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布吉納法索跟台灣斷交了,合作計畫終止了。總統召開記者會、外交部長請辭、駐外人員撤回,這是個大家都很熟悉的劇本,只是上映時間的早晚。

民眾會覺得事發突然,是因為根本不記得上次布吉納法索上了新聞媒體是什麼時候;台灣政府與這個「君子之國」在交往期間所經歷的點滴,社會也大多無感。反倒是斷交時刻,民眾又更加深認識了這個國家,比起邦誼穩固的盟友,大家似乎更記得那些「真心換絕情」的角色。

外交講求國家利益,不管是明的政策或暗的步數,只要能達成最終目標的都是好的戰略,不然北韓的手腕怎麼會如此讓人津津樂道?布吉納的國家利益似乎再明顯也不過。他是中國在中非、西非、北非的外交版圖上,最後一塊拼圖;同時也是台灣在赤道以北僅存的一位非洲友邦,就這樣成為兩岸競標追求的對象,很享受待價而沽的樂趣。

君子之國的界線

君子交往中,若跟金錢有過節,即便是至親好友,仍要劃清界線,免得之後吃了虧,有苦說不出。我想「君子之國」也是這樣吧,現在跟台灣切斷,以免未來吃上中國大陸的虧。

所以今天,布吉納政府僅用一張A4大小的聲明,就走上2016年聖多美、2013年甘比亞、2008年馬拉威、2006年查德、2005年塞內加爾、2003年賴比瑞亞一樣的路,留下史瓦濟蘭,台灣在非洲的最後一盞燈。布國總統指示外交部長,通知雙方大使,妥善安排撤館事宜,原來片面斷交如此簡單。他國的駐外人員,鮮少經歷真實的斷交事件,最喜歡聽我述說斷交的故事,烽火外交聽起來比戰爭還殘酷,撤館更像電影中的場景。但這對台灣人來說,可是從小聽到大的情節呀。

布吉納法索的斷交聲明。

就連那份超簡短五段落、官腔九句話的斷交聲明,好像也是照抄來的,什麼「布國政府為捍衛全國人民福祉,促進社會經濟發展,在面對現今世界局勢與國家發展的挑戰上,布國必須重新思考自身的定位。」含糊的外交辭令間,盡是堅定的斷絕。承襲著法國政府的體制,官員用字遣詞文謅謅,但那言下之意,可是清楚到連沒有念過書的家丁都心知肚明。

現在回頭看前幾年布吉納對台灣的信誓旦旦,2015年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非洲,在「中非論壇」宣布提供600億美元融資,協助非洲國家基礎建設、經濟發展,布國表現得不為所動。2017年說,中國將提供給布國價值500億美元的援助計畫,但他們並不接受。當時讓我們感動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那陣子趕忙把布國好友通通邀出來請吃飯,感謝他們不離不棄,還笑說如果有500億美元,說不定布吉納會變得比黑豹的瓦甘達還要進步。

與其說這是台灣的外交困境,更像是個外交陷阱。官員的外交辭令是兩面刃,漂亮的語言可以堅固雙方的情誼,也可以隱藏對彼此的嫌惡。在社交場合中,每個肢體動作都符合禮儀,觥籌交錯下,嘴裡說的,耳中聽的,都是歌功頌德,無不互相褒揚。這些完美的場景很不真實,當下的成就感只是幻覺,時常讓我憂心那只是逢場作戲,不一定代表真心。

布吉納法索的記者會。

真正的民間,感受到台灣的存在嗎?

