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夜總會》劇照。 圖片來源:IMDb

《可可夜總會》講述墨西哥亡靈節的故事,皮克斯與迪士尼成功讓觀眾走進色彩絢麗的亡者魔幻世界中,更讓人們深刻感受到拉丁美洲的文化之美。然而,這部電影其實並不來自墨西哥,而是「美國」。

在科技的進步日新月異之下,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能夠講出一個感人的故事已實屬難得,而故事又得要有跨國、跨文化的魅力,非得要有「全球競合力」(Global Competence)不可。究竟近年教育界火熱傳頌的「全球競合力」是什麼?台灣人是否擁有「全球競合力」?

全球競合力 = 國家競爭力嗎?

一國教育之優劣,被視為國家未來競爭力的依據。目前世界上最有公信力的教育評比「PISA」(The 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每3年針對15歲學生進行抽測,被各國當作了解自己國家教育發展的最佳方式。而台灣人羨慕的「芬蘭教育」,正是因其過去在PISA表現傑出而受到矚目。

PISA的考科共有數學、科學與閱讀3項,從上兩屆開始,每一年還會增考一個相關科目,而2018年增考的科目正是「國際競合力」。2017年12月中PISA公佈資料,國際競合力的定義包含了「得以省視在地、全球與跨文化議題」、「了解並讚賞他人之世界觀」、「在文化之間,擁有開放、適切與有效的互動」與「對於眾人福祉與永續發展付諸行動」等4項。

台灣教育部也早從一年前,委託了台中教育大學進行相關題庫的建置,可是「兩大挑戰」由焉而生:首先,PISA測驗最重視的是「素養」,也就是所謂的「能力」,與既有的考科「數學、科學、閱讀」相比下,「國際競合力」這一項目顯得抽象;第二,則是PISA測驗中有大量的圖表、文字,與台灣傳統紙筆考試的概念非常不同,即便中教大已帶領教師透過工作坊設計出不少題目,但內容仍多半像是台灣既有的公民科題庫中「用常理就能選出答案」的「政治正確」題。

我不禁思考,此舉真能提升台灣在「國際競合力」的分數嗎?不僅如此,即便台灣學生真的在這測驗中拿到高分,就等於我們真正擁有「國際競合力」進而「國家競爭力」嗎?

隱性冠軍:美國的文化創意能力

在PISA評比中,美國的分數總是在平均之下,龐大的貧富差距、資源分配不均正是主因;但美國的民主自由風氣,迄今仍是各式文化發展的灘頭堡甚至基地。即便在美國總統川普仍時不時提出要建立與墨西哥的長城,美國電影公司卻用《可可夜總會》優雅地唱反調,硬是擁抱了墨西哥文化,還成為自身的金雞母。

《可可夜總會》電影巧妙地將對白加入拉美世界的西文慣用句,還有像是用心地讓「Melody(旋律)」當中的「o」以西班牙文來發音,再加入墨西哥無毛狗(Xoloitzcuintli)、剪紙(Papel Picado)、彩色神獸(alebrije)等元素;當然,讓所有觀眾如癡如醉的,莫過於墨西哥樂隊(Mariachi)的音樂,完整地為觀眾建立了一個立體的感官饗宴。

最讓人感到佩服的,還是電影群組能深刻描繪出墨西哥甚至整個拉美世界風流男性、顧家女性的形象,將這些深層社會文化從知曉、了解、內化到重現,來自世界各地組合而成的美國電影團隊,展現出極大的文化同理心與感知力。甚至我們可以說,這正是美國展現的「國際競合力」!

筆者在今年有幸到非洲見證動物大遷徙,猜猜看哪部電影在遊程中不斷出現在我們一行人的腦海裡?沒錯,正是《獅子王》。無論是英挺的獅子、搞笑的疣豬,還是一臉奸詐的鬣狗,我已經分不清究竟牠們的形象是本來就是如此,或是我已被電影給洗腦。而能這麼地精確畫出非洲,跟電影團隊整個搬到肯亞的地獄門國家公園(Hell's Gate National Park)下了3個月苦功,並長期海納不同的文化百川直接相關。

從《獅子王》到《料理鼠王》、《海洋奇緣》與《可可夜總會》,美國的電影公司成功在全球化的今日,以龐大的人力物力財力,將東非、法國、波利尼西亞與墨西哥等文化吸納後,從中找出普世價值,再說出一個個感動人心的故事,連帶向世界上的億萬觀眾傳達美國價值、並獲得商業利益。未來,即便在PISA中的「國際競合力」評比中美國仍如往例表現不佳,但不能否認世界上最能說出這類跨文化故事的國家,就是美國。

