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喧騰一時的「花崗國中營養午餐事件」暫時落幕,在各方關切下,最終花崗國中「教師成績考核委員會」還是對鐵木洛帝老師做出懲處,但從原先的「記大過」改成「記過」,原先認為該師「刻意捏造虛構事實、詆毀學校及縣府」、「不足為人師表」,對老師「涉嫌毀謗」將保留法律追訴權的花蓮縣政府,似乎也沒有後續行動,就連當事人鐵木老師也在個人臉書表示「Po文造成學校與縣府之困擾,本人深感抱歉」、「希望事情到此為止,並還給學生一個單純的學習環境!」

離奇的是,就在本案關係人紛紛噤聲、宣稱事情到此為止時,三位《蘋果日報》花蓮地方記者卻宣布退出花蓮縣記者協會,該協會理事長也在17日宣布辭職,整起事件顯然不如花蓮縣政府說的那樣單純。

消失的教育處與抗議的記者

都說花崗國中營養午餐事件「真相只有一個」,不過,是如花蓮縣政府政風處、花崗國中調查報告指出的,鐵木老師「刻意捏造虛構事實、詆毀學校及縣府」,午餐菜量並未減少?或是如同蘋果日報記者王文傑9月16日的報導:「班上學生無人動過餐盒的白菜」、「照片是真的,絕非捏造」、「班上學生都可以證明」?真相依舊莫衷一是。

在花蓮縣政府火速結案,相關人封口不談下,「白菜門」的真相已難以拼湊,但比起消失的白菜,花蓮縣政府究竟扮演什麼角色,恐怕更值得關注。

本次事件最讓人不解的,不只是花崗國中校方前後反覆的說法,花蓮縣政府在第一時間派政風處官員到校,並由政風處長對全案發言,做為地方教育主管機關的花蓮縣教育處反而完全消音,實在啟人疑竇。

更值得關注的是,實地對本案進行多次採訪報導的《蘋果日報》花蓮地方記者王文傑,已於日前宣布退出花蓮記者協會,原因是為了聲援被打壓的同業,捍衛記者採訪的自由、專業與獨立性,以及抗議記者協會無法捍衛新聞專業,究竟哪個「公部門」打壓記者採訪?怎麼打壓?花蓮縣政府在這當中扮演什麼角色,遠比消失的白菜更值得持續關注。

懲處確有可議

事件演變至今,之所以出現各說各話的局面,很大原因是重視形象的花蓮縣政府將鐵木老師的爆料當作是「找碴」,這對將免費營養午餐視為重大教育政策,且極度重視媒體傳播的傅崐萁縣長,無疑是不能忍受的事。

於是,被爆料老師點名的副縣長徐祥明當天中午即與秘書長顏新章、政風處副處長盧韋宏等人前往花崗國中,縣府政風處也發表措辭強硬的聲明,就連傅崐萁縣長也在公開場合痛陳營養午餐事件及網路霸凌嚴重傷害縣府形象、抹剎縣府團隊用心。

在這樣的氛圍下,儘管學生在第一時力挺鐵木老師,花崗國中家長替鐵木老師求情,也有不少媒體做出與官方不同的報導,但花崗國中還是做出記過一次的懲處。

然而,真相真如花蓮縣政府、花崗國中對外說明的那樣嗎?萬一不是呢?學生會如何解讀這次的事件?只要得罪了有力人士,就算說了真話,也會被懲處?或是,只要乖乖聽當權者的話,就可以明哲保身、化險為夷?

話說回來,就算鐵木老師po文內容未全然屬實,是否就達到非懲處不可的程度?又要如何懲處?都有許多可以討論的空間,這樣迅雷不及掩耳的結案,違反比例原則的懲處,難道有助平息爭議?

還記得「傅崐萁聯絡簿」嗎?

花蓮縣政府上下處理此次營養午餐事件的手法,反映出傅崐萁團隊對於維護縣府形象的急切,然而,就輿論反應來看,將爆料老師定罪的花連蓮縣府與花崗國中,似乎沒有站得上風。

這樣的結果很難不讓我們聯想到2年前的「傅崐萁聯絡簿事件」,當時花蓮縣的國中小作文簿、家庭聯絡簿及作業簿,共計十餘種簿本,竟然全都以縣長傅崐萁和學生的合照當封面,縣府教育處自以為得計,但輿論卻為之譁然。

「傅崐萁聯絡簿事件」的荒謬在於,路人皆知以此技巧拙劣的造神手法,勢必引起輿論強烈反感,花蓮縣政府承辦官員卻甘冒不諱,果不其然,當年網路上就出現許多將傅崐萁變身成金正恩或「麥當勞叔叔」的KUSO版本,可以說是最糟糕的置入性行銷。

此次「白菜事件」,花蓮縣政府顯然沒有記取教訓,過程中縣府是否對學校下指導棋?是否意圖影響媒體報導?用這種方式維護執政團隊形象,究竟是加分?減分?答案還不清楚嗎?

瀏覽次數:14650

延伸閱讀

教育工作者,關注教育、階級與政治議題,面對強調競爭與績效的社會氛圍,嘗試以左翼的、公共化的觀點開拓教育視野,始終相信,教育還是改變台灣的關鍵。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