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本文圖片皆為楊哲豪、高耀威攝。

端午連續假期,我跟一些朋友,在台南市定古蹟「吳園公會堂」裡,辦了一場型態有別於市集的市集,活動連續三日,從四面八方來了許多人。除此之外,19年來最晚的梅雨季,挾帶著媒體形容為致災性的豪雨也來了;匯集近60間廟宇的祀典大天后宮「府城迓媽祖」文化繞境活動,也同時來了,總而言之,相當的熱鬧刺激。

市集名稱叫做「島上正好有草」

名字頗為繞口,意涵是取自本次合作的三個單位。「島作」是一群台中設計獨立品牌領域同好組成的市集策畫組織,受到日本愛知縣舉辦的《森、道、市場》的啟發,發願要在台灣弄一個高質感的台日市集,2017年在松菸一辦成名。「草率季」位於台北,是精擅於整合世界藝術書刊的藝術設計界組合,以自由奔放的靈魂創造出具有野性之美的市集,顛覆了台灣市集的慣性構成元素;「正興幫」則是台南地域街區非法定組織概念,去年我思索以更靈活不拘泥的方式突破行動限制,衍伸出處理街區事務的合法單位「臺南市街區正興同協會」,以及透過營利模式提出社會創新的公司「諸事正興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的股東來自不同領域,依照專案組成執行小組,本次由我擔負企劃整合,西屹設計執行空間設計及龐大的行政作業。

就三個合作單位來說,「島作」負責其體系的攤商招集與票務,「諸事正興」負責整體企劃與在地招商及統籌執行,「草率季」擔任活動主視覺及獨立策劃一個展,各取一字組成「島上正好有草」,本來是有點隨興地取名,設想英文名稱Weeds in the island 時,突然覺得似乎也意旨著,島國台灣擁有豐盛的資源,島上的人像野草般堅韌不息。(之後三個單位以「島」「正」「草」稱之)

順著這個勢,幾番尋覓活動場地,最後決定承租臺南吳園公會堂及地下室的展覽空間,用深厚的古意硬體來包容北中南三種不同風格的組織。「草」決定在地下室策劃一個獨立書刊風格展區,「正」則會在公會堂內規劃一個具有台灣式野草風貌的市集,將「島」系的台日夢幻品牌班底,融合南方的獨立品牌職人,再配合公會堂的舞台硬體條件,規劃具有台南在地性的表演節目,讓市集在走走逛逛購物之外,增添娛樂饗宴。

台南公會堂,是我們最後選定的地點。

限制產生創意

五月初,參與新型態閱讀推廣活動「獨角獸計畫」的年會時,創辦人李惠貞主持時說到「限制產生創意」,公會堂是市定古蹟,在租借使用上的條件限制很多,室內不可飲食,牆壁地板不可釘黏,電量使用亦有其保守預估,我們因應這些限制,開闢了公會堂右側廊道,設置「台灣在地料理飲食區」;又皮癢自己加碼一個限制「必須嘗試捨棄常見的模組化攤位結構」,設法提出攤位區隔的新概念。

由綠色竹子搭成的攤位結構,不同於鋼架的冷硬而更有自然感。

負責空間規劃的「西屹設計」決定使用循環性高的台灣性格材料竹子,又為了保持青翠,從竹山鮮採運送而來,打造一片綠意的空間;攤位的招牌在視覺上為求其整體性,以雷雕的方式在竹板上呈現,所有品牌名稱則由正興街上豐發黑輪店的帥氣老闆書寫。這樣一來,野性的台南style台灣味架構就給他跑出來了。

草率季的B1展區則是受限於拱型建築造景,於是他們延伸公會堂的竹子材料應用,將空間切割錯置,再以率性風格的紙箱、施工防塵布、日光燈管,搭配低煙噴霧突破空間的限制,創造迷幻又有流動感的獨立書刊場域。

在不一樣的奇幻空間看書,是不是別有風味?

什麼代表台灣?

