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Unsplash

開學前整理資料時,偶然讀到一封剛畢業不久法律系學生的來信。重讀此信,好像也被自己的努力感動了,縱然教學評鑑分數普通,也沒當過「優良教師」,卻能重新拾回繼續下去的勇氣。

……由於老師的學生很多,您不一定記得我;但我心中有些話,還是想在畢業前告訴老師。

還記得一年前(自己大三的時候)是第一次修您的課:「教育社會學」以及「班級經營」。身為法律系學生的自己,平時在系上的上課方式,除了少數專題、實習課程,多半是單向式講授;而當時第一次修老師的課,覺得很新鮮、很有挑戰,也很有收穫。我相當喜歡課前閱讀paper、將自己的想法帶來課堂上與同學交換意見、討論的氛圍與激盪的火花。

尤其是「教育社會學」這門課,是我對於「社會學」(甚至應該說是「社會人文科學」)的入門。說實在,當時每個星期都很期待星期三下午一點開始的課,期待那種「帶著零件前來、組裝半成品而歸、回家再自己反思完成成品」的感覺。謝謝老師每一次上課的帶領討論(根據自己後來的經驗,要帶領討論,除了自己必須先做足功課,還要預先思考可能會遭遇的問題,挺花心力),讓我們可以在自在的氣氛之下學習;也謝謝老師帶領我入門社會學,讓原本僅在法律學門以管窺天的自己,不會因社會上認為「法律系學生都具有批判性思維」的刻板印象而滿足,懂得從更多元的論點去觀察、分析社會的現象

在社會學中的「性別」領域,我也是因為您的帶領而入門──因為在修完教育社會學的隔一學期,便接著修了老師的「性別教育」一門課。老師的課比較重,但我認為是非常有意義、而充實的那種重,就如同性別教育這門課希望我們可以浸泡晶晶書庫、性別實作……等,當我們把自己丟入某種氛圍,才會更容易激起探索動機。最重要、也有點慚愧的是,修完這門課後我才學會更坦然地面對自己;透過許多文本閱讀、反思論述,知道自己的性傾向、甚至性方面的嗜好,都能夠用結構性的因素加以解讀、分析。謝謝您,提供了一個安心的環境讓我檢視自己,更勇敢面對真正的自己;雖然,自己仍然需要更多的勇氣、耐心和身旁的「親友」溝通,但謝謝老師讓我在面對他人之前,先克服了自己這關。……

謝謝過去曾經寫信給我,告訴我他/她們在課程學到什麼的學生,這些信都讓我了解教學上的某些堅持是有意義的。對老師而言,這已經是最棒的教師節禮物了。然而,我也很清楚,在有些人眼裡,我不是個好老師,因為

我不是好老師的6個理由

我不會幫妳/你整理好重點,有些同學在課程中覺得「抓不到重點」、「講不清楚」,其實我不想剝奪妳自行探索統整的學習機會。

我沒辦法口沫橫飛一次講滿3個小時的課,因為你/妳不是機器人,我不想只是把套裝知識直接灌到妳/你腦袋,只為了讓你未來能夠「求生存」;懂得如何生活、理解生命,應該是基本生存能力之外更迫切重要的。

我會要求你一直去認識同學、小組討論、走入校外的社會。你/妳可能覺得無聊,或者覺得為何要「浪費時間去認識東南亞來的那一群人」,你覺得課程「文不對題」,而且會花你許多時間與精力,因此你覺得拿來補托福還更實在!雖然上課第一堂我就強調如此課程設計的用意,是要透過理解社會來看見自己。

我沒有給很高的分數,倘若妳/你只是東拼西湊式的報告,沒有想法、不敢挑戰、沒有行動。我的課程需要學生主動性高,若你只是消極地只想拿到學分,如果你對知識的想像依然那麼單一,你認為的知識只存於抽象理論或教科書,而非在生活互動之中,那我真的不是好老師。

我沒辦法把作業交代得很清楚,因為你/妳腦袋有無限的可能,講得太清楚反而限縮你的思考。模糊的存在,是因為我想看到你思考與行動的極限可能。

我不會說大學畢業立刻繼續念研究所,因為我想要你/妳多看看世界、多了解社會的樣子,當自己確定對某個領域很有興趣,卻感到專業度不足時再去念,那時候你的研究才有「人味」,在研究過程中才會是一種不斷挖掘新知的享受,而非只是為了完成論文、拿到學位而已。

真的,我不是個好老師,如果你對教育的想像還停留在20世紀

大學的「實驗教學」

2009年開始在大學任教以來,一開始我回想著以前大學教室的樣子,思考著大學教授「應該」怎麼教,再加上個人的學習經驗,從一開始純粹講授、部分影片引導討論,到近4、5年來,我逐漸退位,將舞台還給學生,讓同學之間彼此學習。每一學期,我都有新的實驗式做法,例如讓學生自行連結實際場域、觀察問題、解決問題,在上學期,我嘗試把評分權交到學生自己手上。

