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甲媽祖一進入彰化市,隨即改由彰化警方扛轎。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每年大甲媽祖遶境進香,媒體最喜歡聚集在彰化市民生地下道口,等待著媽祖鑾轎一出地下道的「大亂鬥」畫面。隨著大甲媽名氣遠播,彰化搶轎幾乎已經成為眾所皆知的「景點」,聊到大甲媽似乎就不得不講彰化市這一段,不論是香客、媒體、或是看熱鬧的群眾。

事實上,搶轎文化並不是自古皆然,反而有其發展類型與變遷的過程,大致可分為三個階段:

▋平和擋轎時期:讓媽祖在我們村莊留久一點

大甲媽祖南下經台中海線、彰化山線、雲林縣的路程中,除了目的地新港(1988年以前往北港)外,彰化市是這段路程最繁榮熱鬧的城市。在1960-1970年代,物資貧乏時,彰化市相對富裕,人口也最多,是較為熱鬧的停駕處。老一輩的記憶中,當時地方已投入接待大甲媽祖與香客的組織工作。

1970年代後,搭著臺灣經濟起飛,除了熱情招待信徒外,各角頭也用大量鞭炮阻擋媽祖鑾轎的行進,使媽祖在庄頭內停留較久的時間,讓信眾有更多時間參拜,也希望媽祖有較多時間賜福庇佑,同時動員地方人士「協扛」媽祖鑾轎。民間深信,能扛到媽祖鑾轎及持涼傘,未來一年都會獲得好運,所以特別積極參與,而鎮瀾宮看到彰化人熱情的招待,也順應彰化信眾需求,將媽祖鑾轎交予地方人士協扛,此為「平和擋轎」時期。


藍衣、綠衣兩派人馬交接扛轎。

▋武力搶轎時期:大甲媽堅持到彰化

以鞭炮阻擋神轎或人力協扛、使媽祖停留久一點的做法,在1981年被前彰化市民代表鐘國承打破。鐘國承是彰化市公園掛的老大哥,有感於每次大甲媽回程雖然都有經過八卦山腳,卻從未入庄,庄內居民期盼媽祖入庄之心殷切,因此,在擔任市民代表的前一年,便在大甲媽祖經過縣府旁的派出所時,將鑾轎自公園路搶入庄內遶庄,並停駕在現今茗山岩對面、已拆除的東興樓前,供地方信徒參拜、鑽轎腳。

原本大甲媽在遶境進香開始前,都會特別前往彰化市拜會主要地方角頭,如車頭、車路口、大道公、民權市仔、公園的頭人,並在八卦山上的卦山園餐廳(已歇業)餐敘討論接駕事宜,同時請託地方角頭協助一切順利,故這一年遇到鑾轎被搶,相當意外。翌年,鎮瀾宮特別準備了4台9人座轎車擋在八卦山牌樓前保護鑾轎,不料公園掛兄弟直接踩過車頂,將鑾轎再次搶入公園掛的庄頭。

有了兩次被搶轎的經驗後,鎮瀾宮於檢討會議中,針對彰化搶轎的問題提出三個解決方案:一是從此不再進入彰化市,繞道鹿港;二是進入彰化市時,讓媽祖直接坐車過去;三是多留一天在彰化市。

經向媽祖擲筊請示後,媽祖選擇多留一天。故1983年,大甲媽祖為了因應彰化搶轎,首次增加一天行程。這一來可不得了,「大甲媽祖就是要進彰化市」的神蹟,成為彰化人口耳相傳的驕傲,媽祖「神意」也讓彰化人猶如受到媽祖背書般,更加瘋狂迎接大甲媽。發展迄今,鎮瀾宮始終不曾調整進入彰化市的路線,不論在每個角頭耽誤多久時間,基本上也都完全放手尊重,背後除了歷史淵源外,媽祖當年的神意,恐怕是更重要的基礎。


著白衣的人馬接到鑾轎後將轎抬高,讓信眾鑽轎腳。

既然媽祖表態堅持就是要來,當然就要更盛大迎接。1983年,鎮瀾宮原以為增加一天,可滿足彰化市民參拜媽祖的願望,放手由地方信眾自行扛媽祖鑾轎進入公園遶庄,並行經菜園底、八卦山上的坑仔內等地,熱鬧非凡。不過,瘋狂的彰化人也讓原定出彰化市後要於晚間6時在紫雲巖用餐的大甲媽祖隊伍,到紫雲巖時硬生生已經是晚上11、12點了,晚餐變成了宵夜。「大甲媽祖在彰化被搶上八卦山、一天一夜找不到」的傳說不逕而走,也打響了「彰化搶轎」的名號,並更加印證了流傳於民間「大甲媽會興是彰化人炒起來的」之說。

