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pixabay

我要告解!

對不起,辛苦的學校通識中心人員。當初擅把修課人數改成80人,因為我不知在120人的大班,如何進行「教育探索與自我學習」的深度學習。沒想到通識中心眼尖,立馬被改成120人。

對不起,親愛的通識同學。這學期我講課「離離落落」(台語發音),可能讓妳/你掌握不到重點,因為在百餘人的大班中,我只能對空氣講話!我不是演說家、不是播音員,看不見妳/你的表情,我就無法完整陳述,因為丟出去的球沒有彈回來,我就無法再丟出去。

對不起,這學期修課的所有大學部同學。每班都被迫須收到百人以上,我依然堅持翻轉教學與實作,一學期下來,我坦承無法顧及每一組的討論品質、實作引導與回饋,讓深度與廣度兼備。

瘋了嗎?百人教室大翻轉

我瘋了嗎?在大學120人大班級還進行翻轉教學?一位熟識的學生問:「妳確定要這樣做?」的確,這是最難走的一條路,有人跟我說:「妳就簡單講一講,然後每周讓學生分組上台報告就好了,輕鬆自在!」

不知大學教授們有沒有發現,當你們運用以上的輕鬆方式,最後的場景往往是負責報告組別在講台上由組員輪流講述著可能外於生活、生命,從網路上找到的資料,他們成為當周的主角,下面的同學卻滑著手機、或開著電腦在網路世界神遊,事不關己!

下周,苦主換人,但真的「學習」了嗎?或者只是一起上演一場名為「學習」的戲碼,也的確各有所得—大家都賺到了學分,但真正學到了什麼?

大學教室風景需要改變

臺灣高等教育制度受美國影響很大,這可以理解,從早期「來來來,來臺大;去去去,去美國」的年代,至今這群戰後嬰兒潮的資深教授都已在各大專院校位居要職,引領學校走向,甚至引領高等教育方向。

社會呈現的樣態,與國家教育政策息息相關。倘若你在某個國家行走,感受到的氛圍不是友善的、而是充滿歧視的,那麼,那國家的教育方向可能就不是我們應該想望的。

先不談高教制度面問題,我們先思考大學中大班制授課(lecture)能否培養未來需要的人才。從產業歷史發展來看,在工業社會,我們靠體力賺錢;進入資訊社會,腦力是一切;隨著機器人、AI人工智慧的發展,進入互動社會,你那顆溫暖的心與互動溝通能力,才能讓你不為機器所取代。

換言之,講授式的課程可能再也無法符合現在大學教學現場的需求,至少在我的專業課程領域中如此,唯有高度參與,才能激起學生興趣與熱情。講授式課程,很容易、也很快就被線上教學取代,而且可能教得比我們都好。當世界各國逐漸覺醒,我們卻在走回頭路?

許多學生在期末作業寫下團隊合作、創意分享帶給他們的莫大收穫,摘錄一位學生所言:

這堂課的咖啡廳分享模式,不會讓某些部分的組員覺得壓力很大,因為是大家輪流講解,也因為如此,每位組員都必須清楚知道自己那組要報告的內容;而讓我們最興奮的是要到每組的「攤位」聽別組的分享,就好像是去逛市集,每一攤都會很吸引人,我們帶著好奇心但不帶壓力的,獲得新觀點新想法或是得到新的刺激來源。

在分享過程中,大家相處很融洽也是滿歡樂,而且是互相交流的。不像其他課堂的「上台」報告,台上的同學單向給予,台下的同學也只有聆聽的份,雖然之後老師都有問其他同學有沒有問題要提問,但是大多數的同學們還是不喜歡在多人面前發言,那麼就算了不問了!

真心喜歡這種咖啡廳的分享模式,也希望老師會將這個模式繼續延續下去,相信多數的同學們應該也會認同,而且還有小點心吃是多麼幸福的事……

我們要的不是玉山計畫,而是降低生師比

當中小學教室學生愈來愈少,大學教室學生數卻愈來愈多,生師比遠高於中小學、遠高於許多國家。這學期我每個班人數都一百人以上,在偌大容納百餘人的講台上,我幾乎看不見每個人的臉孔、表情,感覺自己像在對空氣講話,這對不擅獨腳戲的我而言,是無法容忍的。

帶討論、思辨,進而行動,從行動中再回到自身,一向是我的教學風格。然而,在這種超過百人大班裏,我連誰是誰都不認識,走在路上也不認得我的學生、不可能有太多接觸,縱使進行小組討論,卻感覺力不從心,很難聚焦。尤其黑板上的字,對許多同學而言是看不清楚的。此外,作為一位學者,還要負責研究生論文、還有學術研究工作、學校與社會服務等,請問我還剩多少時間「帶好每一位學生」?

大學教室的翻轉需要投入許多精力與時間,我對自己研究能力有一定的自信,但倘若給我一大筆研究經費,我還真不知如何承受,因為我根本沒有那麼多時間投入研究。我常在想,若能把這些經費轉成降低生師比,讓大學能夠聘更多年輕學者,那才是最實質的幫助,至少我或許有機會輪流帶實習、可以免於大班課的過度負荷,能夠有多一些時間做研究。

幾位同樣是六年級生、在同樣學校任教的朋友連要約小聚,竟難上加難,每個人行程滿到溢出來、超級過勞,這是作為一位所謂「年輕學者」的日常。其實也不年輕,都已經到中年了,但系上比我年輕的學者卻只有一位,這是臺灣學術界另一個隱憂。

工業時代高等教育教學模式,已然不適合現在學生特性,以及未來人才訓練方式,高品質的教育必須下重本,而非以效率、人數、產出進行評斷,在未來少子化日益嚴重的時代,思考如何「帶好每一位學生」才更為實在,否則真的是高教的窮途末路了!

瀏覽次數:46991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出身雲林農家,留學英國劍橋,當過記者、NPO工作者、高職教師。關注性別、弱勢族群的教育處境,現為政大教育系副教授。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