在思考空間佈置時,經常在腦海裡出現一顆代表台灣的巨大綠色星球,因為近年開始登高山的關係,曾看到過一篇資料,台灣超過3,000公尺以上的高山有269座,是全世界高山密度最高的島嶼,我在正興街顧店時也經常遇到被台灣的自然環境吸引而來的世界旅人。

後來透過直覺與緣分的牽引,找到認識多年的「樹悟石」植藝家小呂姐,騎著腳踏車去到她的秘密都市綠洲裡討論,後來順著腦海的線索在公會堂入口上空吊掛綠星球,記得小呂姐把事先打造的不鏽鋼大球照片傳給我看時,看著看著夜裡興奮地睡不著一直笑。

實際執行時,專業的水電達人劉師傅確保安全、先協助將大球吊掛起來,小呂姐站在鷹架上裝置植物,她設計以大量的各種蕨類搭配空氣鳳梨等輕量植栽包覆成球。這讓我想到2017年樹德科技大學「蕨對值」設計團隊,曾以十種台灣蕨類設計成紙鈔,奪下德國紅點設計最佳設計獎,台灣是全世界蕨類最豐富的國家,還被人說是「蕨類王國」,那麼,這個「蕨星球」,不就是台灣了!想到這裡,實在是很感動也很佩服,台灣人有時候都不知道我們有很多很厲害很強的人才。小呂姐平時看起來就像鄰居大姐,復活的夢幻料亭「鶯料理」的植栽設計可是出自她的手藝咧。這次能找到她出馬,創造出一顆「蕨星球」,搞不好是媽祖的安排。

高高懸掛在會場上方的「蕨星球」。

什麼代表台南?

基本上,我拋出這個子題目,根本挖坑給自己跳,我不是台南人,根本沒資格定義台南啊!好啦,台南鄉親先不要森七七,就一個在地活動的策劃者來說,我只是很想讓別人知道,我所生活的城市裡,有很多很棒的人,自然而然的想分享給其他來玩的人們。

活動第三日的壓軸趕緊先敲了「南吼音樂季」靈魂人物,台南金曲歌王謝銘祐(黑哥)坐鎮,第二天的夜晚是「奔放音樂節」的策劃人吳敏慈,由她擔任小提琴獨奏(寫到這發現台南民間的音樂相關活動還真旺盛啊!),第一天的活動全由奉茶老闆葉東泰大哥協助規劃,劉建志老師的拓譜樂團、黎瑞菊老師鋼琴演奏,搭配尹瑤瑤老師演唱、台南的女婿日本人大洞敦史的三味弦彈唱,再加上阿卡不卡人聲樂團的系列組曲彈唱,演出陣容全部是在地生活的人,那個調性或許就能帶出台南味。

在地音樂家吳敏慈小提琴獨奏。

在公會堂這樣的古蹟,該放怎樣的音樂,這個問題在於決定於市集配置DJ時不斷地想,不然索性做一個實驗,就看不同的音樂在百年古蹟裡會有怎樣的火花囉!

原本打算找「蘿拉冷飲店」的老闆林文濱來放歌,除了熱愛老房子與健身(什麼?),開了甜點店與酒館之外,他之前曾是誠品音樂館的館長,音樂素養很好,有其獨到的品味,我喜歡找些像這樣有隱藏版第二專長的人出場,給人驚喜的感覺。後來文濱反而推薦我找「民生電氣」,一群專門舉辦電音音樂派對的台南年輕人組合;又推薦我找「陳德政」,當時只覺得天啊怎麼可能,沒想到德政就答應了,於是有一天是四位年輕DJ播放不同的電音曲風,當時頗讓某些攤位主的心臟受不了,同時也有許多年輕攤位主感到興奮;另一天則是陳德政品味的選歌播放,這就普遍得到陶醉的回饋,從歌曲的喜好,也可以探視市集族群的年紀輪廓。(陳德政也是台南人,他的爸媽當天還特別來參加活動。)

不同的DJ,帶出不同的音樂情調。

「逛市集而已為什麼要買票啦!」

由於是售票市集,經常聽到這樣的疑問「蛤!買票才可以逛?為什麼要買票?」,由於提問的人不像各位,看過上面落落長的心路歷程,不免會有點嚇到,逛花園夜市都不用買票了,這裡竟然要。

