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本文圖片皆為作者提供

「幸福這種東西,沒有犧牲就無法入手。」這句經典台詞出自是枝裕和的電影《比海還深》。對於漂洋過海成為台灣人妻的新住民姊妹而言,她們為了追求幸福,又犧牲了什麼?

第一個可能是「時間」:她們犧牲陪伴自己父母的時間,轉而把所有心思放在照顧台灣家人的身上。第二個可能是「享受」,捨棄餐餐有魚露、辣椒的習慣,嫁來台灣的第一天就是努力跟著婆婆學做台灣菜。

台灣人常說:「嫁雞隨雞,嫁狗隨狗。」許多新住民姊妹對這句話深信不疑。就像這篇文章的主角──素娜,在病榻前照顧公公整整3年,沒有半句怨言。從事服務新住民工作多年的「善牧基金會」社工雅甄說:「新住民姊妹某種程度還滿像台灣上一代的女性,很傳統、很溫順,只要能得到家人的肯定,姊妹們就會心甘情願地做下去。」

不管姊妹和先生是如何認識的,我們相信每個想要走入婚姻的人,心裡的盼望都是一樣的,都是想要獲得幸福。《幸福食光-新住民姊妹的酸甜人生》忠實紀錄13個新住民家庭的故事,透過閱讀希望引領讀者進入不同的觀點,一窺你我不知道跨國婚姻家庭,讓更多的寬容和理解涵容進來。

平淡無奇的幸福

素娜的家是一棟擁有80年歷史的台式老宅,幾經翻修,古厝的天井如今變身為二樓的露天陽台,素娜運用這一小方夢田種植香料,想念印尼家鄉菜的時候,只要步出廚房,順手摘取即可下鍋料理。

做菜的時候,素娜一點都不寂寞,陳大哥是她的二廚,小女兒興致好時也會跑來湊熱鬧。廚房飄散出來的香味不時會引來附近的街貓,蹲在屋簷喵喵叫。拍攝那天,素娜準備料理拿手好菜──丁香小魚炒花生,難怪貓兒如此激動。在素娜家,有丁香小魚炒花生,就一定會出現黃薑飯,彷彿黃薑飯是為了花生和小魚乾而存在的。陳大哥笑著說:「我們家的人都愛吃,酥酥脆脆、辣中帶甜,真的很開胃又好吃。」

小魚乾已下鍋,浪貓還在叫,小女兒聽了心軟,從冰箱拿出老爸海釣的魚,一邊餵食,一邊手舞足蹈呼喊攝影師過來拍照。黃昏的陽光灑下,溫暖的光線照在女孩的身上,穿越陽台也落在素娜與陳大哥的背上,讓這家人的身體閃爍著光暈,像電影一般,有種魔幻寫實的色彩,幸福就藏在平淡無奇的小日子裡。

相差20歲,卻結下美滿婚姻

那年,素娜19歲,陳大哥39歲,兩人在婚姻仲介的安排下見面,彼此下半輩子的事情就這樣定了。

陳大哥從不避諱談婚姻仲介,他反而感謝仲介這項產業,讓他覓得這段跨國姻緣。16年前,陳大哥被家人催婚、半推半就到印尼相親,看到第二個,他就決定要娶素娜回家。相較於陳大哥的被動,素娜則是在花樣年華的年紀,自作主張把自己嫁掉。

新住民為了脫貧透過仲介嫁來台灣,有些人是這樣認為。但,和素娜深聊之後,我有了不一樣的體會──脫貧只是浮上檯面的原因,更精準一點說,幫赤貧的家裡減少一副碗筷,是素娜和其他新住民姊妹竭盡所思,也是能力所及的『孝道』。

素娜的父母總共生了13名子女,身為長女,素娜小學一年級便很自然地學會燒菜煮飯,並且擔負起照顧弟妹的責任。生活究竟有多苦?素娜說:「父親的水電工作不穩定,家裡又沒有田地,食物常不夠,有時候一天只能吃一餐。」長期營養不良,嫁來台灣那年,素娜只有35公斤。

因為家裡太窮,僅能供素娜讀到小學畢業,想幫忙家裡卻找不到工作,那些年素娜一直處在無望的焦慮中。某天朋友突然問素娜:「要不要認識台灣人?」便拉著她去找仲介。想到父母的辛苦,那一刻,素娜毅然決然答應嫁給看上她的第一個男人,那個人就是陳大哥。

問陳大哥:「素娜的出現,為他的生活帶來什麼改變?」陳大哥沒有正面回答,反而給了一個很符合他老實個性的答案,「謝謝老婆,願意嫁給我這個老頭子。」總是影影綽綽相伴相隨,這對夫妻婚後用行動證明先婚後戀、老夫少妻的婚姻一樣可以很美滿。

一張傳單帶來的希望

然而,人生畢竟不是童話故事,異國婚姻也有其辛酸的一面。對素娜而言,最難跨越的是台灣人對新住民先入為主的歧視。「怕媳婦學壞、怕媳婦跟別人跑了」所以,婆婆不讓素娜出門;「怕孫女被同學欺負、被人瞧不起」所以,公公不讓素娜教女兒印尼話。

