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電大樓曾經給人門禁森嚴、生人勿近的形象,但是近年來,它卻透過設計的力量搖身一變,成了一處可以好好親近、充滿藝術氣息的公共空間。台電公共藝術課課長侯力瑋,在「文房・文化閱讀空間」舉辦的講座中,道出箇中轉折和精華之處。

為台電進行公共藝術創作的豪華朗機工。 圖片來源:本文圖片皆截取自台電公共藝術臉書專頁。

台電大樓於1979年開始興建,1982年竣工,是台灣第一棟超過百公尺的大樓,也曾經號稱是台灣第一高樓。當年許多小說家筆下,都曾將約會場景設定於此,甚至連侯孝賢導演拍《尼羅河女兒》,台電大樓都入鏡成為電影場景。可是多年以來,坊間卻充斥著對台電大樓不甚友善的聲音。

2001年7月,我第一次踏進台電大樓,曾經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會有一個機關把石獅子放在室內大廳?而且還有配槍的保警駐紮。這個負責台灣整個電力調度功能的大樓,整體就是一種生人勿近的氛圍,加上門口有9棵榕樹,密密實實的擋住了台電大樓的正門,外人很難一窺裡面到底長什麼樣子。

此外,由於台電大樓是一個27層樓高的建築物,它的掀裙風非常有名,冬天吹起東北季風,瘦小的女生甚至站不住,雨傘也會開花。附近商家還抱怨,大樓周邊的商業區原本非常繁榮,但到了晚上,台電大樓就成了斷光帶,往捷運台電大樓站的方向走,整個就是一片死寂,讓台電被指責是當地商業行為不連續的最主要元兇。

一直到了2014年,才出現了改變契機。當時,台電受到非常大的外部衝擊,包括核能議題、石油上漲,遑論公司連年虧損,財務窘迫,內外壓力都非常大。很多民眾批評我們是死公務員,甚至有同仁穿著制服去買早餐,早餐店老闆竟然不肯賣給他!

在這樣的背景下,「希望可以改變」的聲音,從高層傳了出來,改變的時間設定在2016年。當時選定2016年有兩個意義,一是「世界設計之都」要舉辦,再來這一年剛好是台電70週年。

然而因為2014年正是台電虧損最嚴重的時候,計畫提出來後,大家只能內部自己想,不敢真正公開。當時老闆只給相關部門兩句話:第一就是要打造台電的「格」──一個不一樣的格局。以往公司內的工程師文化,每個人都非常專業,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高談數據,事實上那些數據大眾又聽不懂,所以,第二就是要開始跟民眾進行對話與溝通。

開放一樓空間,與社區融為一體

我們找來專家學者,一起因應這個龐大的計畫。針對台電的「格」,總管理處希望透過藝術環境改造,與民眾對話交流,給新溫羅汀一道不一樣的光。

我們找來台灣許多知名的建築師提案,請大家提出對這樣的環境跟空間,有什麼樣的想像與期待?我們找到了喻肇青老師,境群景觀,境向建築跟境承這樣一個大團隊。當時有個非常響亮的口號,叫「與自然來電」,就是想把自然的力量跟能源的力量結合在一起,在藝術環境改造與公共藝術創意之間,進行一個總整合,也把生活跟能源議題緊密結合。

形塑整個藝術環境的改造計畫,包含硬體的改善跟整個微氣候的調整。我們將一樓大廳主副樓的機能重新整理過,規劃出哪邊可以開放,哪邊又適合什麼樣的用途跟機能。

過去的台電大樓,外圍都是硬鋪面,停滿了車,階梯也非常不友善。現在,連微氣候都能用科學方法改進。我們模擬日照後,就知道在哪邊要種什麼樣的樹,最後我們總共多種了100多棵樹,都是台灣的原生樹種。同樣地,我們模擬風的流體力學後,發現有一個擾流在牆角,於是我們在整個建築物的低處,就做一個微氣候的改善調整區域,大家現在如果經過台電大樓門前,會看到一道很長的飄帶,就是為了要擋住高樓下來的風。我們將鄰近環境一塊整理,定位成一個綠色的藝術園區、一條慢行的步道。兩邊的騎樓透過一條這麼大的飄帶,功能便串連了起來。

另外一個比較大的轉變,是我們將一樓的內大廳開放,讓民眾隨時都可以出入。當原本的那一道牆打開後,室內室外就連結了,燈亮了,透過風,透過景觀,讓門前那條飄帶成了一道光,串連起整個騎樓,社區也慢慢融入這個原本戒備森嚴的地方。