為了不要脫節、一廂情願投懷送抱,我們也試著以當地人的觀點,審視這個兩國關係,我們評量每個合作計畫的績效時,盡量將採樣對象下放至最低階,諸如訪視職訓中心的時候,我們調查新生、畢業生、家長、讀得起的、讀不起的、住得近的、住得遠的;檢視醫療計畫,從國家級醫學中心到區級衛生站;農技團則是從大城市到鄉村,墾區涵蓋全國範圍……即便如此點線面兼顧,還是會錯估形勢,因為我們接觸到的,僅是當地少部分的幸運兒。如果做個台灣外交計畫之觸及率的研究,就會發現我們一直在同溫層裡工作,過著每天有人感謝台灣的生活。這些合作夥伴當然是把他們的政府罵得要死,怎麼可以跟台灣斷交,忘恩負義云云。

但其他升斗小民呢?離開都市,很多人並沒有聽過台灣,他們的生活其實更受到中國大陸的影響。他們的第一台機動車輛,是中國大陸的Apsonic,第一支手機是中國製的山寨品牌,小孩上學腳上穿的是大陸進口的塑膠鞋……嚴格來說,是中國大陸讓非洲一般小老百姓擁有一些現代化的生活必需品。在偏遠的鄉村裡,我見到江湖術士(也就是巫醫),拿給病人的藥上面寫著簡體字,雖然不太確定那帖劑量對病情是好是壞,那巫醫也不讓我細讀包裝盒上的說明,大概擔心我會拆穿他的寬心劑伎倆,但我卻記得病人拿到藥的時候,那個感激涕零的表情。

這種滲透民間、以經濟貿易為導向的兩國交流,或許更適合台灣採用,這種實質外交也更接地氣,大眾在日常生活中即可感受到台灣的魅力,不會讓受惠的人僅限於少數。台灣理當可以生產品質更好的生活物資、工業用品,銷往非洲國家,改善當地生活,同時也嘉惠台灣製造業、貿易商。這是我們經歷過的經濟起飛。而需要大筆資金撐腰的合作計畫,終究不是台灣的舞台,每次我們花費了重金,啟動了無數宏大的建設,從醫院、學校到工廠,最終都是在銀彈漸虛之際,被別人整碗接手。

若以台灣堅持以維持邦交為最終目標,也難怪在有限的外交資源下,會集中投注在吸睛的建設案上,畢竟只有開幕剪綵的曝光,才足以被國際社群看到。比財力,台灣不可能在非洲普渡眾生,但理想中,是能夠做到給予當地人民一個夢,我們可以藉由一系列文化輸出,讓大眾看到台灣吸引人之處;教育他們年輕一代,實現台灣的價值,幫他們在勤奮中找到未來的出路,取代坐著等人給的心態。這是我們擅長的軟實力。

如果以邦交論成敗,從1994年復交以來,經歷24年,布吉納還是沒有成功。一切君子之國的美名,都將被片面斷交的醜聞所取代。好在一同被寫入歷史中的,還有這些年來推動的合作計畫。以國家利益來說:布吉納找到了更大的金主。以台灣來說,斷交之後,節省了一些援助款,在國際間也獲得了更大的支持聲量,何嘗不是個雙贏的結果。只不過,如果要一再複製這個模式,台灣也只剩下18次了。

公部門撤館,私部門請接棒

大家都問我:那之後呢?斷交之後,我們在非洲的角色就正好與中國大陸對調過來,現在沒有正式邦交關係,正好給予我們民間企業、組織一個自由發揮的國際舞台。台灣人聰明、積極又靈活的工作哲學,足以將最擅長的現代科技、商務服務帶入非洲百姓的生活。未來非洲將逐步成長為大型藍海市場,後邦交時代,撇除政治包袱,我們在非洲的機會仍舊充滿想像,適合喜歡擁抱挑戰的冒險創業家。或許,當非洲出現瓦甘達科技王國的那一天,台灣就是最大的幕後推手。

瀏覽次數:46501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語言工作者,台北出生,政大英語系畢業,另通曉法文及土耳其文,認為最能通行世界的外語是一顆敏銳觀察的心。在西非地區工作,關心當地的環境及發展,喜歡到偏鄉旅行,尋找文明的軌跡。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