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截取自社大藝術基地臉書專頁。

「協力造樹屋」,是社大藝術基地「和平一號」的參與教師們,在課程開發時的學習方案。這個想法的出現最早是兩年多前,在前一個營造基地雅歌藝術基地,木工助理教師顏世宏老師提出的。當時對於要在基地外的黑板樹下蓋樹屋,參與營造的老師們有一些討論:

「樹屋是人生的夢想,在樹屋裡面,可以讓人有遁世的感覺。」

「黑板樹上蓋樹屋,恐怕不太好,開花季很臭,樹質不耐久。」

「樹屋一旦蓋上去,基地會不會變吵了?原有的自然與寧靜就不見了!」

蓋樹屋這個意見,反映著當時的幾個處境。首先,藝術基地是一個集體夢想的實踐之地,並非一個人所能主導,基地中任何一個人夢想的提出,需要如何面對?其次,我們對自然的知識是否有足夠的了解?第三,在人的使用和自然景象之間,我們該如何抓到一個恰當的界線,讓基地營造可以兼具學習與生活?

兩年多前這個蓋樹屋的提議,因為使用權上無法主張,同時又是在藝術基地營造初期,有更多的營造事務須優先處理,因此這樣的想法就被擱置下來。

從喝茶吹風的木頭平台到結合周遭社區的樹屋想像

藝術基地搬遷到現址和平國小後,我們又有了一個長條形的樹林區,位在「快樂木頭人」木工教室東側,同時面向「大地學堂」,充滿和自然與土地的對話機會。因此,這個蓋樹屋的意見又再度被提出討論。

大約是在遷入和平一號藝術基地後的第3個月,木工王炳文老師在基地行政會議時,望著窗外的桃花心木,指著東側的水泥牆,有感而發的說:「這裡如果開扇門,通向外面的自然,然後可以坐在平台上,喝一杯茶,那對做木工的人而言,就幸福不過了!」

在場的人開始討論起這裡的戶外營造可能:

「這裡夏天很熱,面西的教室很酷熱,因此在東邊較為陰涼,有個平台可以休息一下。」

「冬天風大的時候,東邊也可以避風。」

「小朋友可以有個祕密基地,在這裡閱讀大自然。」

「這個地方可以營造作為休息、喝咖啡的地方,也許日後還可以營利?」

就這樣,從原本平台的提議,漸漸產生了樹屋的概念,而旁邊的桃花心木也成為第一個樹屋選擇。經過幾次與和平國小校長的討論,他很支持我們的想法,也覺得有這個樹屋後,可以再加碼在旁邊規劃休憩區,提供週邊社區使用,甚至發展與阿公店溪、橋頭一帶自然生態旅遊集合的行程。基地的發展,就是這樣生長出來的。

有興趣要參與建造的人,大家找個時間討論一下吧!

整理這次意見被接受的關鍵,第一是使用權的釋放;第二是在「需要樹屋」的面向上提出,並非是單一個人的夢想;第三是蓋這個樹屋具有公共性,可以提供小朋友學習與閱讀的空間;第四是提出這個概念時,基地團隊已經具備相互間的信任與默契,知道這是大家的事情。接下來,便是如何做?如何進行?要在哪一處蓋?要蓋成什麼樣的樹屋?

蓋樹屋這個意見,在「快樂木頭人」的臉書私密社團中發酵:「各位快樂木頭人們:和平藝術基地即將要造一座樹屋,有興趣要參與建造的人,大家找個時間討論一下吧!」

第一次的工作會議,有6位老師與學員參加。當天討論了:蓋樹屋的目的、過程與方法釐清,當然還有每個人參與樹屋建構的想法瞭解。在這個會議中,我們確立了蓋樹屋的理念:以過程的公共學習、協作能力為重點,另外也確認了施作工法。我們的共識是:這是社區大學平台上的學習方案,因此蓋樹屋只是一個工具,在蓋樹屋的過程中,人的學習才是重點,透過蓋樹屋的過程學習與他人對話、協作的能力,一起解決問題、一起共構願景、發展願景。

工法的部份是大家較為擔心與不足的地方,因為在場的人,幾位木工老師都只有木工方面的經驗,缺乏建築工程的專業。還好其中一位學員有系統作業的經驗,在這次會議中提供了相關意見,讓大家對這個蓋樹屋的學習方案開始有信心。會議結束後,我們擬訂了學習方案,也開始對外展開招生作業。

行動構想的實踐與挑戰

第一堂課開始時,這個課程總計招募了25位學員,其中男性佔多數,女性學員大約有8位,有3組親子組,都是華德福的家長。其中有一部分學員是自然生態學習者、另一部分學員是木工學習者,還有一位建築工程專業者。學員當中有許多人是為了蓋自家的樹屋而來。

在這25位學習中,也有兩位是精神有些障礙的學員,其中一位較為嚴重,在討論中常有脫稿的表達,某些學員也難免對此有些隱微的情緒。我當時心裡出現了一個聲音:這會是大家在蓋樹屋的學習歷程中,要一起學習的功課。

