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人民活在專制政權裡,抽到的是人生下下籤。他們的勞動創造出國家稅收,領導者卻將這些收入賞給關鍵擁護者。領導者只提供人民基本醫療、初級教育以及足夠讓他們活著工作的食物。要是幸運地擁有其他財源,如天然資源或友善的國外捐助者,那麼連這些基本公共財都可以不必提供。

可以確定的是,專制者絕對不會提供政治自由。大部份小型盟友圈政權內的人民生活都是孤獨、惡劣、貧困、殘酷、短命。人民看到眼前的道路如此絕望,不可免地都會希望改變。他們想要能照顧他們的政府,讓他們過著安全、快樂、有生產力的生活。

經過了長久的苦難,人民為何會突然、大規模地反抗政府呢?答案是他們已到臨界點,可預見的未來已經慘到讓他們願意賭上身家,承擔反抗必然帶來的風險。人民必須相信,那些已先挺身起義的少數人可能真的會成功,而且可能帶給大家更好的生活。

這當中的界線十分微妙。如果一個政權漂亮地讓民眾相信,逾越界線等於慘死,這個政權就不太可能發生革命。沒錯,在這種政府統治之下的生活糟糕透頂,但反抗失敗的風險太高,代價太大,使得人民不敢妄動。反抗者可能被殺被囚,也可能失去工作、家園、子女。正因如此,希特勒、史達林、金正日等暴君才能躲過革命。只要統治的手段夠殘暴,就能有效地嚇阻人民起義。

揭竿起義後,就可以一帆風順?

一開始,可能會有幾個特別膽大的人揭竿而起,說他們想讓這個國家走上民主。每場革命、每次群眾運動,起頭都是民主改革的口號,起義者說新政府將讓飽受踐踏的人民抬起頭來,消除他們的痛苦。這是讓群眾走向街頭的必備元素。不過當然了,事情並不總是這樣發展。

以中國共產黨為例,他們在1931年11月7日「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成立宣言」中主張:

它是中國工農兵以及一切勞苦民眾的政權;它是代替帝國主義與中國地主資產階級的國民黨的統治……號召全世界勞苦民眾起來幫助並擁護中國唯一的工農兵革命政府,並同他們的兄弟姊妹們在一起,去消滅全世界人剝削人的資本主義的制度……取得世界的永遠和平!

這是毛澤東說的漂亮話。中國並未能實現承諾,讓一般中國人獲得平等、民主、自由,也都沒有消滅貪腐,他們的忠心黨羽依舊享有特權。畢竟,民主制度能為人民帶來幸福,但也會讓領導者難以穩居高位。除非人民有權力將領導者趕下台,否則領導者不會傾聽人民的需求。

但,無論是頑固的老年獨裁者,或是剛奪權成功的革命家,要怎樣才能逼他們先照顧人民而非自己?只要能解答這個問題,就等於解答了「一個政權何時會放棄專制,走上民主之路」。

在決定押上全副身家性命參與起義前,每個示威者都必須先想清楚代價與風險、繼續現狀的可能性、革命成功時我自己的好處等等。因此,最容易被群眾大規模示威的,不是最兇狠的暴君,而是那些有點壞、又不算太壞的獨裁者。像是古巴的巴蒂斯塔、突尼西亞的本.阿里、埃及的穆巴拉克、蘇聯的戈巴契夫(史達林則太壞了)。

許多革命最後只不過是將原本的專制政權換成另一個專制政權,有時新的政權甚至更糟糕,例如賴比瑞亞的多伊中士(取代真惠格黨)、中國的毛澤東(取代蔣介石)。但人民在參與革命時的確希望能改善命運,以民主來擴大制勝盟友圈的規模,或至少讓自己成為新盟友圈的一員。

消滅群眾運動

面對革命的威脅,領導者有兩條完全相反的路可走。他可以提升民主程度,讓人民的生活改善到不再想反抗,也可以加強專制統治,讓人民的生活變得比之前更悲慘,從此沒有機會反抗政府。

威脅出現時,領導者會走哪條路的關鍵因素在於軍隊有多忠誠。領導者知道孤立的個人對政府不構成威脅,所以他們不允許人民有集會自由,免得團結起來反抗。萬一人民找到方法上街怒吼,領導者為了生存,必然會需要有人願意出來幹點苦差事,下手鎮壓民眾。

