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Unsplash

報載國小推薦童書《穿裙子的男孩》因一位家長抗議,而暫時下架停借。讓孩子能夠認識自己、肯認差異、尊重他人的性別平等教育課程,年底卻要遭到「被公投」的命運。在一個「聽話」、「不要出錯」、「家長消費者主義」的教育體系中,我們還需要什麼,才能往未來走去?

另一則新聞令人會心一笑,也更佩服部分教育人堅守專業的勇氣。和平實小校長黃志順與兒子一起穿著長裙合照,據說校長特別在童書事件的早晨,穿著裙子迎接每位學生,以行動教導跳脫刻板與他人眼光所需要的勇氣。目前的最新消息則是:國小圖書委員會決議讓《穿裙子的男孩》重新上架、恢復租借。

骷顱頭、龐克與教育

回想自己大一時去逛西門町,不知為何就買了一個畫著骷顱頭的後背包,是一種下意識,不知為何的選擇。一直到一次跟數學系的聯誼,數學系同學問:妳為何揹著這麼可怕的包包?一時之間,我也說不上來。

今年7月初到葡萄牙參加〈性別、認同與自造文化〉(Gender, Identity, and DIY Culture)的研討會,其實從一開始參與會前課程(Summer School)到正式研討會現場,自己都還很困惑當時為何選擇參加。雖然會議以性別為檢視軸線,以DIY自造精神為文化行動,音樂卻是我完全不熟悉的領域,特別這是一個「龐克」(Punk)主題非常鮮明的研討會。

幾天下來,答案似乎慢慢清楚,也逐漸覺得連結性相當高。將近一週的跨領域學術浸潤,讓我回想到自己那一段熱血反叛的青春年少,原來骷顱頭的後背包是當時我的「龐克精神」表徵,而我選擇這研討會,某程度也回應血液中竄流的龐克元素。

龐克,是自我創造(self-making)的過程

龐克作為一種音樂形式,自70年代末期開始流行,是對傳統與主流的挑戰。它不是一般想像中的標新立異或反叛。撇除音樂元素,在許多年輕人身上,我們都很容易見到一種不甘於追隨主流價值、「自己幹」(DIY)、不願妥協、自己發聲,深具改革性的架構與精神。

龐克更是一種從無到有、創新創造、自我創生的過程。參與該研究會的講者,都會先談自己如何去創造一個新的東西、創發什麼新的意念、或進行什麼新的行動;分場主持人也要求每位發表者先說明自己發表的內容與DIY自造文化的關係。

Lucy O'Brien是英國作家,也是資深龐克音樂人,在一場以「Hold住草根:重新定義70年代女性主義龐克」(Holding ground: redefining 70s feminist punk)為題的專題演講中,談到龐克對她的意義,不是只有音樂而已,更是一種自己能夠做決定的狀態。尤其在男性中心的龐克世界中,女性也能在其中找到自我培力的方式。

在另一場對談中,則由兩位女性龐克敘說在充滿男子氣概的龐克文化圈中發展的心路歷程。龐克最初是男性為了吸引與誘惑女性(seducing women)而形成的,因此龐克文化本身充滿男子氣概(masculine)。女性要成為「rocker」的困難跟文化壓力之大,需要更多的努力與耐受力。其中一人談到家裡小時候什麼都沒有,一群女孩就開始玩起音樂。透過玩龐克,「我們感覺到自己可以開始擁有些什麼!」她覺得女性的龐克群體在一起時,感覺「可以不是一般想像中女孩的樣子而已」;而且在這之中沒有高低位階,姊妹們可以彼此傾聽、彼此打氣。

龐克我們的教育(Punk-ing Education)

回到教育議題,龐克精神是現代教育非常需要的。目前翻轉教育由下而上的風潮,就是龐克精神。這在一個追求「平凡」、不要出錯就好的教師次文化中,顯得特別珍貴。少數人的龐克精神,必須帶頭擴展成為一種教育界的龐克文化,才能產生更大的翻轉力量。

特別我們在談創意教育,更需要龐克的精神。若不龐克,沒有解構,沒有反叛,哪來的創新!目前有些人談的創新教育比較類似在既有架構下的零星點綴而已,一旦創新資源停止供應,創新能量很快就被主流價值/架構收編走了。

在研討會的最後一天,我在筆記本上寫下「Punk-ing education」(龐克我們的教育),將龐克當動詞用,強調翻轉的行動與過程。龐克精神或許可以幫教育找到一條出路。教育單位要做的事是更鬆綁行政政策,「弱架構化」的管理與干預,才有機會讓教育現場的教師們築起自己的龐克文化

1994~1996年第一波教育改革,常見一些人被抓來責難當祭品,其實任何制度或政策的改變無法達到預期,往往跟文化有關。當原本權力一把抓的教育部將部分權力交到教師、家長手中,難道這群人就有能力自動承受住這些權力嗎?這些都需要時間與文化的累積。這5、6年間,新一波的翻轉教育正在積累這種改變的文化。

對青少年文化的理解與肯定

龐克精神也在於對青少年文化的理解與肯定,這也是目前師資培育欠缺的文化教育。就如在107年6月中旬發生的年僅13歲的一對國中男女學生相擁跳樓身亡事件,林姓少女在遺書中寫著:「當你們看到這篇文時我可能已經死了,不是被殺而是自殺,這都是有原因的,我會自殺是因為被康○○老師氣到想自殺……我跟我最愛的人每次都受到阻撓每次都一直被抓去罵……你(康姓老師)有必要罵到噴口水嗎!我真的是受夠你每次抓我去罵了,所以我決定自殺,我恨你。」

教師不理解青少年/女文化,不理解性別與情感教育,仍用「導正行為」的方式,以成績、成就做為引導學生生涯的基本方針,誠心以為「我是為你好!」然而,這樣傳統的做法在現代青少年/女文化中已然行不通。教師必須某程度的理解青少年文化,而不只是讀讀教育心理學,就急著用道德去給出評價,因為你的道德,不見得是我這世代的道德!作為教師,我們都必須謙虛,因為永遠有許多我們不懂的事情正在發生。

龐克精神是開放性、容許差異的,在過程中一直不斷地詰問,因此也是一個自我創造的過程、一種態度、一種心態,「你想像你要的生活,然後把它創造出來、讓它發生,這是一輩子的計畫。」「Punk 更是一種生活方式」,就如O'Brien說。

教育,正需要龐克!

瀏覽次數:2695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出身雲林農家,留學英國劍橋,當過記者、NPO工作者、高職教師。關注性別、弱勢族群的教育處境,現為政大教育系副教授。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