學習中,我們藉由大愛電視台一支《蓋自然家屋》的節目,一起探討在自然中蓋樹屋所牽涉到的議題:自然與人的需要如何得以平衡、樹屋搭構需要具備的基礎認識,在環境紋理上、材料與造型趣味上、與他人協作上的學習機會。第一堂課的進行順暢而充實,在蓋樹屋的團體協作上,有很好的準備。

上完第一堂課的三天後,學員的一通電話,讓團體協作有了開端。學員對於蓋樹屋所需材料有所憂慮,協助連結環保局在廢棄木料資源上的主辦者。於是我們見了面,隔天又一起到岡山區一處私人的廢木料處理場去參觀。當然,我們蓋樹屋的材料問題,幾乎全部得到解決,而且符合藝術基地一向以來將舊料再生的理念。

第二次上課,我們一起分享了各組針對樹屋所找到的資料,這是一種共學的方式,有點像是讀書會,我們當中沒有哪一位是老師、專家,而是一起學習蓋樹屋的所有概念與工法。下午,我們進入樹屋所在場所,觀察地水風火的型貌與流動,在所有動作開始前,我們圍在一起,從一首詩的朗誦開始,接著,再以各自的靈性祈謝天地、大樹、自然。這首詩是這樣的:

我祈禱 地球永遠美麗、生機盎然
我祈求 每一個孩子都能看見有希望的未來
我盼望 因為我們一起蓋樹屋
  天地、大樹、自然,和所有人都能幸福生活
感謝天地

整體祈謝儀式完成後,我們再一一向每棵可能發展為樹屋的樹木打招呼,分別是有超過70年的桃花心木、大葉欖仁、木麻黃樹群。

第二天上課時,大家進行對樹木區場所的認識,並藉著兩張圖表發展環境觀察,選定想要蓋樹屋的位置與對樹屋的想像。這個設計主要是協助學習夥伴發展環境知覺,藉再和他人一起討論並形成具體想法。但是這個過程顯然形成了挑戰,因為學習夥伴們對具體樹屋的發展更感到迫切,容易掉入樹屋的範疇而忽略了過程。這個問題的出現,也促使教師團隊調整了第三次上課的方式。

一個調整,創造兩個導引的創意

第三次課程的調整是這樣的:針對學習團隊選定的木麻黃區,在早上進行團體體驗,準備兩座高架梯子,可以讓學習者爬上爬下體會高度,並在這個場所辦理戶外教室,整個活動就在這裡進行,藉此讓學員體驗此處是否完全具備蓋樹屋的條件。下午場則仍維持原來設計,製作樹屋模型,但樹屋的選定調整為在社大藝術基地和平一號的臉書粉絲頁上公開票選,因此學習團隊不僅要作模型,還要以影片方式介紹小組的樹屋設計概念及功能。

後者的改變,主要是針對學習團隊過度聚焦在樹屋的急切性,以公開票選方式,讓與藝術基地有關係的所有人一起決定。這樣的調整是否會產生公共性的學習,還在觀察中。

這一次上課的前三天,學員跑來找我,表示他這一週利用時間,做了上週小組成員繪製的樹屋3D模型圖,而且還做了三個圖。我聽了目瞪口呆,因為3D模型圖很花時間,他怎麼會這麼快就完成?談了一下,才了解這位學員是工業設計專業者,做3D模型對他而言很快,他同時建議,3D模型可以更精確掌握結構上的問題,他願意在上課時為學員們介紹,若有人也想做,他可以幫忙。

成人學習者充滿不同經驗,在這門課程裡充分的展現出來。在教學設計中,這是可以掌握的機會,讓學習者的成就感與學習者彼此的連結性可以從這裡長出來。因此我邀請他在接下來的課程中分享他的作品,希望因此讓團隊更清楚樹屋的空間與結構。

過程中的整理:長出來的學習內容

雖然這是協力造樹屋的學習方案,當中有教師群一同討論嚴謹的教學設計,方案也很能激發學習者的學習動機。但是從第一堂課到現在,過程促使我們必須按著成人的學習特性去借力使力,調整學習策略。對於規劃的教師群而言,這其中充滿挑戰與機會;對於學習者而言,可能也充滿著協作的學習成就感,因為這樣的調整,讓學習團隊可以動起來,讓學習的本身變成充滿著對話、趣味與挑戰,雖然現在才進行兩堂課,但已見一個充滿活潑生機的學習歷程在生長。而師、工、學的協作性,在這樣的過程中也顯見共學的型態,這樣的共學是否長成具體的樹屋型態,是可以再觀察的。

(作者為高雄第一社大校長。)

瀏覽次數:2732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全促會」是一個支持各社區大學扎根田野、催生公民社會的成人解放教育倡議組織,「社大好野」專欄將致力詮釋社大的實踐經驗,從社大的觀點爬梳社會的發展。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