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夜晚也發光的廢柴遊樂園。 圖片來源:本文圖片皆由作者、社區交往提供。

有一次在台北一個講座場合裡,被問到面對街區「縉紳化」的解決之道,這確實是一個相當棘手也無解的問題,街區熱絡,吸引人潮,接著房租高漲,有趣的事物無法繼續,獨立小店退出,街區失去活力,人潮逐漸散去,房租仍撐著不降,形成熱區空屋,最後導致街區蕭條。

這樣的例子不侷限於台灣,全世界都有,身在台南熱區正興街的我們,這幾年面對房價的高漲,從一片嗚呼哀哉的厭世情緒中,找到一抹生機。說得酷炫一點叫做「keep playing」,翻成中文叫「玩心不滅」。

如果把街區視為戰場,敵方是順著高價而起的資本市場遊戲規則,我方是主張快樂生活至上的街區嬉皮。在這要補充一點,我方與敵方的界線並沒有那麼明確,甚至可能同時共存在一個人的心裡,因此這場戰鬥相當詭譎,你沒有明確的戰友與敵人,但戰爭早就在日常生活中實際的展開了。

戰爭自然有攻城略地,敵方隨著市場遊戲規則而接連佔領房舍,起初我方只能一邊罵一邊節節敗退,後來,我們發現「閒置空間」也是空間(好像有點廢話的感覺),便轉而投入開發那些市場不需要的空間,例如隔壁阿嬤家的屋頂,別人家的陽台,這類「賺不到錢」、「遊戲規則之外」的所在。秉持的空間經營策略都是從「玩」中衍伸,逐步創造出「荒地」、「天台乒乓球場」、「自便漫畫店」,一直到最近的「廢柴遊樂園」,敵方取得的空間則生出「模仿他人的冰淇淋店」、「千篇一律的夾娃娃機」、「短線複製的連鎖飲料店」,突然之間,似乎有種雙方勢均力敵的感覺,若把「好玩」或「帶來快樂」做為指標,我方根本完勝!

「廢柴遊樂園」最初的設計草圖。

活絡社區,誰說只有賺錢才有價值?

其中「廢柴遊樂園」這個就厲害了,70多坪的空地,位於正興街國華街口,是非常熱門的黃金地段,土地持有者陳百棟先生,有其日後的建築規劃。在那之前,一般這樣的土地會用來做貨櫃市集等匯集人氣的臨時性商業聚落,也有夾娃娃機業者去找他洽談合作。但百棟先生來找我們這些地頭蛇,委託街區協會代管這塊地,我便順勢向他提出弄一個遊樂園的想法。

於此同時,台南市政府觀光旅遊局有一筆不到10萬的預算,要提供給街區作為佈置耶誕燈光裝飾的經費,我便向市府告知我們有打造遊樂園的想法,打算以此經費創造樂園,取代過於喧囂早已失去本質的耶誕活動。得到同意後,我感覺老天爺似乎有參一腳,祂也想玩,於是成全我們。

素人設計師們都為了「廢柴遊樂園」忙得不亦樂乎。

那陣子我們籌組了一群maker團隊,西市場的薏仁店老闆、杏仁茶店夫婦、國寶級電影看板繪師的大徒弟、正在幫鄰居裝潢的全能木工,還有產品設計系及都市計畫系的大學生來幫忙。我們這群開店的素人設計師,依照想像及網路找的外國DIY資料,畫出各種奇趣遊具,然後一一實際創作出來,遇到問題再臨場即興發揮。製作材料全面採用廢棄材料,一方面嘗試回收再利用(可以算是我方的策略),同時在拮据的經費中能做得更多。

開幕活動是金曲歌王演唱搭配輪胎主題的kuso露天電影!

樂園的核心物件是由廢輪胎構成,賣薏仁湯的老闆(現為全職父親,帶著5歲女兒)在網路上找到很多以輪胎打造的遊樂園案例,看起來都相當的迷人,於是我們開始四處搜集廢輪胎。以前曾在空地旁賣蔥油餅的老闆後來加入我們,負責輪胎搜集,與汽機車行培養出默契,已經能趕在環保局之前先行取得輪胎,大大小小應有盡有。耳聞我們自力打造遊樂園計畫的民宿主人主動提供廢棄木材,還有園藝友人通知某處建地有要淘汰的行道樹,讓我們去搬來運用,這社會的廢棄或流動資源還真是豐盛,簡直取之不盡。

廢輪胎是打造遊樂園的核心物件。

Maker們的DIY功力,讓廢棄物化腐朽為神奇。

施工期間,路人、遊客們感到好奇會來拍照或詢問,鄰居阿嬤們也來關心,還有許多沒有表明身份的人停車在旁邊觀察。畢竟這麼一個寸土寸金人人覬覦的地段,搞這樣奇怪(白癡)的事,不太尋常。

連鄰居阿嬤都頻頻跑來關切。

夜間收工前,一位自稱附近商圈理事長的大哥來,問我們在幹嘛,做這個要收門票嗎?我們說不用,他不以為然的說些老生常談的道理,什麼要像高雄一樣拚經濟,我跟他說一個商圈,不能只有商業,要有餘韻,但他顯然不太認同,悻悻然離去。沒關係,至少我們做這個公園,讓人產生停頓,引起討論,或許餘韻就慢慢出來了。

廢柴遊樂園開張,歡迎各路廢柴來挑戰!

