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中國大陸近日爆發造假疫苗醜聞,除了人用狂犬病疫苗造假之外,緊接著又爆出有多達數十萬劑有問題的百白破疫苗(百日咳、白喉與破傷風的三合一疫苗)流入市面,甚至有不少已施打在兒童身上。為此,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迅速宣示:「必須給人民一個明明白白的交代」。

然而,中國網民並不領情,甚至反諷當局其實是「給人民一個膠帶」,也就是把人民的嘴巴封起來。事發至今,最初引起公眾關注這次疫苗造假醜聞的〈疫苗之王〉一文已被刪除,而近年來已改為口頭傳達的官方宣傳指示也要求各類媒體「進一步管理有關疫苗問題的社會輿論」──這裡所謂的「管理」,其實就是「壓制和操縱」社會輿論。

不僅如此,在中國大陸當局忙著杜悠悠之口的同時,又挖空心思想蒙住人民的眼睛,因此開始祭出「鋸箭法」。例如自7月24日開始,已有部分地方單位要求回收登載接種紀錄的「疫苗本」,或是施打時不再註明疫苗生產商的資料,讓人民無法再核對孩子施打的疫苗到底有沒有問題。對此,有親歷其事的民眾在網上揭露:「今天帶小孩去打預防針,結果本子上不顯示疫苗公司名稱了。真是厲害了我的國!掩耳盜鈴!」

一篇只活了9小時的文章,說出原本沒人關心的真相

到目前為止,針對2017年11月即由官方主動公開的長春長生公司生產的百白破問題疫苗,以及同期間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生產的40多萬劑不合格疫苗,陸媒至今沒有提供任何一篇合格的調查報導。若不是今年7月11日長生公司內部吹哨者實名舉報,該公司人用狂犬病疫苗生產記錄造假問題恐怕也不一定會曝光。

即使有一連串存在造假或效價不合格的問題疫苗被爆出來,普通民眾也沒有認真看待這些問題的嚴重性。直到7月21日上午11:57,一篇來自微信公眾號《獸樓處》的文章〈疫苗之王〉發出,才掀起了網路上的翻天巨浪,吸引網民開始關注疫苗問題,以及背後的權力資本腐敗。即便這篇文章僅「享年」9小時,很快在當晚即遭網路審查的暗黑力量所刪除,但網民複製轉發的熱度不減,甚至已把它放上區塊鏈,讓它永遠刪不掉。關於這篇文章產生的社會影響力,很多人甚至說,它已經「名留青史」。

確實,很少有一篇自媒體文章能夠在這麼短時間內發揮這麼大的作用。在這篇文章發出的第二天,李克強做出了上述「必須給人民一個明明白白的交代」的宣示,第三天習近平也在國外發出徹查的指示。到了第4天,長生公司包括董事長高俊芳在內的15人被抓……。

然而,為什麼沒有更早地揭露這些問題?在恐慌和爭議聲中,開始有人反思為什麼沒有像樣的調查或深度報導,也有人開始緬懷過去調查記者的榮光。其實,化名「獸爺」的〈疫苗之王〉一文作者張育群曾經是《南方週末》記者,後來轉任網路媒體《界面》,現在雖然已離開新聞界,但血液中曾經流淌著的那個追求真相與公義的「南方基因」,還是發生了作用。

互聯網輿論,中國真的應付得了?

同一期間,另一篇在疫苗風暴中廣泛流傳的網路文章是張凱律師7月23日在微信公眾號發出的〈都在一條船上〉。張凱律師在8、9年前曾介入毒奶粉案與山西毒疫苗案,但兩案法院都不予受理。後來張凱又介入2014年開始的大規模強拆教堂十字架事件,2015年8月遭警方逮捕關押,並被迫在電視上公開認罪。現在的張凱已經被剝奪律師身份,在文中自嘲「優秀律師」被「逼成一個靠文章打賞的人」。這篇名為〈都在一條船上〉的文章在疫苗風暴中得到中國大陸網民共鳴,雖然文章在不到20小時內即被刪除,但閱讀量估計已破千萬,而且來自網民的打賞金額達到140萬人民幣。日昨(7月26日),張凱宣佈捐出這筆140萬的打賞金,預備成立用於法律援助專案的公益基金。

面對洶湧如潮的網路民意,市場化的官方喉舌《環球時報》於7月23日發出社評〈互聯網輿論事件,中國能應對得了〉一文,一方面抹黑「國內外一些勢力宣揚互聯網輿論事件潛伏著可以『扳倒中國』的能量」,「一些人出於各種原因在第一時間展現出『窮追猛打』的姿態」,「內外一些破壞性勢力又很願意借助網上輿論事件興風作浪」,一方面又說「這很容易影響我們對互聯網輿論事件性質的認識,干擾官民共同努力推動進步的注意力」,根本是倒果為因的指控。

另外,《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本人也在微博上指出,有少數人「千方百計推波助瀾,試圖瓦解政府努力處理事件產生的正面效果。這些人是中國互聯網上的破壞性力量,真正的所謂攪屎棍。」

胡錫進色厲而內荏的這番言辭,本應一笑置之,但也側面地反映了中國大陸官方在這次事件上的極度焦慮和心虛。但在自媒體與社群媒體發達的今天,當權者想要讓人民閉嘴或蒙上眼睛,已經越來越是一樁不可能的任務。

這次的疫苗之變或疫苗之殤,已激起更多大陸人民對生命財產安全和公民權利的關注,也讓官方說法/作法越來越沒有公信力。雖然大陸官方還是會想方設法予以壓制下來,但未來一段時間後再往回看,或許這起事件會是中國大陸「新時代」的一個重要轉折點,有如一石激起千層浪,可能促成民間力量和公民意識的再次復甦與覺醒。

至少,可以確定的是,給人民一個膠帶不再會是管用的「社會治理」法寶了。

瀏覽次數:5994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羅世宏,倫敦政經學院媒體傳播博士,現任中正大學傳播學系教授,長期關注中國社會轉型與傳媒文化議題。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