我都會跟對方說,那是因為我們被社會風氣養成太過注重CP值,長久下來,不小心疏忽了無形的價值,喬事情算不算是一門專業、創意該不該有價、服務是不是該付費、構成這一切的畫面是否該被肯定,所以眼前的不只是公會堂的租金、水電費、竹子的價錢……,還有很多看不見的運作投入讓活動完整,因此各位購票入場,是支持這些軟體的成果,是認同我們日日在生活裡取材所轉化出來的一場盛宴。

以往舉辦市集的資金來源通常是向擺攤者收費,試算一攤2,000元,30攤6萬元,要負責場地租借、帳篷租賃、行政管理、行銷宣傳、海報設計,拚一點還要有音樂表演,前置作業還經常拉到三個月或半年,這樣的運作資金,連上班族最低薪資都不到,自然無法跳脫出新的模式。若能養成購票的習慣,讓市集策畫者擺脫志工的腳色,藉著民眾負擔的小額入場票,憑收益的多寡取決於市集的吸引力,若做得好有市場得到口碑與資金,又再能持續創造出新的模式與無形價值,民眾也能享受到更多樣的市集表現形式。

市集不只是排列攤位,還有許多細膩的構思才能營造出獨特的氣氛。

橫跨不同世代的活動參與者。

也因為從市集是一門生意的角度來思考,「島上正好有草」收取門票、攤位費、拉贊助,聚集資源以商業運作,除了市集的三個合作策畫單位,現場工作人員全部給薪,表演嘉賓及DJ也全部付費,藉此想測試以一門生意的角度來看,這樣類型的市集所需要的執行預算,透過練習,希望下次能再更好。

工作人員主要是從這幾年跟隨正興街一起合作過任務的學生中招募,有曾經加入正興聞編輯的南臺科技大學資訊傳播系學生;有一起在鄰居家屋頂打造木屋天台的南臺科技大學產品設計系學生;有上個月才在正興街舉辦「正記丸」的臺南藝術大學材質創作與設計系畢業生;再加上正興街的店友以及曾在街上店家實習過的學生,平時在街上一起玩些街區社造實驗,偶爾也能一起工作創造價值,延伸街頭社會教育的另一種價值。

一場市集,仰賴許多不同人力的幫忙。

市集的社會創新

談到社會教育,我們有沒有辦法透過短期市集,嘗試練習提出社會問題的解決方案?「島上正好有草」的練習有三個。

第一個是在市集裡提倡「減少一次性容器的使用」,引入合作單位「人嶼物」的「好盒器」租用方案,客人購買餐飲若沒有自備容器,可以先向「好盒器」租用它們所提供的器皿,刀叉5元,杯盤碗10元,在他們於現場設置的平板app輸入電話,即可租用,用完歸還,若要重覆使用就自行清洗。由於事先與飲食攤商協調所需器皿,取得推廣共識,大多都會跟客人引薦使用「好盒器」,並刻意把使用率高的攤位與之相臨,活動使用率相當良好。不過廚餘回收及器物清洗的後續流程,我們還得思考配套改進方案。

容器出租的概念,讓沒自備的人也能環保。

第二個,是推出「舊城區小巴循環路線」,近幾年台南成為觀光熱門城市,大眾運輸的不便利經常受到遊客詬病,除了政府主張的未來輕軌建設的計畫,短程雙向循環小巴則是熱衷交通的民眾私下會提出的方案,於是本次我們向「府城客運」承租一台小巴,在外觀上設計了活動的主視覺包裝,不只是火車站往返公會堂,還特別規劃熱門停點路線,希望能產生循環拓展出去,民眾可以憑活動票卷免費無限次搭乘。藉此練習微型交通方案的實驗,初步檢討,使用量不高,一方面因為宣傳不夠透徹,一方面音樂廟會影響交通造成大量塞車,一方面則是民眾習慣還沒養成,希望未來每次精進,逐漸增加使用量。