就這樣,一個街區公園,我們一群素人採用四處蒐集來的廢輪胎廢木料,在忙碌工作之餘的空檔,花了3個工作天打造「廢柴遊樂園」。有媽媽來幫忙,小孩在旁邊寫作業;也有爸爸來幫忙,他的小孩試坐後夾到手,他看起來心疼但沒有抱怨,而是再自行調整缺點修繕。慢慢的,ㄈㄟ、舞台、蜈蚣重機、無名碉堡、搖搖馬、嚕嚕車、輪胎吊橋、廢物翹翹板接連完成。

有時候會有媽媽來工作,小孩就乖乖地在旁邊寫作業。

漸漸成形的「廢柴遊樂園」。

開幕至今2個月了,遊樂園一如預期的吞吐了大量逛街的遊客,大人小孩在其中得到樂趣,遊具也經歷了巨大的壓力測試。經常參與其中的鄰居小孩們會三不五時來回報損壞狀態,甚至幫忙把鬆脫的零件撿來店裡。起初我們這群販夫走卒設計師回到日常忙碌,眼見蜈蚣觸鬚斷了、嚕嚕車輪胎掉了、搖搖馬斷頭了,先按兵不動,坦白說或許也有點無力尚待復甦,觀光熱區裡到底長年累積了多大的社會壓力,至少,那些都在廢柴裡得到釋放,屍橫遍野的遊具是抒解後的證據。

然後,看不下去的maker夥伴們,開始逐一修復,壞了再修壞了再修,我很佩服他們看著斷裂蹺蹺板的那種態度,「咦?應該是可以10個人站上去都不會斷才對啊!」「啊!這裡要再加強……就沒問題了」,如此反覆的修煉,把破壞當成是民生自然問題的精神,讓廢柴遊樂園隱含的神性都激發出來了。

當然,激發出來的不只神性。某天聽鄰居說,每天入夜時會看到附近賣金紙的阿伯去幫忙關燈,他可不是我們安排的工作人員,就單純是看著在意著的人,自主的去關照這個場域。移植來的植物,亦有鄰居主動地去幫忙澆水,一條一條隱形的線,與樂園產生連結,形成守護的力量。

去年底,台北有一群關注社區及自造公園的同道中人,看見我們的行動表示要來交流參與,想知道我們如何以低預算高動員,又有效率的方式打造樂園。我們先到「天台」談彼此做的事,夜間在「廢柴遊樂園」舉辦party,第二天中午即興弄了場南北廢柴對抗賽,除了木製橡皮筋手槍射擊、輪胎彈珠台對戰,還有由人稱二師兄Roger的maker,暗自研發的秘密武器「電鑽發動木造自走卡丁車」順勢登場較量,整個「玩」得很認真很用力,很有未來性!更重要的是「很快樂」。

「南北廢柴對抗賽」盛大展開。

二師兄的電鑽自轉車 VS. 廢輪胎嚕嚕車。

歡樂的廢柴party。

小朋友也爬到高處欣賞,頗有世紀末孩子王的氣氛。

地主百棟先生看我們「玩」出些名堂,有聲有色的很活絡,樂得告知原本說好2個月的借用期可以繼續,讓遊樂園延長開下去。當然,我們也事先設想好了:當這個臨時「廢柴遊樂園」閉幕的那天,要來辦一個「告別廢柴拍賣會」,邀請有廢柴特質的歌手來演唱,並進行遊具拍賣,隨性成交即刻帶回,留下來的的則就地拆解,功成身退回歸廢物本質。

你說,那什麼都沒留下嗎?我倒覺得,更好玩的已經在某處悄悄地凝聚。

在那之前,「廢柴遊樂園」仍持續開放,歡迎大家來耍廢玩樂,慢慢地,你或許也會成為「我方」,看見真正的烏托邦。

一個街角遊樂園能帶給大家這麼多樂趣,不是賺錢收費可以取代的!

瀏覽次數:8677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高耀威 基隆出生 定居台南

於正興街開店賣衫擔任櫃男

過著月休十九天的適切生活

顧店之餘經常旅行四處交友

出版過「七種民宿的旅行」

在街上與鄰居組成「正興幫」

共同出版視野窄小的「正興聞」

合力推廣不斷增生的「正興貓」

熱衷於各種社會實驗

活動習慣不辦第二屆

主張見好就收點到為止

由於太囉嗦只好寫專欄

平衡自己與世道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