許多領導者正是在這種關鍵時刻被支持者拋棄。1990年叛軍向多伊中士宣戰,多伊的軍隊不去迎戰,反而只顧騷擾、掠奪賴比瑞亞人民。1979年伊朗國王的士兵加入何梅尼一派,推翻國王。同樣的,1986年菲律賓的馬可仕總統也是因為維安部隊叛變,失去政權。1917年俄國人民衝進沙皇在聖彼得堡的冬宮,推翻了沙皇。當時軍隊沒有介入,是因為他們薪餉太低,而且又要去第一次世界大戰前線送死。

在這些例子中,盟友圈在關鍵時刻沒有出手支持,因為領導者無法繼續向支持者保證,只要他們協助維持政權,就能拿到足夠的酬賞。俄國沙皇、法國的路易十六與蘇聯全都是財源枯竭,無法獎賞支持者。菲律賓的馬可仕與伊朗國王則是被人發現身患重病。由於缺乏能夠繼續獲得酬賞的保證,因此他們選擇袖手旁觀,任由人民起義。

革命運動看似自然發生,但我們實在應該了解,一定要有足夠的人民認為成功的機會相當大,革命的火種才會被點燃。因此成功的專制者會降低反抗的吸引力:迅速反應,嚴懲率先走上街頭的人。這正是我們在伊朗2009年總統大選之後看到的事。政府迅速出手,毆打、逮捕、處死抗議者,直到人民害怕到不敢繼續上街。

謹慎的獨裁者會在革命之花尚未綻放前就先摘掉花苞。正因如此,我們才要重申,只有能狠心下手做非常惡劣之事的人,才能擔任獨裁者。心腸軟的傢伙會發現自己一眨眼間就被推翻了。

民主版和專制版的示威抗議

在民主國與專制國裡,對政府表達異議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在民主國裡,示威抗議簡單且成本低。人民可以自由集會,或者該說集會是權利。人民也有簡單的方法進行協調組織。

這樣的政府必須靠提供大量公共財來維持統治,當中較特別的就是一般所謂的自由,包括出版自由、言論自由及集會自由。有了這些自由財,大群民眾得以更輕易地交換對政府的看法,表達對任何政策的不滿。

這些自由也讓抗議變得更簡單,但因為人民喜歡自由,所以給予人民這些自由也能消除他們推翻政府的念頭。示威在民主國很常見,但以推翻現任政府為目標的暴動就很少見。民主統治者給人民想要的政策,因為不這樣做人民就會抗議。人民可以自由集會,領導者既然無力阻止,只能拿出人民想要的政策。

當然,有時民主領袖也拿不出人民想要的東西,這時人們就可能走上街頭,表達他們對政策的不滿。例如民主國家對外宣戰時常發生示威。有些人支持這個決定,有些人反對;反對者往往選擇走上街頭表達他們的不悅。如果反對人數夠多,示威持續的時間夠長,就有可能促使政府改變政策。

在民主政體中,抗議是為了提醒領導者人們已經不滿了,要是政策不改變,人民會把施政的混蛋丟出辦公室。但是在專制國中,抗議的意義更深遠。抗議意味著人們要推翻現有的政府,改變他們被統治的方式。專制者厭惡自由,因為自由會讓人民輕易得知原來大家都過得這麼慘,進而聯手起義反抗政府。

要是有選擇的話,專制者會用盡一切手段消滅集會、出版、言論自由,好保護自己不受人民的威脅。不幸的是,少了這些自由帶來的公共利益,人民的工作也沒有效率,因為他們連交換意見、改善工作環境都做不到。人民要是不能有效工作,領導者也會收不到稅。所以專制者必須拿捏好界線。沒有足夠的自由,人民的生產力就會低落,做的事情也不多;但是給他們太多自由,他們就會變成領導者的威脅。

天然資源豐富或外援源源不絕的國家很少有民主,這些是全世界人民受壓迫最嚴重的地方,其領導者不必栽培人民,也能有財源酬賞關鍵擁護者。儘管這些社會的人民迫切希望改變,卻無法採取行動。少了集會自由,要組織起來反抗政府非常困難。此外人民也知道,政府有錢收買盟友圈來打壓他們。由於成功希望渺茫,人民只能繼續忍氣吞聲。示威抗議非常罕見,而且只會帶來更殘酷的壓迫。


好書推薦:

書名:獨裁者手冊:解析統治權力法則的真相
作者:布魯斯.梅斯吉塔(Bruce Bueno de Mesquita)、艾雷斯德.史密斯(Alastair Smith)
譯者:王亦穹
出版:遠流出版
出版時間:2019/02

瀏覽次數:5462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