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作者繪。

寒假期間,老公有事去波蘭3個禮拜,於是,我過了3個禮拜的偽單親生活。

這不是我第一次當偽單親媽媽,但不管當幾次,都一樣辛苦。每天起床,就要面對一整天的家事無間道。

首先,要把昨天因為睡著沒洗的碗盤洗一洗,有了乾淨的碗盤,就可以給小孩和自己做早餐。吃完了早餐,就把剛洗好又弄髒的碗盤再拿去洗,這樣等一下又可以變髒。趁老大在陪老二玩,趕快去洗衣服、收衣服、摺衣服。如果老二大便尿尿,就要給他洗屁股或換尿布,如果他想睡,就要哄他去睡,如果不想睡,那就要邊做家事邊陪玩,讓他累了哭一哭才能睡著。

好不容易老二睡了,老大說,他又餓了。於是幫老大做第二份早餐(或午餐),他吃完後,我們一起曬衣服,我滑一下臉書,接著,老二又醒了,於是整套流程再跑一次,彷彿唱片跳針、電腦中毒……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到晚上,小孩終於上床睡覺後才結束。平常,我還會在孩子睡了後起床爬起來寫稿翻譯或上網,現在因為太累,多半和孩子一起躺平。

我過了3個禮拜這樣的生活就受不了,但這卻是台灣許多母親的日常。

「我老公會做家事」很偉大嗎?

那些老公在外地,老公加班的媽媽,她們每天的日子就是這樣過的──必須單打獨鬥面對家事和小孩,老公只是插花、沾醬油式地來洗個碗陪小孩玩玩,就會被人誇讚是好老公,彷彿他們剛攀上聖母峰,或是得到什麼金氏世界紀錄。

甚至,有些太太們也會因此滿足的說:「我老公會做飯。我老公會做家事。」好吧,在一個男人普遍不做家事的社會,會做家事的先生真的像臺灣黑熊或石虎,是珍貴的稀有動物,必須保育呵護。相較來說,會做家事的太太因為太多了,就像仙丹花或九重葛,沒人想到要愛護、要喝采。想想看嘛,你有聽過男人說「我老婆好棒喔,她會做家事」嗎?

有一種言論是,懶老公是女人慣出來的,老公不做家事都是女人的錯,因為「她沒有訓練他」,因為「她搶著做」,因為她「不懂得放手」,聽不懂男人的「放著我等一下就會做」,所以這些女人都是「愛做又愛抱怨」。

每次我聽到這種話,都會無名火起,心想說這話的人真是不知人間疾苦,體貼的老公就像好帶的小孩是可遇不可求啊。女人每天被生活絞成肉泥,能做家事帶小孩(搞不好還要工作呢)就該給她起立鼓掌了,還要求她生出時間精神來訓練老公?至於「放著我等一下就會做」真正的意思,就是「我想做的時候才會做,不想等的話妳就自己做吧」。如果只有兩人世界,那還可以等,但小孩是不會等人的。

「只是一個媽媽」真的這麼渺小?

媽媽那麼辛苦,身兼打雜工和CEO,但是這個職業卻不被重視。長期專注地做同一件事,比如手作衣服、煮東西、種菜或者刻木頭的職人會被人尊敬,但是媽媽也重複做同一件事很多年(帶小孩做家事,但無法專注,因為一直被突發狀況打斷),卻很少有人尊敬她所做的一切,也不會認為她的工作需要什麼專業技能,頂多在母親節時歌頌一下她的「偉大」,聊表安慰。

可悲的是,就連媽媽自己,也不覺得她們的工作有什麼了不起。包括我在內的很多女性,生小孩後繼續工作家庭兩頭燒,在繁忙的家事之間抓時間寫字、畫畫、演戲、教書,因為她們不想失去自我,不想「只變成一個媽媽」……可是,媽媽有什麼丟臉的?撐起這個世界,讓它可以順利運作的,就是媽媽啊。

是媽媽不覺得自己了不起,還是女人不覺得自己了不起?我想起波蘭的團結工聯運動中,其實有很多女性運動者的付出(發傳單、辦地下報紙、因為參與運動被關或被通緝),沒有這些女人,不會有團結工聯的成功。但是大家多半只看到華勒沙,以及其他男性運動者。在那改變波蘭命運的圓桌會議上,團結工聯的代表中只有一個女人──Grazyna Staniszewska──列席。她們在歷史中幾乎被遺忘,關於她們的故事,近幾年才慢慢有比較多人訴說。

而我的孩子們,會如何記憶我呢?他們印象中的我,是那個總是在忙著洗碗煮飯、火氣很大、會在他們上床睡覺後寫稿翻譯的家庭主婦,還是那個經常說「不要吵我,我在工作」、用文字和演講賺錢養家的全職翻譯/作家,只在不忙的時候才會做家事、煮飯、唸故事給他們聽、陪他們玩?

老公從波蘭回來了,我時間比較多了,壓力也比較小。但是多出來的時間,我又必須馬上拿去工作、還稿債,壓力和繁忙程度從100%的戶愚呂變成80%的戶愚呂(有人還記得《幽游白書》嗎?),還是很強、很令人崩潰啊。

瀏覽次數:16751

延伸閱讀

關鍵字:
作家,譯者,媽媽。本來溫良恭儉,後因人生實難,開始憤世。認為憤世不是青年的專利,家庭主婦的怒火也很有建設性。座右銘是:我憤世,故我在。希望以憤媽的眼光,檢視世間看似正常實則古怪的事物。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