島上正好有草接駁車。

第三個,是設立「雨傘收納櫃台」,因為下雨,正好測試雨具處理模式,關於公共空間收納雨傘,要保持整齊,不提供塑膠套,同時避免室內雨傘滴水,這次「島上正好有草」的方案,是設置雨傘收納保管櫃檯,入場前貼上號碼貼紙,由工作人員協助收納擺放,客人離開時憑號碼領取。

為了提升收取效率,貼紙顏色分成四個,客人取貨時告知,黃色5號、綠色20號、藍色58號……,依照顏色收納,工作人員可以找得比較快。客人們可以安心逛街不用擔心雨傘被拿錯,經過人工歸納收整的雨傘也不會影響活動入口的景觀。

不同顏色的貼紙,在代收雨傘時很好用。

市集是場一期一會的爵士樂

三天的活動有兩天下著間歇性大雨,祀典大天后宮媽祖繞境造成交通堵塞,在這些老天安排的環境因素下,那些幾個月來一點一點構成的人事物也在市集裡發酵,台南壁畫之王許荷西來幫你畫似顏繪,國寶級電影看板繪師顏振發老師預約制大型肖像畫於現場創作,不同的表演者吸引不同的族群在同一個空間流動,場域裡夾雜著中文台語日語英語的交談聲,巨大的蕨星球吸引眾人的駐足仰望。陳德政播放音樂時突然協助廣播某某某的車要被拖吊了,戶外走廊飲食區因為間歇姓爆雨開始積水,小朋友在裡面跳來跳去,攤商之間彼此穿梭交流與交易。

大型肖像創作引來許多人駐足。

市集總算來到最後一天晚上,謝銘祐老師穿著夾腳拖短褲登台,我們把全場的大燈給關了,我違規拿出啤酒給他在台上喝了再唱,正在舞台後方甜蜜享受似顏繪的馬世芳突然被我邀請上台客串主持,底下民眾有的坐在以合唱臺堆疊的島上,有的坐在地上,攤商們停止買賣,一起聽黑哥唱醉人的歌,這一切沒有刻意安排,與大雨及廟會混在一起,交雜成一曲即興的爵士樂。

活動結束撤場時,顏振發老師的徒弟吳昊澤跟我說,師父很開心,顏老師是個嚴謹的人,他被拉到一個新的場域,在裡面被理解被觀看,他也看我們,看這些新的事物,隨著台上台下心內心外,不同的舞台與觀點觀望,心自然慢慢被打開了。市集不只是走馬看花,市集能給我們這般的生命體驗。

壓軸的黑哥謝銘祐現場演唱。

來逛市集的馬世芳臨時串場主持。

「島上正好有草」因為空間大小的限制,攤位不多,精心挑選,來的客人因為購票入內,加上舞台有不同的演出,停留的時間拉長,與各個攤位品牌能反覆接觸,從不同的角度再三的觀看,與創作人的溝通機會增加,也能提升對作品價值的理解。

場地復原驗收那天,公會堂的管理人帶著笑意跟我說,這個市集讓她花了很多錢買了好多東西;保全大哥也趁開門之前搶先來購買日本店家「ocean cafe」所推出的飯糰組合,一盒3個300元,他買了兩盒,說想嚐嚐看,這些探索、認同、交流、感受、品味、咀嚼,能逐漸改變台灣社會追求CP值的體質。也謝謝在大雨及打結的交通中,特地前來的將近2,000個你們,成就一個台灣式的市集,在台南。(購票入場約1,700人,工作人員約300人次。品牌列表請見活動網頁。)

台日職人攤商及工作人員。

註:「諸事正興股份有限公司」股東具有社會企業的意識,營餘將再提撥投入社會創新事務。

瀏覽次數:7428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高耀威 基隆出生 定居台南

於正興街開店賣衫擔任櫃男

過著月休十九天的適切生活

顧店之餘經常旅行四處交友

出版過「七種民宿的旅行」

在街上與鄰居組成「正興幫」

共同出版視野窄小的「正興聞」

合力推廣不斷增生的「正興貓」

熱衷於各種社會實驗

活動習慣不辦第二屆

主張見好就收點到為止

由於太囉嗦只好寫專欄

平衡自己與世道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