現在台電大樓的廣場前面,兩邊都有植栽,我們希望未來樹長大了,民眾就能在樹蔭下休憩。至於開放後的一樓室內空間,我們將它變成藝術大廳,辦理了非常多場藝文活動,也歡迎民眾坐在這個地方聊天。我們同時認養了人行道,讓民眾跟地方,彼此之間互相流動。

巧妙運用掀裙風,創造一條發亮的河

公共藝術的部份,第一個就是由藝術家豪華朗機工所創作的作品。因為台電70週年,我們希望能夠留下時間的記憶,所以就請豪華朗機工把它們非常具代表性的作品「日光域」,設置在大樓的正面。

「日光域」所有的骨架,是與台電大樓的鋼骨直接焊在一起,工程相當浩大。回收而來的241顆各式各樣、不同年代的路燈,可以呈現字幕,不管是台電七十週年還是白晝之夜的法文,我們都能夠讓它在上面跑字,如果有人要求婚,也可以來使用這個作品。它隨時都在動,在都市的夜晚呈現不同的表情,不管從哪裡看,都像一顆點亮大家的太陽。

第二個作品叫做「河飄風」。前面提過,我們在戶外有一道飄帶,它不只是單純的飄帶,還是一道光能飄帶。我們把最讓人詬病的掀裙風,變成了藝術能源的動力。整個飄帶有400多部風機,鋪在不同地方,只要風來它就會轉,當風從上面吹下來,吹到風機,風機就會帶動光往下傳。從主樓到副樓整個上面的部份,晚上只要風來了就會發光,完全不需要用電力,就是靠自己本身發電。遠遠地看,這條飄帶像一條河,只要風起就會發亮。

「樹雨霧」則是藝術家用台灣早期杉木電桿的意象,傳達整個電力建設精神的作品,它有足夠的空間可以民眾自己跟作品互動,也是所有作品中最受小朋友喜歡的。為什麼呢?因為它每30分鐘會噴水霧15秒,小朋友都知道要噴水霧,就會自己跑來被噴得濕濕的,玩得非常開心。

還有一個作品是「鏡山水」,藝術家在旅行的過程中,看到了山嵐之間延綿不絕的電線桿,所以他把這個以山水畫的方式,投影在不銹鋼柱上,就像一幅水墨畫,象徵電力工程人員的辛苦。「城市光圖」則是藝術家張立人的作品,他以台電大樓放在整個作品的中心,然後將兩廳院到萬隆的城市地景,透過3D列印,呈現不斷變化的影像,有時你看到的可能是城市的夜景,有時則是白色的城市模型。電力就像是一個城市不斷地代謝,所以這是一個一直在動的作品,隨著不同的節氣,產生不同的投影。

此外,我們還有像是「太陽之詩」、「電聲仿」這樣的趣味作品。「太陽之詩」是一個很有趣的機械裝置,透過一顆馬達,輕鬆帶動整個作品運行,非常省電。它以不斷運行的太陽當意象,象徵台電24小時不斷地把電力提供給大家,守護著整個台灣的光明。這個作品有4萬多顆螺絲,需要靠人工鎖,而且螺絲還長得不一樣,有些是平的、有些是凸的,萬一你鎖錯了還得重鎖;「電聲仿」則是藝術家豪華朗機工、王仲堃跟噪咖事務所的作品,把戶外的自然聲響連結到我們大廳,你坐在下面,能聽到水聲、鳥叫聲,甚至還有阿嬤罵小孩的聲音。

在我們意圖改變之初,或許大家都茫然無緒,不知該怎麼改,但眼下我們不只改變了台電大樓,還將改變範圍延伸到了高雄。

2017年我們在駁二辦了一場公共藝術節,名叫未來馬戲實驗場,邀集國內外好手前來馬戲交流,2018年的公共藝術節,我們請了舞蹈家許芳宜老師登場,創作一個公共藝術史上第一個以舞蹈為公共藝術作品的作品。一路走來我的感覺是,雖然台電是公部門,可是只要我們真誠地跟每個人互動,不把藝術家當作純粹接案的一方,就能夠得到對方真誠的回應,付出十足的心力參與製作。只要有這樣的真誠信仰,我們一定可以做出好東西來。

(作者為台灣電力公司營建處公共藝術課課長。本文整理自「文房・文化閱讀空間」舉辦的「設計改變城市」系列講座,由社計事務所共同創辦人吳漢中擔任此系列主持人及客座主人。)

瀏覽次數:2924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在一座老屋的文化沙龍中,來自設計、建築、藝術、流行音樂的各界專家和幕後操刀者,現身說法與您分享數十年來的寶貴經驗,透過協力共享,記錄下台灣方方面面的變化軌跡,為華人世界注入創新創價能量,在未來創造一場改變城市的文化復興運動。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