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下年度美國大學新生的入學審核程序在上月底大致已經完成,絕大多數學校都對申請學生發出通知,告知校方的決定。今年各大名校的錄取率再創下新低,不管是哈佛的4.59%(去年5.2%),耶魯的6.31%(去年6.9%),或是史丹佛的4.3%(去年4.65%)都是類似的例子。

而對於身處美國的華裔學生來說,上述新低錄取率僅是整體層面的表象,實際的困難度遠不僅於此──就跟中國、臺灣,或是香港的學生一樣,因為今年的大學新鮮人來自生育率比其他生肖高很多的龍年,競爭自然是額外激烈。

不能說的族裔界線

為什麼美國亞裔學生仍然會受龍年生育率的影響呢?理由說出來可能會讓很多人覺得莫名其妙。至少在常春藤聯盟的名校當中,學生族裔是就學資格的重要因素。雖然由於法律的顧忌,幾乎沒有學校承認自己有族裔的差別待遇,然而由不會說謊的數據就可以輕易看得出來:哈佛大學亞裔學生的大學入學測驗成績比其他族裔高一大截,換句話說,同樣是高中畢業生,如果不幸有亞洲血統,就要比其他人好很多才能進入相同的名校。

分數當然不是學生潛力唯一的標準,不過充滿競爭力的亞裔孩子在美國通常有與成績同樣優秀的課外活動紀錄。在常春藤聯盟學校裡,亞裔學生遭遇的挑戰跟其他族裔不同,他們需要面對一個不能公開的族裔名額限制。換句話說,就算其中有些人根本不會說英文以外的語言,還是會被放在同一個「亞裔簍子」裡,只能跟同樣皮膚顏色的人競爭,龍年生育率對今年度亞裔學生造成的巨大影響自然可想而知。

哈佛今年錄取學生有22.7%是亞裔,比去年的22.2%略高,有些人認為是常春藤盟校被亞裔團體提告、又遭到聯邦政府調查之後的結果。不過,如果把龍年提高的生育率加進來計算,應該就能看出門檻並沒有鬆動的跡象。在此同時,在嚴格規定不能以族裔當作入學標準的加州,不管是柏克萊、洛杉磯加大、或是加州理工都有3成5以上的學生是亞裔,是校內人數最多的族群。

對於如此的現象,哈佛大學表示他們的錄取政策是公平的。根據紐約時報中文版的報導,校方的聲明是「將每個申請者視為一個整體,遵循了最高法院確定的標準」,他們提倡「與不同背景、生活經歷和觀點的人合作的能力」。把這段話翻成正常人類的語言,就是說因為要在校園內建立多元文化,不能像加州一樣讓亞裔佔據最多的名額──就算他們有最佳的表現還是不行。至於為什麼「不同背景、生活經歷和觀點的人」一定要以白種人佔半數呢?這個答案就不清楚了,反正不違法就好。

昨日猶太裔、今日亞裔

說到常春藤聯盟的名額限制,亞裔其實不是獨一無二的目標。遠在100年前,當時哈佛大學校長A. Lawrence Lowell就公開表示猶太學生太多了,「毀壞我們的環境」、「讓優秀學生選擇其他學校就讀」。在他的積極奔走之下,哈佛開始限制猶太學生的比例,其他盟校也陸續跟進。正如隔著一個大西洋以外的納粹德國,這些名校用學生外表與姓氏來分辨學生是否有猶太背景,然後藉此作出差別待遇。他們的猶太裔學生曾經將近3成,在限令之後少掉一半,這樣的情況一直延續幾十年,一直到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美國高等教育快速普及化之後才終止。

當時因為種族的差別待遇,受到傷害的不僅是猶太裔,學校本身同樣也有更多的負面影響。他們放棄許多可能有優秀學術成就的申請者,校隊運動成績也連帶一落千丈。原本不錯的耶魯大學籃球隊在限猶政策後判若兩隊,校友會甚至因此公開呼籲停止對猶太裔的歧視,免得破壞學校的優良傳統。

從一戰到二戰之間的幾十年,常春藤盟校以自己心目中的理想環境作標準,強行加入種族政策,跟今日的情況其實極為類似,唯一的不同僅在於現在的做法聰明多了:學校不再明講入學的種族標準,只做不說,至少沒有證據,而且不違法。

只不過,對於在美國社會相對沉默的亞裔來說,入學資格的差別待遇也將跟昔日猶太裔一樣,再持續幾十年嗎?

瀏覽次數:3232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方祖涵,Purdue大學企管碩士,專長於統計、財務、趨勢預測和市場分析,現在是行銷公司分析部門資深暨行政副總裁。20歲開始在中時人間副刊寫運動文學專欄,幾年前起在幾家報紙與雜誌負責定期的論壇專欄。2015年出版《關於運動,我想的其實是......》,同時在Bravo FM91.3頻道,主持每周四晚上10點「方祖涵的運動筆記」,節目於2016及2017年皆榮獲廣播金鐘獎提名,並在2017年獲頒最佳教育文化類節目獎。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