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截取自「都市時報」微信公眾號

1月9日開始,幾乎是一夕之間,中國雲南省魯甸縣轉山包小學的8歲學童王福滿成為一名家喻戶曉的小「網紅」,並且有了一個新的綽號:「冰花男孩」。

王福滿是父母在外地打工、平日無人看顧的「留守兒童」,每天走上學路一趟就有4.5公里遠,靠的是兩條腿步行1個多小時。1月9日那一天,為了當天學校的期末考,王福滿在零下9度的低溫天氣步行至學校,鼓著被凍壞了的、紅裡透黑的「高原紅」雙頰,布滿冰霜的頭髮和眉宇,王福滿的照片被學校老師上傳至網路,不僅讓王福滿得到了「冰花男孩」的綽號,也讓中國大陸農村留守兒童問題再度引起廣泛同情與關注。

很快地,央視新聞官方微博帳號轉發由雲南昭通市青少年發展基金會統一收受各界捐款的消息。這項由共青團雲南省委、雲南省青少年發展基金會、雲南省志願者協會共同發起的募款行動,言明希望為「冰花孩子們」「捐贈愛心善款,幫助他們溫暖過冬,快樂過年」。然而,由於外界不太信任這起由官方參與發起的募款行動,募款成效並不顯著,先是募到人民幣30萬元,但增加速度相當緩慢,迄今已經2個星期的時間過去,募款總額也只達到人民幣70萬元左右。

不只募款績效不彰,而且很快就遭外界質疑捐款流向不明。不少人質疑,30萬元的捐款,為何王福滿只拿到500元?其實,外界質疑恐怕是出於誤會,因為這項募款行動原本就言明將為「家庭經濟困難青少年、留守兒童」致送每人500元人民幣的「暖冬補助」,並非全數捐贈給王福滿一人。然而,這個誤會本身充分顯示,中國大陸民眾對官方勸募活動的信心確實相當薄弱,而且就算在官方澄清回應之後,不少網友仍不買帳。

當貧苦男孩成了宣傳樣板

包括央視在內的官方媒體不斷強調,王福滿代表中國孩子的堅毅與不怕吃苦,期勉「冰花男孩」用功讀書,並對著觀眾澆灌有如心靈雞湯的新聞旁白:「讀書可以改變命運」,以及「你今天吃的苦,將照亮你未來的路!」

一夕爆紅的「冰花男孩」在受訪時提到,長大想當警察和想去北京,於是《中國長安網》和《北京時間》便以助冰花男孩圓夢之名,夾帶行銷公安部門和北京的私貨。這兩家網站/網媒都有官方背景,前者直屬於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後者則是北京電視台和民營網路服務公司奇虎360合資創辦的網路媒體,主打短視頻和直播。

1月19日,王福滿和父親、姊姊一行三人登上前往北京的飛機,展開「首都行」的三日遊。從登上飛機那一刻開始,《北京時間》就全程以網路直播,包括一路到了北京後,三人被安排去天安門廣場參加升旗典禮、攀登長城、參觀中國公安大學,也被安排參觀北京市公安局反恐怖和特警總隊,最後在1月21日被安排舉行記者會。

有如劉姥姥進了大觀園,王福滿的父親感謝相關單位的安排,讓冰花男孩「見了世面」。但除了他們父子三人之外,網路上則是一片罵聲,認定這是充滿政治意識形態的宣傳,過度消費底層人民的苦難,為的是宣揚「正能量」,為北京的偉岸華麗與員警的英雄形象塗脂抹粉。有網友批評「活脫脫成了一場鬧劇,被有關部門請到了北京看升旗和參觀公安大學,如此惡搞一個兒童,凸顯了這個政府的骯髒,利用人民的苦難為官方貼金」;也有人痛罵「把男孩接去北京然後乘機宣傳一波愛國教育。這種消費男孩的苦難的行為當真是噁心至極。」

留守兒童的問題,仍舊沒有解決

沒錯,截至目前為止,中國大陸官方似乎只想利用小網紅來作秀,不知羞恥地消費底層人民苦難,不僅未能直面問題本質(包括中國大陸嚴重的城鄉貧富差距、造成「留守兒童」問題的戶籍問題、導致鄉村留守兒童上學路途更漫長的關校併校政策),反而利用這起不幸事件大做意識形態宣傳。

官方發起的募款與所謂「助冰花男孩圓夢」的作秀之舉,早已被民眾看破手腳,畢竟該得到救助和圓夢協助的,豈止是王福滿一人!另外,根據2017年底的統計資料,中國大陸官方承認的「國家級貧困縣」還有500多個,而需要被救助、需要被圓夢的冰花男孩或冰花女孩至少還有成千上萬名!

再者,中國大陸官方也似乎未能真正面對「留守兒童」問題,而且似乎還在對留守兒童的數量動手腳。根據一般認知,基於2013年中國全國婦聯的調查報告,中國大陸留守兒童人數至少在6,000萬以上,但2016年11月9日由中國大陸民政部發佈的(關於農村留守兒童摸底排查工作基本情況的通報),官方承認的留守兒童人數已迅速銳減為902萬!留守兒童的數字嚴重縮水,到底是因為中國大陸扶貧工作特別有效率?或只是因為與幾年前的調查方法和對象定義不同?其中恐怕是大有玄機,至少讓人懷疑官方可能有意淡化留守兒童問題的嚴重性。

「冰花男孩」王福滿那張天真無邪的臉,在北京記者會上直播鏡頭仍然顯得紅腫。但過去兩週以來,冰花男孩這起新聞事件恐怕是打腫了更多人的臉,包括那些把「中國模式」吹捧入雲的人,包括發出在2020年以前「全面建立小康社會」豪語的習近平,也包括那些只想利用新聞公關活動來消費底層苦難的各路牛鬼蛇神。

瀏覽次數:2610

延伸閱讀

羅世宏,倫敦政經學院媒體傳播博士,現任中正大學傳播學系教授,長期關注中國社會轉型與傳媒文化議題。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