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piegel Online

6月初接到菲利普林伯里(Philip Lymbery)的新聞信,由於2016年6月下旬,英國舉行公投決定是否留在歐盟,這封信的目的,是想提醒Comassion in World Farming的支持者,英國雖然主張保護經濟動物,但說的比做的多。歐盟國家中的德國、荷蘭、丹麥近年來倒是卯足全力,希望透過歐盟的相關法規,讓歐盟成為全球保障動物福利(尤其龐大數量的生靈──養殖動物)的火車頭。

依照通常說法,經濟動物是指為皮毛、肉用、乳用、役用或其他經濟目的而飼養或管領之動物。台灣的動保法也如是規定。

Comassion in World Farming(關懷世界農業組織)是一個英國的倡導保護經濟動物的民間團體,自從1967年由彼得羅伯茲(Peter Roberts)創會以來,經由請願等運動,極力促成經濟動物從飼養到宰殺過程中的人道對待,現已成為世界級的動保團體,在愛爾蘭、荷蘭、法國、美國、大洋洲、南非、中歐、東歐,設有辦公室或聯絡人員,過去成功的使英國政府禁止養殖業對小牛及母豬的一些虐待慣行。

林伯里是Comassion in World Farming現任執行長,他與歐克夏(Isabel Oakeshott)合寫的《壞農業:廉價肉品背後的恐怖真相》(Farmageddon:the True Cost of Cheap Meat,鄭襄憶、游卉庭譯,2015,如果出版),是21世紀動保運動的經典之作,涵蓋討論的範圍之大,相信只要身為人,天天在吃肉品的人,甚至餵養肉食飼料(乾料與罐頭)給寵物的人,都應該有興趣(甚至有義務)一讀。人類文明確實是建立在殘酷上,即使不打仗,我們賴以維生的動物性蛋白質,其源頭是一場集恐怖與血腥於大成的持續戰役。

但是很奇怪,在全球先進國家以《壞農業》做為調整本身未來糧食政策的重要藍本之同時,台灣的讀者卻冷視這本鉅作,更不要說,農政單位仍忙碌於解決養殖污染,對於經濟動物的福利,可說從未真正顧及。2013年丹麥養豬業者受邀訪問台灣養豬眾多的縣份,不是說台灣業者處理污染的方式,落後國際30年嗎?那麼關於保障經濟動物的福利,台灣可能就落後半世紀了。

歐洲養殖豬隻的農業工廠。photo credit: StopFactoryFarming

壞農業,就是藐視動物基本福利的農業!

Comassion in World Farming創辦人羅伯茲本身是素食者,卻不勉強別人都吃素,他只是不斷提醒世人:「要追究一下你吃的肉怎麼來的?努力一點,我們可以讓這些盤中肉的來源,那些可憐的生命,在牠們短短一生過得還像個生物,讓牠們死前不要憂懼,能夠迅速斃命而不生痛苦……我們做得到的,只要我們肯多方嘗試……」

當一些願意反省肉食文化的國家在想方設法時,有很多未開發國家中的養殖業者,還只在津津樂道什麼投入3公斤乾料,可以長1公斤豬肉,甚至覺得3公斤太遜了,2.5公斤就夠了……當知情的消費者在憂慮,沿海的養殖漁業污染了鄰近海域,業者使用的抗生素,甚至使野生魚種也浸游其中,漸而引起牠們過去不曾染上的疾病,台灣的觀光客仍欣然大老遠開車到海邊,啖食活魚數吃,吃的卻是來自不知名所在、以大水槽運載到各觀光熱點的養殖魚類,固然肥碩肉嫩,誰曉得一隻魚存活的過程中,有多少隻魚是淘汰的?而病死時的牠們,曾經身受的折磨又是什麼?

《壞農業》一書,對於養殖漁類的調查足跡遍及世界,作者林伯里沒有太多好話;《浪費》作者史都華(Tristram Stuart)在衛報該書的書評中,尤其推崇林伯里的養殖漁類章節。史都華說,他在2014年1月,首次參加德國柏林舉辦的「國際綠色週」活動(the International Green Week)。自從2011年起,綠週活動每年都有抗議農業工廠的遊行,當天現場3萬多人,高舉Wir haben es satt! (We are fed up,我們受夠了!)的標語,讓他大為感動。史都華受邀去演講,卻仍提醒群眾,要消滅所有集約式的動物養殖工廠,目前是不可能的,但消費者可以強力督促養殖工廠,改善動物福利。

由於衛報(the Guardian)是英國媒體,史都華也不忘提醒英國人,雖然養殖漁業充滿問題,海洋捕撈業也未見得理想,例如秘魯,每年捕撈100萬噸的秘魯鯷(anchoveta,俗稱鳳尾魚),13.5%是賣給英國的。由於秘魯漁民不顧政府的保護禁令大量捕撈,漁穫量快速下降,連帶影響了當地海鳥的覓食,過去60年下來,海鳥只剩下5%。由此可見,人類必須自我提醒、改變消費習慣,不要只是怪罪相關肉品業者。

林伯里在希望英國留在歐盟的新聞信中,這麼寫道:「農業工廠對養殖動物的殘酷,並不限於哪個國家或哪種文化,它是全球所面對的困境,是使動物痛苦以及使環境受害的最大因素。」他指出,英國已落後其他歐盟國家,2014年12月,荷蘭、德國與丹麥發表聯合宣言,呼籲歐盟在動物福利方面進行實質改善,英國沒有簽署;這三個國家促請歐盟加強保障動物福利的相關法案,例如禁止活體動物運輸到宰殺地超過8個小時,以免旅途中飽受折騰,而英國置之不理。