至今素娜的大女兒昱文仍記得,小時候,母親是家裡最沉默的人,很少出門、完全沒有朋友。世俗的眼光與偏見,弱化母親在家中的地位,因為語言隔閡引起的誤會和爭執,那幾年母親流下許多委屈的眼淚。

這或許也是小學三年級的某一天,昱文在學校拿到一張傳單,會覺得傳單散發著希望的氣息,回到家後趕緊遞給母親,還牽著母親的手找到傳單上服務新住民姊妹的單位──「善牧」。

把「善牧」當娘家,有了可以商量的對象,素娜決定「革命」,出去找工作,讓自己的世界不再侷限於家裡。婆婆同意,不過,希望素娜像往常一樣每天煮中餐和晚餐。翻開報紙分類廣告,社工雅甄陪素娜一家一家打電話詢問,因為時間無法配合,素娜四處碰壁。「這時候有肩膀的陳大哥跳出來幫忙說服母親,」雅甄安慰地說,很多新住民的先生都會要求太太退讓,陳大哥是疼老婆的人,他會試著協調家裡的事。

三代同堂的家族不輕鬆,但有個努力護妻的先生,素娜願意顧全大局,將所有的不舒服往心裡吞。雅甄說:「素娜的公公臥床三年全仰賴她照顧,新住民某種程度還滿像我們上一輩的女人,很傳統,逆來順受,她們不會質疑『為什麼都是我在做』,如果是媳婦該做的、太太該做的,姊妹都願意去做,只要讓姊妹感受到這個家對她的『珍惜』。」

昱文說,善牧社工很像媽媽的「谷狗」,遇到不懂的事,只要輸入關鍵字,就會馬上跑出很多方案提供參考,「其實,不只有媽媽需要社工,我也和社工姊姊成為好朋友。」

昱文有美術天分,想報考高職美術班,社工知道後主動聯繫資源,找志工幫她補習,寫卡片鼓勵她,還和她一起倒數考試日期,「簡直就像是我的親姊姊,」說起社工,昱文感覺被愛,大大的眼睛閃爍著光芒。

有些事說出來有人懂,讓人覺得心安,這些年,社工默默守護素娜一家人,像老師,更像是朋友。

共同生活的簡單快樂

時轉事移,照顧公婆的責任終了,如今素娜與陳大哥除了上班時間,兩人幾乎形影不離,素娜說:「早上先生會順路送我去上班,傍晚再來接我下班,我們會先去黃昏市場買菜,回家後一起準備晚餐,天氣好的星期天就去海邊釣魚。」嘗遍人生酸甜苦辣,驀然回首,他們覺得簡單就是幸福。

緣分說來奇妙,雖然是沒有戀愛基礎下的婚姻,但,碰到對的人,感情就會一點一滴慢慢累積,圓滿彼此的生命。

再問一次,結婚好嗎?改變你什麼?陳大哥想了想跟我說:「我把檳榔和酒都戒了,我想做孩子的榜樣。」從社工那邊得知,陳大哥在一次新住民家庭的團體活動,在很多人面前表達對素娜的感謝。趁著採訪的機會,我請陳大哥還原當天的情景。陳大哥抓抓頭,先是傻笑接著才開口,「我跟素娜說,謝謝你陪我熬了這麼多年,辛苦你了。」然後呢?我問,「她就哭了,」陳大哥面露羞赧地說。我想,陳大哥應該很慶幸,那天他有鼓起勇氣跟太太道謝。

家的味道是療癒處方

素娜家的餐桌沒有文化差異的問題。素娜說:「基本上我煮什麼,他們就吃什麼,不管我煮什麼,他們都說好吃。」採訪的前幾天是母親節,素娜開心地與我們分享,她收到大女兒做的蛋糕、二女兒做的乾燥花,小女兒把零用錢攢下來買了一朵康乃馨。三個女兒大了,開始懂得愛,也懂得大方說愛。

每個人心中應該都有這樣一道菜,它宛如定心丸,在遇到情緒無法跨越的時候,這個『味道』可以用來想念、溫暖自己。離去前,我兀自猜想,十年後,素娜的三個女兒成年離家,有一天,她們想用一道菜溫習與家人在一起的甜蜜時光,那道菜會不會就是花生炒小魚乾?!

     

好書推薦:

書名:幸福食光──新住民姐妹的酸甜人生
作者:善牧基金會
出版:善牧基金會
出版時間:2018/05

台北攝影展:
時間:107 / 5 / 10日至5 / 23
地點:光點台北2樓展覽迴廊
地址:台北市中山北路2段18號,近捷運中山站

高雄攝影展:
時間:107 / 5 / 30至 6/ 12
地點:in89駁二電影院(映響空間)
地址:高雄市鹽埕區大勇路5-1號(駁二藝術特區C1倉庫)

認識「善牧基金會」
官網:http://www.goodshepherd.tw/chtw/
臉書粉絲頁:https://www.facebook.com/goodshepherd.org.tw/

瀏覽次數:51775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