眼見增加一天也無法控制時程,更深怕這樣下去沒完沒了,因此1984年,鎮瀾宮改回8天7夜,並嚴加戒備,更協請警力護轎。該年鐘國承依然率眾衝出搶轎,但被警方使用瓦斯槍攻擊,現場「戰況」激烈,雖然成功阻止媽祖鑾轎再次被搶入公園庄頭,但也讓公園掛的兄弟感嘆,花錢接媽祖還要被打!故自1985年起,公園掛就未再參與接駕。


眾人湧上欲搶涼傘,與護衛涼傘的警力發生推擠。

雖然公園掛不再接駕,但所帶起的搶轎風潮卻席捲彰化市各角頭,促成大甲媽祖在彰化進入「武力搶轎」時代。在公園掛之後,時任彰化市民代表的許金田,亦無預警地將媽祖鑾轎搶入台化街內;過溝仔的副議長許原龍,也年年讓大甲媽祖鑾轎停留在庄內數個小時之久;某陣頭館更曾瘋狂到將鞭炮丟入現場值勤的警車排氣管,幾近失控。

各角頭互不相讓的較勁,「拚庄」意味濃厚,每當鑾轎行進至各角頭交界要相互交接時,也是棍棒、武士刀、掃刀、扁鑽齊飛之時,各憑本事、各顯神通,更遑論非傳統交接角頭、途中突然衝出的欲接轎所引發的混戰。除了動員人力外,以大量炮陣、煙火阻擋鑾轎的行進更不可少,也是較勁的重點,一個路口可以堵上一個小時,使媽祖停留時間可以更久,整個彰化市宛若不夜城,出大度橋往往已是清晨5、6時後。

2005年,在媒體已相當發達、重兵佈署彰化市等待畫面之時,出身民生的竹聯地虎堂主動員數百人「返鄉」支援接駕,在民生地下道與過溝仔大打出手,畫面傳送全國,再次將彰化搶轎的名聲推到高點。


二線二星的警官持涼傘通過地下道,避免雙方人馬直接接觸。

▋平和交接時期:警力接棒來護駕

因應彰化人的瘋狂氣氛,自1984年彰化警力開始參與大甲媽祖過境後,警力護轎成為彰化傳統。因此,每當大甲媽祖走過大度橋後,便可看到鎮瀾宮轎班將涼傘、神轎交給彰化縣偵查隊,隨即自動休息,鎮瀾宮董監事也遠離,完全交由彰化市地方「自理」。警方也會事先與各角頭接駕人士協商傳統交接界線,企求平和交接,並約束群眾避免事端。但在容易發生衝突的重要地點,如民生地下道,則改由過溝仔在通過地下道前先將涼傘、神轎交給警方,再由警方通過地下道後交給民生,避免雙方人馬直接接觸。

經過多年衝突洗禮後,彰化市各角頭交接的界線、行進的路線,也逐漸固定,往「平和交接」的階段發展,雖然偶發衝突還是有,但已不像以往需要用「搶」的,才能扛到鑾轎,只需在所屬的交接處等待即可,若有突發團體衝出想搶,不僅在地角頭強力捍衛地盤,就連一旁的警方也會強力驅逐壓制。

近20年來,鎮瀾宮也刻意讓起駕與回鑾都在假日,讓大甲媽進入彰化時都逢週末,雖然不再如以往橫衝硬搶,但徹夜狂歡的鞭炮煙火,一站又一站的角頭交接,特有的氛圍與情緒,都讓彰化市成為大甲媽祖南下過程中,最受矚目的一站。


讓庄頭信眾鑽轎腳,是接到鑾轎後的重要任務。

▋謀求全體庄民的信仰福利

從1950-1960年代的平和擋轎、1980年代武力搶轎到1990年代末,慢慢走向平和交接,彰化搶轎所呈現的是地方力量具體化與角頭頭人的地方代表性。如果認真看彰化搶轎,雖然扛轎、拿涼傘的雖是頭人所率的特定群體,但背後其實是整個庄頭的支援與期盼。

