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義民廟的「褒忠亭義民節祭典」於104年3月26日被文化部公告登錄為重要民俗,但文化部特別強調登錄理由與指定基準──「不包括神豬重量比賽」!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拜讀聯合新聞網「鳴人堂」日前所刊登一篇民俗研究者的文章〈神豬要不要?從民俗文化的邏輯看起〉。整篇文章除了誤解多年來動保團體批判該議題的重點,對「動物福利科學」發展亦毫不瞭解,只從民俗現象「存在即合理」的視角,合理化「賽神豬」背後涉及的他者痛苦與動物虐待問題,並以人類本位的觀點看待並詮釋動物的血祭與犧牲。

是反對「神豬重量比賽」,而不是反對「神豬祭祀」!

多年來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有關神豬議題的動保倡議總一再被模糊焦點,將反對「神豬重量比賽」扭曲為反對「神豬祭祀」。

任何信徒飼養或購買一隻正常、健康,並經人道屠宰的全豬或全羊,將之獻祭給神明或義民爺或祖先,也可以彩繪裝飾、將這隻豬或羊稱為「神豬(羊)」或任何名稱,動保人士並無意見。事實上,義民祭典輪值區每年「領調」(登記)祭拜義民爺的信徒總有400、500戶以上,絕大多數都是以一般牲禮祭拜,少數用全豬全羊;至於參與「神豬重量比賽」的更是少數。同時,也有許多人堅持用鮮花素果祭拜,各有誠意在。哪一種方式才是民俗,並且是值得堅持的民俗?值得思量!

「神豬重量比賽」被反對的關鍵,在於牠的整個「被生產」過程,非常「不正常、不健康」。因為體重是比賽「標的」,豬因此被強迫增肥競重,過程裡飽受包括「下窟限制行動」、「灌食」、「過度肥胖」、「移動秤重」、「不人道宰殺」等痛苦折磨。

當然,事物的建構和存在必有其因。早年的民俗祭祀,屠宰自家養殖動物獻祭,藉以表達對神明的敬意與誠意,在那個物資相對缺乏、養豬技術尚未十分「發達」、肉品來源不足的年代,政府鼓勵農民精益求精,追求畜牧養殖的育成與換肉率,因此誰能把豬養的肥大些,自然備受稱許。但演變成「養大豬比賽」並與祭祀結合,則源於1900年日本政府於三峽成立第一個農會組織,其後逐步在各地鼓勵農民養大豬,並於祭典時舉辦「養豬品評會」評定等級,授予優等獎賞。

民國50年代,台灣養豬產業逐步邁向工業化、集約化,但廟會豬隻重量比賽拚搏面子與金牌獎賞的活動卻未退燒。由於超重神豬每頭售價可高達上百萬元,在利益驅使下,開始發展出專業的「神豬養殖戶」,讓重量比賽更加扭曲,形成嚴重的「動物虐待」!

常民的「神」豬祭祀與後來變調的「神豬重量比賽」,完全是兩碼事。祭祀的民俗非得比豬的肥胖和重量?沒有「比賽」就無法祭祀?我想,答案是很清楚的。

神豬飼養場為了讓豬增重,賣得好價錢,都用特製的不鏽鋼製的灌食器,每日數次強迫餵食。作者提供。

人的過度肥胖是病,動物也是!

人的過度肥胖是病,因此全球已開發或開發中國家,都將民眾因為飲食失衡、缺少運動而造成的過度肥胖問題,視為國家隱憂。過度肥胖不僅影響生活品質,疾病的發生率亦高,如關節炎、心臟病、糖尿病、高血壓、脂肪肝……等,平均壽命也較短。

一般人超過平均體重20%就是「輕度發胖」,超過30%就屬於衛福部所定義的「肥胖症」。人的肥胖是病,動物也一樣。近幾年世界動物衛生組織不斷強調人與動物「健康一體」,一部份強調的便是人與動物的「共病性」──許多會發生在人身上的疾病與症狀,也同樣會發生在動物身上。

豬的生理現象與人類十分相近,神豬體重動輒超過正常黑毛豬平均體重100~120公斤的6、7 倍(今年特等神豬「重量」是1,528台斤,約916公斤)。牠們因為被「下窟」而無法自由走動,最後胖到四肢骨骼變形,後期甚至無法自行翻身,膀胱遭受擠壓,無法自行排尿,還得靠人幫忙「擠尿」、翻身以避免褥瘡。這些「胖神豬」所遭受的痛苦,絕非動保人士自己的「腦補」,而是根據調查紀錄與神豬飼養者自己的陳述!