課程不以理論先行,也不以「囤積知識」(banking knowledge)為目的。課程中,文獻的閱讀只是帶領思考、並反芻台灣的狀況,並非「教科書」般的定理或定律。課程希望藉體驗、實作、影片討論、相關閱讀與討論,以及問題提出的訓練,使學生能夠具備教育與終身學習基本素養,不但能轉化自我,也能重新用教育與終身學習的觀點省思教育與自己、自己與社會的關係,重新理解社會現象,產生改變的力量。

就如一位上學期通識課學生所言,從一開始害怕自己的想法不一樣,到後來發現沒有所謂的對或錯。他在期末總作業中寫著:

我非常喜歡大家分組討論的部分,期初時,我會有點害怕自己的想法會不會跟大家相左,但經過一個學期的練習,我發現多樣化的想法才能讓我們成長,用各種角度跟面向去討論,都是沒有對錯的。

也有同學談到這課程最具價值的是「總能聽到來自不同背景、不同立場的想法」,自己也在過程中成長:

每一次的討論都會由衷佩服其他同學的邏輯還有觀點,但也同時發現自己一點一滴的成長,尤其是每次討論的分組方式都不太一樣,所以總能聽到來自不同背景、不同立場的想法,我想這也是這堂課極具價值的地方。

播放的短片能夠引發學生思考,之後接續的小組討論,也有許多釐清:

很喜歡老師在上課播放的影片,很多內容都是不曾看過的,甚至是不曾想過的,常常都會在看影片的過程中意識到自己其實可能也是個很封閉、不懂的敞開胸懷的人。從影片中的很多細節會反思自己的經驗,在與同學討論後,會得到更豐富的看法。

義大利教育學家馬拉古茲(Malaguzzi)的名言,學生的首位老師是同儕,其次是學校老師,而不說話的校園空間是第三位老師。將舞台還給學生,讓學生成為學生的老師,成為有效學習的重要關鍵。在有機連結的教育中,大學教師扮演引導者的角色,激發學生對外在世界與學習的興趣,養成學生自主探索新事物的習慣、自主學習的能力,並培養思考、分析與做判斷的能力。

經驗性知識的重要性

黑人/女性/勞動階級背景學者bell hooks在《教學越界》一書強調「經驗性知識」的重要性,透過札記書寫,讓學生們彼此分享、讓他們了解經驗的多樣性。她的觀點對於主流的大學「知識」殿堂而言,不僅引起一些教授的質疑,在課堂上也是另一挑戰,這挑戰與我在課程中遭遇到的問題一樣,學生腦袋裡已然存有「知識」的樣子──拗口、難懂、專業詞彙、理論優位,才是「知識」。

在台灣,部分學生認為不必念太重的課本、不必考試的科目,就是「涼課」。尤其一路念上來,已經習於囤積式教學方式、習於知識的填鴨或餵養,對於「經驗性知識」或互動式的教學,有些同學感覺「知識純度不夠」,有些學生不習慣,因為無法立刻抓到重點、也沒有人可以幫他畫重點,也不清楚為何要如此做。

bell hooks 在《教學越界》一書對大學課堂提出檢討,她觀察大多數的教授缺乏基本的溝通技巧,因此時常在課堂上施行宰制及濫用權力的控制儀式,這種方式無法激起學生的興趣。她認為大學的教室應該能夠鼓勵興奮的氛圍,因此不能有一套固定流程來主導教學實踐,教學流程本身必須具有彈性,且能夠隨時調整

讓大學也翻轉吧!

我不追求所謂「流行」,但為了下一代,我覺得大學教室有翻轉的必要。第一,大學教室內學生特性不同,如何讓不同背景學生(性別、階級、族群)對學習都充滿興趣,是高等教育殿堂中的教授必須要思考與實踐的議題;第二,知識半衰期縮小,讓學生自己學會如何學習,比我們現在能給他什麼內容更為重要;況且「知識」的內涵也在改變之中,透過學生的參與,可以讓他們理解知識的過程,比給予知識更具意義。第三,如何讓知識與生命連結,讓學生感受到學習對自己的意義,她/他們很自然就會走到學習的路上了。

學生學習型態也在改變,這一代的大學生不再像上一代人願意乖乖被塞知識,因為google或臉書大神提供他們更多即時的訊息。在女性主義與多元文化思維的教室之中,我時時提醒自己不用傳統的權威、控制的方式、不濫用權力來維持出席率。

大學教授如何嘗試從「經驗性知識」入手,讓不同階級或文化背景的經驗,都能被看見與珍視,並連結到理論層次的思索,這是未來教師可以不被科技取代的價值。

僅以此文獻給所有謹守專業、不以績效主義導向的教師們,祝大家教師節快樂!

瀏覽次數:3565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出身雲林農家,留學英國劍橋,當過記者、NPO工作者、高職教師。關注性別、弱勢族群的教育處境,現為政大教育系副教授。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