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庭妮認為土地有溫度,同時能讓人感到心情平靜。 圖片來源:歐銻銻娛樂提供。

女神的定義是什麼?在戲劇《種菜女神》中,陳庭妮演起大家的女神,她說女神應該是善良、可以帶給大家正能量,但在這渾沌未明的現實環境裡,要有單純的內心,也勢必得經歷重重關卡。

「被稱女神很害羞,因為自己還在努力蛻變中,不到全方位又睿智的年紀呀!」在《種菜女神》拍攝中,陳庭妮私下的稱號就是女神。比如「女神來排戲囉!」「女神來換衣服喔!」最初的一個禮拜還不習慣的她,第二週就把它當成是綽號,也學會欣然接受。

陳庭妮認為,女神的定義是在複雜的社會中仍保持善良的人。歐銻銻娛樂提供。

可是要當女神很難,因為同時要非常了解自己,也才能讓人看見什麼是比較對的方向。「現在資訊太發達了,我們很容易跟人做比較,比如在臉書、IG裡可能看到某個朋友背起好看的包包,就會覺得自己怎麼沒有;或者看到別人出國去玩,就開始羨慕。這些都讓自己在無形之中跟別人做比較,失去了生活該有的意義。」

出道第二年就開始走進戲劇演出,體會過自己不曾觸及到的生命經歷,但內心始終保持一貫初衷的陳庭妮認為,只要在自己世界裡找到最好、最快樂的,就會是贏家。

《種菜女神》裡她需要下田耕種,抹得一身土,卻仍笑得燦爛。「因為我本來就是菜田長大的小孩,所以劇中的菜還在幼苗期間我就能認出他們是哪一種植物或水果。」回憶起自己拍《種菜女神》的時間,拍攝現場還會故意考大家知道哪些植物是什麼,彷彿是農業知識小老師上身。但一個愛漂亮的女生,真的能不怕泥土又不怕烈日嗎?最初主創團隊在與陳庭妮聊時也帶著疑慮:「大家一直很怕我會恐懼泥土、恐懼蟲之類的,但我一直告訴他們,我一點也不害怕!」

陳庭妮在《種菜女神》中需要下田耕種,但擁有女神形象的她一點都不怕髒、不怕苦。歐銻銻娛樂提供。

等到戲殺青了,有個工作人員跑來跟她說本來很怕泥土,但拍攝時看到陳庭妮總是一個箭步就衝進爛泥裡,給了自己很大鼓勵,心裡決定要一起在泥土堆裡把戲拍完。「我不知道,自己竟然默默的凝聚了向心力。在自己沒有要克服的狀態時,反而是默默幫了別人克服某種狀態。」能讓人了解土地有溫度,同時感到心情平靜,這件事讓她有了額外的收穫。

沒想過會成為公眾人物,從害羞到自信的心路歷程

陳庭妮坦承,自己是試管嬰兒,來到這個世界的方式不太一樣,所以不希望父母傷心難過,從小做事怕犯錯,是個一步一腳印、不敢闖紅燈的乖乖牌。自我要求也高,任何事情都想達到100分,遇到挫敗不輕言放棄。如同戲劇中,自己背負著返鄉復育的責任,如何讓貧瘠的土地營造出產值,就在於女主角不輕易向現實環境退縮的性格。劇中的她回到家鄉,但現實生活卻是跑到台北來打拚,「從沒有想過自己會上來台北工作,尤其要當一位公眾人物。」

陳庭妮從小就是父母眼中的乖乖牌。歐銻銻娛樂提供。

陳庭妮說自己小時候夢想很無聊,覺得只要當會計小姐正常打卡上下班,或當DVD店的員工可以看到最新的DVD片,就已經滿足,跟現在的演員生活差異性相當大。當初的選擇,也造成她與家庭間唯一的叛逆:「我沒有跟家人討論過,但是當演員是我最想做的事情,他們感覺也攔不住我。」

當了公眾人物後所犧牲的自由,陳庭妮剛開始還無法找到排解方式,心裡很消極,覺得那都待在家就好啦!家人也為她感到心疼。「可是後來有一天我就覺得這是一個好愚蠢的想法,我現在反而會覺得,當我去搭捷運,隔壁的人會對我微笑,我也相對微笑回去,這是很好的交流互動。」心寬之後就正向面對,幸運的是家人看見她在工作上的努力,所以也開始支持陳庭妮的選擇。

回憶起拍戲經驗中的第一場戲,陳庭妮形容那時的自己好可愛:「那時候我還不會看劇本,就去問那個劇本怎麼看呀!是要全部背下來還是只要背自己的就好?」當時劇組人員跟她開玩笑說劇本當然是要全部背下來呀!結果第一天拍的兩場戲,她真的從頭到尾背下來,包括了場次裡的地點、形容演員情緒的三角形、對方台詞等都一字不漏。那最初的天真,在她記憶裡既單純又美好。

但演員總有要自我去突破的罩門,哭這件事對陳庭妮而言是非常示弱的象徵,哭戲來的時候,心中卡了關,還是靠了貴人來開導。「開啟我愛哭水龍頭的是瞿友寧導演,因為第一部戲是他執導,他一直想解決我哭不出來這件事,到底問題出在哪?他後來找到了,導演發現我覺得哭是一件丟臉的事情,他跟我說哭一點也不丟臉,喜怒哀樂本來就是人自然的反應。」

陳庭妮曾經認為「哭」就是示弱的象徵。歐銻銻娛樂提供。

除了練就在真情中自然流轉的本事,演技和自信對陳庭妮而言都是在經歷中一層層堆疊,「出道到現在,改變比較大的應該是比較有自信一些,以前看身邊出現一個女生感覺好有氣質喔!就會想跟她一樣,故意穿裙子,講話也會學她的表情,認為如果我變成這樣的女生好像會很迷人。」然而走進了演員之路,陳庭妮自我察覺,不再像以前一樣害羞,總坐在後頭怕犯錯,而能更自信地面對外在世界。

人生最幸福的,是發自內心感到知足

「一部戲殺青後我就喜歡待在家裡,把廚房弄得很乾淨,上網看食譜開始做菜,然後再一次清理,弄得很乾淨,彷彿是我自己的一種殺青儀式。」陳庭妮對殺青的想法,是用一種最單純的方式說再見,回到自在舒服的生活。

問她如果不當演員要去做什麼工作?「如果現在不當演員,我還是追求很平穩的生活吧!」她同時也給了一個有趣的答案:「不管是肯德基或麥當勞服務生都可以,但其實我還滿想去賣房子的。」當了演員之後,她把所有的吵雜放在門外,回到家,她要讓自己能感受家庭的溫度。「我其實有一個很特別的娛樂,就是如果沒事待在家,就喜歡上網看各式各樣的房子,想像哪一戶人住進去會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如果有一個陽台,是不是養狗?有幾個小孩?」她形容看房子都會讓自己感到無比的幸福和快樂。

但陳庭妮的期望很當下,沒有高遠的美夢。當一個演員,她只想用100分努力去表演。離開演員角色,她把自己當社會的小螺絲釘,「人生最幸福的是我們發自內心地感到知足,而不是以別人為基準點來評論自己還夠不夠。」或許在她不知不覺中,早就是別人眼中一直保有初心又正能量的自信女神了。

瀏覽次數:13573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世界很大,我們還有很多沒看到,一百個觀眾,就有一百種看法。螢幕裡重複與不重複,對我們而言只是溫習和開創自己另一個未知的自己。 透過影像,你會對應人生這些那些。透過文字,或許能獲得人生一部份的感受。不管如何,走著,走著,我們走進的都是自己的世界。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