在接到鑾轎後,第一件事是讓前一個扛轎的角頭人馬鑽過轎腳,禮尚往來,之後鑾轎進入自己庄頭遶巡,賜福地方。換言之,藉由角頭頭人有組織聚眾的能力與經濟的投入,境內的居民商家也會捐款、贊助鞭炮等,共襄盛舉,由內凝聚各方資源,向外與其他勢力較勁。扛到媽祖鑾轎後庄內信眾便可擁有「特權」,近距離參拜媽祖與鑽轎腳,且神轎就在「自己人」手上,要快要慢、要急要徐,全然操之在己,而扛轎者也獲得福份。此時的角頭頭人之於居民,是庄內力量的延伸,各角頭能否讓媽祖進到庄內繞巡,取決於頭人是否夠力,對頭人而言,這種關乎面子的事,當然不能漏氣,也是展現實力的舞台。

歷經1980年代狂飛失控期的彰化搶轎,在警方協助護轎、以及地方傳統界線漸次形成後,發展成較為定型具默契的交接型態,在去程及回程都有較為固定的接駕順序,表列如下:

大甲媽祖遶境進香「去程」經彰化市接駕表

 

名稱 接駕處
永安宮 大肚橋下中山路口
茄苳腳 茄苳路二段八十巷口路橋
下廍仔 茄南街、茄苳路一段口
和美糖聖宮 壇設大成停車場
過溝仔 自強路、永安街口
民生 民生路、三民路口
車路口 永安路右轉中正路口
天公壇
(近年已未動員接駕)
中正路、民生路口
車頭 中正路、成功路口、國光客運站前
新町頭 民族路、華山路口
鎮南宮 華山路、南瑤路口,鎮南宮牌樓前
南瑤宮駐駕 南瑤路、仁愛街口

大甲媽祖遶境進香「回程」經彰化市接駕表

 

名稱 接駕處
大埔 彰化殯儀館
彰山宮
(近年已未動員接駕)
大埔路、彰化百貨前
新町頭 華山路、南瑤路口
大西門 華山路彰化十信前
鎮安宮 民權路、民族路口
大道公 民族路、永樂街口
天后宮駐駕 永樂街
陣頭館團體 中華路、民生路口
車路口 中山路中山陸橋
大甲媽祖彰化分靈媽會 壇設中山路、工校街口或中山路、力行路口,擲筊決定。
北帝會 壇設中山路、台化街口

近年來,在各方關注的壓力、許多以往領導參與搶轎者的退隱、交接默契的形成及經濟不景氣的影響下,彰化搶轎的規模與熱度已降低許多,也不再容易出現嚴重衝突。而以往的搶轎,是地方頭人將媽祖鑾轎扛入庄頭後,除了期盼媽祖庇佑全庄,也讓自庄信眾可以鑽轎腳並且更近距離的參拜,某種程度是一種地方合作後的信仰福利,同時蘊含了大甲遶境進香隊伍與彰化地方長年的情感。不過,近來許多少年輩開始參與,接到鑾轎後不再像老輩們熱心、有耐心地讓信眾鑽轎腳、照顧自庄人,更常見的是氣勢凌人或為趕時間驅趕在路上等待許久的信眾,已有變質傾向,也許這就是社會事在傳承上必經的斷層與危機,值得領導彰化接駕接大甲媽的眾頭人細細思量。

(作者為政治大學民族學系博士候選人)

編按:

1. 有關彰化搶轎的內在動機,請參照:〈彰化搶轎古今談(二)──南瑤宮頹勢,是搶轎文化的內在動機〉

2. 本文刪改自:鍾秀雋〈信仰暫轉──從彰化市搶轎習俗論彰化市公所接管南瑤宮之效應),收錄於《2010媽祖信仰學術研討會論文集》,彰化縣政府文化局,2010,頁159-209。

3. 文中出現車路口、車頭、大埔、大道公、天公壇、新町頭、大西門、民生、過溝仔等,皆為地方角頭的稱呼。

瀏覽次數:23502

延伸閱讀

民俗亂彈,是由一群長期關注臺灣民俗學發展的研究者合作組成之共筆部落格。亂彈亦即北管,具雅俗共賞特質,是臺灣民間最普遍也是曾經最流行、最受歡迎的戲曲,「亂彈」自然也可以看作任意「吹談」,我們期待在當下生活節奏中,與社會大眾一起探討民俗思維,鼓吹臺灣社會對民俗學領域之重視。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