在市長參選人們泛泛地提出政見時,他們必須要知道關於機場遷建的三件事:

第一,必須釐清台北市長權責在哪,避免開出誘人的空頭支票。

首先,松機遷移不能單從台北都市發展來論,其所涉範圍廣泛,應併從民航專業、國防軍事、空警救災(護)、離島居民需求等各面向綜合研判政策需求。然而,對於遷建一事民航局持反對意見,認為松山機場定位為首都商務機場、是國內線樞紐,同時也有軍用、空勤功能,若要遷建,必須與相關單位多方協調;且桃機目前容量負荷大,松機運量遷到桃機後能否負荷,仍應待桃園機場第三跑道2030年蓋完後再做評估。

所以,松機遷建與否並非台北市長一人能夠決定的,把責任推給桃園機場,是否也有問過桃園居民的意見?因此,未來台北市長必須認清自己的角色在這個議題裡的位置,若承諾開大了,恐怕最後也只淪為空頭支票。

第二,必須知道有一群人對松山機場用地虎視眈眈。

例如,有一派希望推動遷建的人,覬覦的是禁限建的鬆綁。台北市長柯文哲上任後曾提出計畫2020年啟動,不過遲遲沒有動靜,等不及想加速進行鄰里開發與都更的中山區新福里長童勝輝,就在2016年市府舉行的里長市政座談會中提案,希望先解除松山機場四周的禁止限制建築物規定,落實居住正義。實際上,台北市以往有空地釋出時,真正拿去追求居住正義的又有多少?甚至有學者批評道,禁限建解除後都市就可以更肆無忌憚地開發房地產,一堆人等著數鈔票

此外,從松山機場議題可以看到一些參選人的反反覆覆,一方面說為了公共利益,另一方面卻想畫大餅攫取選票。據《中央社》報導,主張蓋大面積中央公園的姚文智說,松山機場是北市發展的大石頭,搬開就能豁然開朗,推估影響範圍土地面積達3,000公頃,開發後房地產總價值可達新台幣7.1兆元。令人困惑的是,如果主要做為公園使用,為何要估算房地產價值呢?所以,除了注意虎視眈眈的投機者外,未來市長自己也得抗拒得了龐大利益的誘惑。

第三,可以用柏林騰普霍夫機場(Tempelhof)的廢除經驗為借鏡。

台北市長柯文哲透過幕僚表示,松機遷建是為既定目標,且都發局在「松機地區再生計畫」中也明確表示要廢除松山機場。然而,都發局目前的願景計畫仍舊擺脫不了「由上而下」的都市計畫舊思維。反觀德國柏林的騰普霍夫機場,在成為機場前,曾是練兵場、足球場,滿載著德國人民的集體記憶,所以當初預計在2008年關閉機場時,也造成了柏林人的反對。雖然最後投票結果,仍避不掉拆除的命運,但也激起了許多居民對於該用地規劃的憧憬。

起初,柏林市府希望可以以開發導向來規劃這片土地,因為騰普霍夫這樣一大塊位於市區的土地,開發起來勢必價值連城,若僅作為公園使用,在世界級大城市中實在太罕見。然而,柏林居民卻認為市中心空屋率高,為何還要做新的開發?於是發起公投反對,最終獲得勝利,得到了現在深受市民喜愛的都會公園,名為「騰普霍夫自由公園」(Flughafen Tempelhof)。我們可以看出柏林人深具「直接民主」的精神,對於都市計畫的不公,勇於發聲的勇氣。未來的台北市長也應該要加入更多的民眾參與,才能迎向多贏的局面。

當然,松山機場用地廣大,且台北市人口密度又比柏林高,若在住宅需求的呼喚下,部分土地用於社會住宅、住商混合使用是情有可原。但台北市開發密度高,卻少有像紐約、柏林那樣的大面積開放空間,這也是個幫台北市民打造休閒空間的好機會。所以,「大尺度河岸生態開放空間」、「產業發展儲備用地」和「商業與住宅區域規劃」應要如何分配,未來的台北市府應進一步向市民解釋箇中原因與細部規劃,而非口號、口號、還是口號。

瀏覽次數:3659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英國曼徹斯特大學與台北大學雙碩士,主修不動產、都市計畫,英國皇家市鎮規劃協會會員(RTPI)。曾遊歷歐洲逾30個城市,善於觀察比較各城市的規劃與風格。關注都市更新、不動產、社會住宅等議題,曾任職於英國市鎮規劃公司並發表多篇論文於國際研討會。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