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放棄享樂是一件好事, 因為痛苦也會跟著消失。──普布里烏斯.西魯斯(Publilius Syrus

無論你的一天是怎麼過的,是邋遢還是無所事事,每人每天的生活中都充滿著個人的習慣。如果想在現有的生活中加入新習慣,就必須剔除一項舊習慣。你發現了嗎?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決定要戒掉什麼。

如何判斷該戒掉的習慣?

即使你現在沒有小孩,同樣值得思考這個問題:「我希望孩子跟我養成一樣的習慣嗎?」首先決定要戒掉的習慣時,最好先從對自己幫助很少的事情開始,或是做完之後沒有成就感、滿足感,只會留下後悔的事。

每次當我遇到戒不掉的習慣時,還會找各種藉口安慰自己,捏造出無數藉口搪塞。這時只要換個角度想,如果連你自己都後悔的習慣,又怎麼會希望孩子跟你一樣呢?相信很少人願意讓自己的小孩學會酗酒、抽菸、賭博、沉迷手遊或社群網站。

延伸閱讀:別讓刻板印象限制你的改變!

我一直對成年後可以隨心所欲這件事感到不可思議,如果我們會限制小孩每天只能看一小時電視、打一小時電動,那麼大人更應該受到限制。人一直到死亡的那一刻,都需要接受教育。

當你決定戒掉某項習慣時,要戒掉的不是行為的類型,而是你認為「這件事不好」的具體行為。例如,我小時候很愛打電動,但30歲之後我就不打了,明明我過去玩得那麼開心,現在卻瞧不起那些打電動的人。直到我聽到日本第一位遊戲玩家梅原大吾對於電玩的看法,才改變了自己的觀念。

梅原其實厭倦玩電玩,但他卻把電玩當成比賽獲勝的一種手段,所以他真正的目的是「自我成長」。為了成為電玩界的頂尖人物,他每天認真地投入好幾個小時打電玩,發現問題時立刻記錄下來,不斷改善,嘗試錯誤的過程就跟運動員一模一樣。

延伸閱讀:我兒子與他從事的行業,教了我一課!

所以關鍵就是,只要認真去做,任何事都有值得做的價值。如果能從電玩學到人生智慧,那就沒必要戒掉。雖然我已經戒酒,但我很尊敬侍酒師和釀酒師,因為他們都是從酒學到人生智慧的人。

回想我與酒精的那些荒唐日子,我無法大聲地說,酒精讓我學到人生智慧。聚餐時喝酒確實很開心,但通常第二天就會感到強烈的後悔,這就是我戒酒的原因。

不希望孩子將來養成的習慣、做完之後沒有成就感而只剩後悔的行為、還有那些讓自己一無所獲的行為。只要謹記三大原則,就能篩選出要戒掉的習慣有哪些。

所有行為都有成癮性

人生需要那些刻意享受的娛樂,問題就出在,你明知道要戒掉卻無法戒掉。成癮症就是自己無法戒掉的行為,不只是酒精或尼古丁,還有其他許多具有成癮性的物質,砂糖就是其中之一。

神經科學家妮可.艾維納(Nicole Avena)曾經做過一項實驗,研究小組長期餵大鼠吃砂糖,結果大鼠表現出強烈慾望,並產生和古柯鹼一樣的抗藥性,甚至出現戒斷症狀。在一項針對384位成年人進行的問卷調查中,有92%的人回答,他們曾經沉迷於某項特定食品,嘗試戒掉好幾次都失敗。

延伸閱讀:糖的詛咒:基因使你肥胖?

有成癮性的不只是物質。芝加哥大學醫院的約翰.格蘭特(John Grant)曾經說過:「帶有過度獎勵性、欣快感和舒適感的事物,全都具有成癮性。」不只是毒品,特定食品、購物、性愛、順手牽羊、社群網站與所有行為都有成癮性。就像我喜歡慢跑是因為感覺心情愉快,這也是一種成癮反應。

容易成癮的事物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很容易得到,因為能夠立刻讓心情愉快。就像是如果喝酒後要6個小時才能產生愉悅的微醺感,相信喜歡喝酒的人一定會變少;或是網友在你的社群網站上按讚,一個月後才會在信箱收到按讚通知,相信也不會有這麼多人沉迷社群。

成癮狀態的大腦無法判斷這個愉悅感,是因為藥物所產生的「壞多巴胺」,或是透過運動產生的「好多巴胺」影響,只是不斷重複讓人感到快感的行為而已。所以我們必須運用自己的意識,思考到底該戒掉哪項行為。

與其依靠不可靠的意志力,不如把事件當作轉機

我第一個戒掉的習慣是喝酒。我不是否定與酒有關的文化,也不認為各位應該立刻戒酒,只是對我來說,戒酒人生會更好。我以自己戒酒為例,向各位說明,戒掉某個習慣是怎樣的流程。

戒酒之所以難,是因為所有人都認為要不要喝酒可以自己決定,也不認為自己有酗酒的問題。因為很少人會從一大早就開始喝酒,才會輕忽這件事的嚴重性,沒有人因為想酗酒才去喝酒,一切都是從喝第一口酒開始,這是所有人都會面臨的問題。

我是在一年半前才成功戒酒,之前也試過好幾次,無論怎麼努力都無法成功。我喜歡喝酒,也喜歡參加聚會,和朋友一起喝酒。但是我之所以想戒酒,是因為我從很久以前就想「早起」。

美國作家海明威(Ernest Miller Hemingway)曾說他不管喝酒喝到多晚,第二天一定會早起,我想如果我擁有海明威的體質,或許就不用戒酒了。酒精會麻痺了冷卻慾望的冷系統,就算只想喝一杯就結束,很少有人能真正放下酒杯。我想過規律的生活,卻因為宿醉睡到下午才起床,再這樣下去,我再也無法養成早起的習慣。我開始厭惡這樣的生活,更質疑酒後的後悔情緒繼續占據我的人生真的好嗎?

當你想做某件事,不妨巧妙利用轉機。生病,就是我戒酒時利用的轉機。

延伸閱讀:翻轉第二人生:直覺可能就是轉機!

某次旅行的時候我染上流感,在床上躺了5天,無法動彈,被迫取消原本很期待的潛水計畫。別說喝酒,就連填飽肚子都成為奢望。不過,當我連續5天滴酒不沾之後,我發現喝酒的慾望比過去降低許多,所以戒掉某項習慣最痛苦的時期,就在剛開始的前5天。

我把握這個機會,剛戒酒的20天我還是想喝酒,看到別人喝酒也會羨慕,但是一個月過去後,我就算看到酒也沒有想喝的慾望。我聽過許多戒菸的故事,過程與我經歷的差不多。生病令人喪失鬥志,透過身體與平時不同的狀態下,正是戒掉壞習慣的大好機會。回想起來,被女友甩掉時也正是我開始極簡的轉機。翻開當時的日記,我還經常去寺廟參拜,就是這樣的轉機成為改變我的後盾。


好書推薦:

書名:我決定簡單的生活2
作者:佐佐木典士
譯者:游韻馨
出版:三采
出版時間:2019/01

瀏覽次數:2425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