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D是來自加州的白人諮商教師,是位同志,而她的合法伴侶是位有華人血統的混血兒。為了女兒的華人認同與華語學習,D向自己的學校請了長假,她的伴侶也留職停薪,經過資料搜集、多方考量後,她們選擇了「台灣」,作為她們一家三口為期兩年的家。

從她們這可愛的家庭身上,我不僅看到母親們對孩子純粹的愛,更看到台灣作為亞洲多元性別前哨站的進步與偉大。

被歧視,是「歧視者」的錯

近年來的婚姻平權討論中,有個基本上的謬論,就是反對者提出:「你們怎麼忍心,讓孩子未來在學校被歧視呢?」這個論點,不僅增加同志父母的壓力,更進而為「擁有錯誤觀念」而歧視他人的人脫罪。

在資訊發達的今日,各地仍充滿著對於「有色人種」的歧視,這當然也包含美國。鐵證如好萊塢的「洗白(whitewashing)文化」,清晰呈現出美國社會對於亞裔人士的歧視。試想,一個亞裔夫妻或黑人夫妻,努力了大半輩子後,終於有機會搬入一個優質的白人社區,當他們未來擁有亞洲或黑人面孔的孩子,進到多數都是白人的學校後,那「被歧視」的經驗是少不了的。難道此時,我們會因為那孩子未來可能被歧視,而去對有色人種的家庭說「你們不應該生下孩子」嗎?

一個進步的國家,社會輿論應該要放在要求人們「不要歧視別人」之上,而非要「被歧視的人」放棄自己的權益才對。

「愛」與「支持」的轉化

D和伴侶在決定擁有孩子前思考了很多,包含社會的不友善、孩子可能遭受的對待等,讓她們掙扎了許多年,D笑著說她都拖到自己變成高齡產婦了。最後讓她們改變主意的,是一位日裔姻親家人的分享,她提到祖父曾待過美國的日軍戰俘營,一輩子都背著賣國賊的包袱,在鼓起勇氣孕育下一代後,祖父告訴自己,「歧視」無所不在,但他能做的,就是給予孩子無止盡的「愛」與「支持」。

D在與伴侶幾番討論後,決定接受這最甜蜜的負荷,接受了試管嬰兒手術,並成功地下了一個漂亮的女娃。

今日,過去在耳邊「你好自私」的耳語,在D的身上,已經轉化成為更大的包容與愛。來自加州聖地牙哥市的D在台灣教學時,帶入多方弱勢觀點的探討,讓學生訪問亞裔、拉丁裔、黑人裔背景的美國朋友,藉此讓學生去思考自己的「身份認同」;她還找到目前身份仍屬違法的墨西哥人,透過她的翻譯,讓遠在太平洋彼岸的不公平故事也衝擊台灣孩子的單純思考,讓學生開始反思身邊東南亞移工及其他弱勢團體的態度與作法,開了一扇全新的窗。如果不是D的專業知識,加上她一路上因性向而受到的對待,很難會有如此深刻細膩的教學設計。

一輩子揹著自私罪名的同志父母

當時D和伴侶討論後,決定由D來進行試管嬰兒手術。D的伴侶從小成長在美國東北的馬里蘭州,她回憶在小學的那幾年,許多白人學生總是故意在擁有混血兒外型的她面前,發出「哼!哼!哈!」的聲音,再加上李小龍耍棍的動作,藉此開她亞裔背景的玩笑。幸好她的父母非常開明,給予她正確的引導與思考,也讓她接受自己的華人背景。因此她與D也決定,要從世界上最大的精子銀行──加州的CCB(California Cryobank)購買「華人」的精子。

等到孩子出生後,她們讓女兒掛上D的伴侶的姓,原因很簡單:D確認是女孩的生母,如果未來她女兒有什麼狀況,D和她的伴侶可以分別透過「血緣」及「身份證上的姓氏」,來確保照顧女兒的權益。而這些考量,都是所有異性戀父母不曾經歷過的。每次帶著女兒出遊到美國其他對同志不友善的州或其他國家的時候,這些擔憂更會伴隨著她們。

我們可以說,每一個由同志父母所生的孩子,都是他們/她們費盡千辛萬苦、鼓起最大的勇氣、花費鉅資而生下的。可以想見,他們/她們對孩子的愛與支持將只會更多而已。

上個暑假,女兒剛滿6歲,D和伴侶,一個「媽咪」、一個「媽媽」,拿著繪本向她解釋了生命的奧秘,她們的女兒問了好多問題,但在D與伴侶開放且正面的回答之下,小女孩笑了,她開心自己有兩個那麼愛自己的母親;未來,等小女孩再更大一點時,她可能會遭受白眼、欺侮,而她的母親們,已經做好萬全的準備,將以一個正確且勇敢的態度陪著女兒,一起面對未來的所有挑戰。

加油!台灣的婚姻平權

當D確認申請上台灣的工作後,女兒順利地依親進入台灣的學校就讀,開始她的華語、華文化學習。她的伴侶本來想申請依親居留,但她們在加州合法的結婚證書,台灣的駐美辦事處並不承認,台灣當地的移民署官員在了解之後,主動開始幫忙、協調,要D請美國的家人重新送件。最後依親的簽證沒過,但移民署的官員卻收到高層的公文,明確指出要他們不要違反民法,否則會有相關懲處。

幸好,有好學歷的美國人,在台灣根本不缺工作。D的伴侶也在台灣找了一個美語班的工作,照樣拿到了台灣的居留證。現在她們一家三口已經在台灣待了一年多,她回憶起她們從香港、新加坡、台灣三擇一的過程,以及在台灣所遇到的人事物,她確信她們真的做了正確的決定。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與『非同志』仍須共同努力!」讓我們一起讓台灣變得更好吧!

(作者為台東縣私立均一高級中學老師)

瀏覽次數:13893

延伸閱讀

電子商務、國際企業雙碩士,曾於德國、印度、澳洲留學,在近六十國留下足跡。兩年多前踏入第一線教育場域,著迷於國際教育、華德福教育、學思達教育法等先進的風采,以非典型思維,還有一顆百分百熱愛生命的心,陪伴著台灣下一代的希望。

目前為台東均一實驗高級中學社會科教師,著有《追隨澤木耕太郎的足跡:屬於我的歐亞特急》、《魔幻中南美》,另開《換日線》專欄:Nuevaidee.新點子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