神豬過磅、屠宰都得用麻繩綑綁、拖拉,過程中豬隻驚嚇萬分,想逃離而衝撞鐵籠,常導致鼻子、嘴巴受傷。作者提供。

任職英國劍橋大學獸醫學院,世界知名的動物福利科學教授Donald Broom在看過神豬完整的飼養、屠宰解剖等影像紀錄後表示:「豬的痛覺系統跟人類相似,會因病變、淤傷或身體局部受壓等而感到疼痛。神豬的體積大到無法自行翻身或轉身,很容易造成瘀腫。內臟器官也會因為超重而受到損傷。身軀龐大,容易造成體溫過高、過熱,也容易導致泌尿功能失調。……如果有所選擇,沒有『正常的』動物會讓自己吃到走不動、癱瘓。

此外,由於豬的皮下脂肪厚,汗腺極不發達,台灣夏季高溫常導致豬大量體熱不能散發,一旦氣溫升高到接近或超過體溫時,豬體無法適應,會使心血管系統負擔過重,甚至出現衰竭、昏迷,最後熱極致死。因此強調給神豬吹冷氣或風扇,著眼點並不是豬的動物福利,因為把豬養到不正常肥胖,就已抵觸了動物福利。養殖戶真正著眼及害怕的是神豬的猝死,會造成經濟利益損失!

許多專業神豬養殖戶不斷對外表示:他們給豬最好的待遇,餵好吃的,給豬吹冷氣或電扇。甚至如作者所言:「伙食方面更是重點,除了最基本的高級飼料之外,由於每隻豬的口味不同,還需要透過多次實驗來試出豬隻最喜愛的伙食,配出更容易增重的食譜。」其實完全是自以為對動物好的想像,完全漠視「動物福利」的科學研究。就像有一句笑話:「這個世界上有一種冷,叫做『你媽媽覺得你冷』!」

當神豬重達500、600台斤時,會被下窟!在上方架設竹條、木條或鐵條橫桿,限制豬隻行動。豬僅能翻身、無法站立,更不可能運動,再加上不斷地灌食,目的只為了讓豬加速增肥。作者提供。

無法否認的「下窟限制行動」

不知道該文作者拜訪過多少專職的神豬養殖戶?不知道作者是否親眼看過那一個又一個將豬趕進凹槽飼養的「窟」,專職飼養者都會說那叫「下窟」。「窟」的上方壓著一根又一根沈重的鐵條或木、竹條,讓神豬在長達2年的飼養過程裡,像坐牢一樣,完全被限制行動,最多僅能翻身、無法站立,更無法自行走動及運動。豬唯一能做的就是「吃」,吃、吃、吃…… 不斷的吃,吃所謂「透過多次實驗試出豬隻最喜愛的伙食,配出更容易增重的食譜」。

歷經2年的限制行動、增肥飼養,幾乎失去行動能力,甚至癱瘓的神豬,因為要被「秤重」,得由一群大漢以粗麻繩從屁股後端環繞,由眾人合力將之拖出受困兩年的「窟」,有些廟甚至將豬五花大綁,找來堆高車將豬吊起秤重,常因此造成豬隻痙攣或受傷。且為避免肥胖豬過度緊迫與恐懼而暴斃,「秤重」行動前還必須為豬注射鎮定劑。

所以作者說:「在豬隻的飼養過程中,絕對不能讓他受到驚嚇,以免犯了厭食症長不大。再者,豢養環境的濕度與溫度更要嚴加掌控,豬隻也需要常常走動或翻身。」其實,絕非動保團體「醜化」神豬飼養,反而是作者的「美化」吧!

下篇請見:「知識份子」與「神豬」──誰對神豬飼養有錯視與誤解?(下)

瀏覽次數:21229

延伸閱讀

陳玉敏,亦人亦獸。在台灣與國際推動動物保護工作逾20年,投入「同伴、野生、農場、實驗動物」等各項攸關改善動物處境、提升動物福利的相關法律、政策研究調查,推動立法與政策監督。

編輯出版《動物解放》、《動物權與動物福利小百科》等書籍,撰寫各類動物議題調查報告。現在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擔任「鏟屎員」,世俗頭銜為「副執行長」。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