林伯里說,歐盟是改善動物福利的最大驅力,過去例如禁止蛋雞被架放在固定的小匣中,無法展翅,成為生蛋機器,以及里斯本條約(the Lisbon Treaty)承認動物是有知覺能力的(sentient beings),然而歐盟有28個國家,各有各的內部問題,各有各解決問題的優先順序,要強制執行這些保護動物福利的法律,歐盟確實面臨挑戰。例如13年前,歐盟便禁止對養殖的豬隻做慣行的剪尾,但是一部分歐盟國家(包括英國),仍抗拒至今。

2015年的柏林綠週國際展示會。photo credit: gruenewoche

德國政府極力推動業者改革

德國保護動物的條件,是歐盟國家中最優越的,他們的基本法第20a規定:「基於對未來世代之責任,國家應立法保護人及動物的自然基礎,在憲法秩序之架構下,以行政與司法行動確保法律與正義之施行。」因此德國在1998年制定了動物福利法(Animal Welfare Act),這是德國從事動物保護的母法,規定任何人不得無故傷害動物,且明示德國人民有責任保護人以外的動物。

柏林國際綠週,自1926年起就是德國最大型的農業展覽會,藉此與國際人士進行交流與招商,同時傳遞他們所希望進行農業改革的相關訊息。近年來舉辦的綠週活動中,德國動保團體與環保團體等關心地球未來的人士,特意藉此國際盛會大串連,向世人展現他們保護經濟動物的決心及作法。    

德國人對於肉品消費的態度,確實與既往大不相同了,這個以製造各式香腸著稱的國度,根據近年調查,德國消費者已認同在經濟動物的養殖過程中,必須注意保障牠們的福利,而且多數人認為,由於集約式的大型養殖場已蔚為主流,經濟動物的生長環境越來越糟。過去問到他們是否會改變肉食習慣?答案多為否定,問到他們是否可接受對動物保護做得較好但價格較高的肉品?答案亦為否定,而來自保障動物福利、有機飼養的肉品,僅占德國肉品市場約2%。現在不同了,受訪的30%德國消費者,已認同假使養殖動物可得到較好的生活待遇,他們願意花點錢去購買其肉品。

德國聯邦食品與農業部部長史密特(Christian Schmidt)便曾說:「我不僅管理農業與食品,我也自認為是動物福利部的部長。我希望讓德國成為動物福利的帶動者,在歐洲如此,在世界亦如此。」顯得相當有氣魄。

而德國人不只是說說罷了,聯邦政府自2015年起,每年都要向國人提出「動物福利報告書」,交代一年來相關方面的改善進度。例如2014年,德國已禁止養殖業者將母雞與火雞剪喙,2015年聯邦政府撥了經費3千3百萬歐元(相當於12億5千4百萬元台幣),協助業者改善養殖場的設施,使較為符合動物福利的要求。

2014年柏林綠週爭取動物權益遊行。photo credit: BUNDjugend@flickr, CC BY 2.0

依照德國政府2014年開始的初步計畫(簡稱 “Minding Animals - new ways to improve animal welfare”),希望促成養殖業者主動自發的改變,政府方面設有「動物福利專家團體」,由16名相關方面的專家組成,督促經濟動物養殖業者與政府協力,共同達成以下目標:

1.委任權威機構,對大型養殖場的設施是否符合動物福利做檢測。
2.對經濟動物終止一切非醫療性的手術(如剪尾)。
3.增加養殖業者對於管理動物的知識。
4.進一步發展動物的無痛宰殺。
5.加強消費者意識,使願意主動與德國動物福利聯盟串連合作。
6.在歐盟及國際層面推廣動物福利實務。
7.加強動物福利之研究。
8.增加動物福利專家團體。
9.限制動物實驗數量。
10.給予寵物動物及協助動物(如救難犬及導盲犬)更多福利。

現代的養雞工廠。photo credit: MeatPoultry

人道對待動物,已成了普世價值

國人常以為愛護動物、保護動物是少數「閒著沒事做的人」在關心的概念,事實上,動物福利在歐美做為一種社會運動,已推行不下半世紀。地球人口爆增,肉品需求量呈幾何基數成長,現代的集約式養殖,造成數十億計的動物,天天在水深火熱中度日,亦使經濟動物的福利,成為一個國家是否符合人道對待生命的重要標準。

例如近日傳出歐盟將給台灣紅牌,因為台灣漁船在公海捕殺鯊魚,只取魚翅而棄魚身,台灣的漁業法卻遲遲不肯通過鉅額罰款條文,歐盟遂倡議不讓台灣漁貨進入歐盟國家,這也是保護經濟動物福利的宣示。雖然台灣銷往歐盟的漁貨產值5億多元新台幣,僅占遠洋漁貨產值5%,但台灣損失的國際形象則無從估計。

台灣的食品消費者,近年來由於食安顧慮,已學會對植物類的食材要求詳細的產品履歷,那麼對於除了安全、還有人道問題的肉品呢?

讀完《壞農業:廉價肉品背後的恐佈真相》,肯定會幫助你吃得更人道。如果出版。

瀏覽次數:3319

延伸閱讀

畢業於文化大學法律系財經組。多年來主業為期刊編輯工作,曾擔任《台灣新文化》、《日本文摘》、《牛頓科學》、《人本教育札記》等月刊及《重現台灣史分冊百科》總編輯,《新台灣》週刊編輯顧問等。著有《終生的反對者》、《人類沙文主義者》、《男人女人懂不懂:後性別時代的情欲觀察》等書,整理有《小驢:凱歌堂講臺.周聯華牧師講道集》、《蘇建和案21年生死簿:蘇友辰律師口述歷史》,譯有《漢娜鄂蘭傳》、《李仙得:南台灣踏查手記》。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