那,是否我們就不要在意PISA測驗所帶來的意義?這倒未必,接下來再繼續聚焦與台灣發展較為相近的小國──芬蘭。

「國際競合力」在芬蘭

相較缺乏自由與民主的新加坡、中國上海(中國僅選定特定城市參與評比)這些透過中央政府強力推動、將考高分塑造為國民運動,以利在PISA評比中提升成績的地區,芬蘭「從未」這麼做,反而一步一腳印地思索要帶給下一個怎麼樣的教育。即便芬蘭的排名在亞洲國家這幾年的「考試訓練」下略有下滑,但他們仍沒有亂了陣腳,持續著自己虛心學習、開放討論、隨時修正的教育政策。

芬蘭國民作家作品《神聖的貧困》,道出他們在獨立過程中吃盡苦頭、夾在瑞典與俄羅斯間的慘痛歷史,這些經驗的累積也讓芬蘭面對現實,積極尋找屬於自己的一條路。無論是曾被譏笑、卻被當代視作生存之道的外交詞彙「芬蘭化」(Finlandization)、甚至企業發展都是如此。

舉例來說,曾稱霸世界的諾基亞(Nokia),雖在新時代手機戰爭中慘敗,可是當時為了輔導被裁員者轉職的「銜接計畫」(Bridge Programme),除了盡了道義上的責任,為過去打拚的夥伴們覓得新職,更協助部分想創業的員工成立「事業」。這個當時看起來社會主義色彩濃厚的概念,卻搭上了低薪化、個人主義當道的列車。Nokia開始對不同國家、不同文化背景的年輕人們張雙雙手,提供了友善且有機的環境,讓今日的Nokia蛻變為網路科技公司,也是歐洲、亞洲、美洲等地的手機品牌競相合作的對象,其總部更成為全世界最大的「青年創業基地」。與其說Nokia是個有創意的公司,倒不如說它是擁有「國際競合力」的智庫。

找回台灣的「國際競合力」

當全體國民長期被分數、排名洗腦,從上到下迷失在虛幻的名聲,就會導致百姓到政府常常做出錯誤的判斷與策略。比如台灣,究竟是在短期的PISA「國際競合力」分數中拿到高分比較重要?還是真正從教育著手,去實質找出台灣的「國際競合力」出了什麼問題比較重要呢?

「國際競合力」的精神莫過於開放、懂得傾聽與同理心,當我們還停留在泱泱大國、故步自封的保守心態下,除了將繼續名列全球最無知國家外,更會在世界經濟、政治甚至科技版圖大變動時,錯過跟上時代的機會。

過去常聽人氣憤地說,外國人為什麼老把台灣與泰國搞混了?但何不試著捫心自問,當我們提到「非洲」時,腦海裡是否也有那54個國家清晰的模樣呢?再以歐洲為例,2007年筆者在德國念書時,適逢台灣立委大選結果出爐,輿論指出台灣將可能第二次政黨輪替,德國媒體也判斷,這件事將對台海、東亞造成極大影響,德國第二大報《南德日報》(Süddeutsche Zeitung)就在第二版做了兩連頁的深入報導。反觀台灣,我們又可曾真正關心其他地方的政治動態?

在刮別人鬍子前,先把自己的刮乾淨!找回「國際競合力」的第一步,就是無論別人怎麼想,我們得不分好惡、廣泛且虛心地了解國內外的現況。第二步與第三步,我們則需要增進「了解自我文化」與「感同深受」之能力。

舉例來說,幾個月前有一美國大學的教授,帶著共7國國籍的學生到筆者任教的高中參訪,我們請高中生為這些國籍準備有趣的文化報告。其中一位學生的母國是「泰國」,猜猜看台灣孩子們做的主題是什麼?居然是「人妖」。但這其實是在越戰中才生成的特殊次文化,並非歷史悠久的泰國文化唯一代表,況且其中部分人是為了生計,才不得不忍受生理、心理的痛苦,但在多年來台灣人的走馬看花泰國行下,多半僅看到偏頗且膚淺的層面。

在教師們引導之下,學生將視角轉回台灣,他們發現部分國外人士對於台灣的「檳榔西施」文化,也有類似的觀感。學生開始深入了解形塑這個文化的背景因素,同時對於泰國的次文化也加深了更多元的視角,最終,雙方學生在課程中成功進行了包含理性與感性的交流。

如果你還在思考,當台灣擁有「國際競合力」後,能否像美國一樣大發文化財?還是像芬蘭一樣有競爭力?何不就試著拋下這些功利思想,開始虛心學習、盡一份身為地球村的公民責任吧!

瀏覽次數:12058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電子商務、國際企業雙碩士,曾於德國、印度、澳洲留學,在近六十國留下足跡。兩年多前踏入第一線教育場域,著迷於國際教育、華德福教育、學思達教育法等先進的風采,以非典型思維,還有一顆百分百熱愛生命的心,陪伴著台灣下一代的希望。

目前為台東均一實驗高級中學社會科教師,著有《追隨澤木耕太郎的足跡:屬於我的歐亞特急》、《魔幻中南美》,另開《換日線》專欄:Nuevaidee.新點子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