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上方是從忠孝西路到近寶慶路的重慶南路一段東側全景,中央是從漢口街到襄陽路的放大。 圖片來源:魚夫繪。

這張畫的題目是台北市重慶南路一段東側從漢口街到襄陽路的街景,而在最上方則已經將整條的重慶南路一段從今之忠孝西路到快接近寶慶路的街景,全拼出原來的模樣,再加上先前發表的西側古貌,日治時期稱為「本町」的全景終於畫回來了!

1911年臺北城發生了一場風災大水,街屋倒塌了3千多間,其中府前街(重慶南路)、石坊街(衡陽路)、及府直街(開封街)等最為嚴重,當時的臺北廳長井村大吉向總督府提出了市區改正大計,擬打造平均三層樓高、外觀為洋風,前方保留符合南方氣候,寬「兩間」(約3.636公尺)屋簷的「亭仔腳」騎樓形式,人車分道,再於後方蓋成日人習慣的町屋居住空間。這種混搭的都市建築更新計畫,使得臺北城氣象一新。總體設計由總督府營繕課野村一郎及濱野彌四郎操刀,野村一郎率領技師、技手連續半年咨爾多士、夙夜匪懈的努力,再交由「臺灣建物會社」完成,1915年第一階段工程大功告成,還出版了《臺北市區改築紀念寫真帖》以資紀念。

終戰後由於中國內戰中的國民黨政府敗戰來台,也帶進了大量的難民,這日本時代台北最為繁華的「城內」區域,逐漸褪去美麗的本來面目,且許多日產轉為國產,在黨國不分的時代裡,甚至淪為國民黨黨產,再遭國民黨變賣,拆除改建新樓。到了90年代,又由於經濟繁榮,產權更迭頻繁,如今留存的立面已經非常稀少,所以必須參閱許多模糊舊照以及相關論文,模擬本來模樣,逐步繪製出來。

這是站在漢口街南望重慶南路一段,建弘書局以前是山下金物店。魚夫攝。

把日治時期的城內建築畫回來並不是為了頌揚日本人的偉大,殖民政府的市區改築計畫當然也不是為了讓台灣人過著幸福美滿的日子,然而就建築的美學與古蹟的保存來說,都甚具價值,最重要的是可以了解那個時代裡人民的生活,那是台灣歷史的一部份。

從今之漢口街畫起的本町,最前頭的幾家原是「山下金物」店,後來生意做大了,賣給了「江田靴店」,現在是「建弘書局」,山下金物店在這段街上,左邊算來第6間則是販賣部,後來搬到右方算來的第8間,現今遭拆除成為道路,即是打通重南與懷寧街的武昌街一段。

關於山下金物店,在林小昇的部落格裡有詳細的研究:

山下金物店位在台北市本町2丁目43番地,以現在的地址來說,是重慶南路一段41號。山下金物店的老闆山下仙太郎是山口縣人,1901年來台北城內開金物店,金物店就是現在所說的五金行,只要是與金屬有關的東西,山下金物店都賣,有貴金屬、插花器具、西洋鐵板玻璃、建築五金、輕便鐵道用金屬製品、鏟子圓鍬十字鎬等土工及農用金屬器具、鐵材用器具等等。幾年後,山下仙太郎的弟弟山下博信也來到台灣發展,在台中同樣是開金物店。

隔壁右方算來第7棟(約77號)現為「金融廣場大廈」,係東華書局集團及其旗下馬可孛羅麵包的所在,1953年由劉振強等3人(三位人民)集資創立的「三民書局」和出版社,本來在衡陽路46號,1961年搬到77號,後來又因業務擴大搬到57、59號,成為雙戶兩層樓,也是台灣第一家有手扶梯的書店。然而根據監察委員林秋山、張德銘、黃煌雄及趙昌平之調查報告,隔鄰的57號本為食野所有,乃煉瓦造三樓店舖,日本時代地址為本町二丁目27、28番地之一,戰後被竊據為黨產,其中的產權如何移轉,不得而知。只是三民書局將其外型留存了下來,成為我繪畫時判斷的依據。這棟建築和左邊算來第8家的「日進堂靴鞄店」一模一樣,不知當初設計者的思維是什麼?而所謂靴鞄,指的就是鞋子店。

我們現在都以為重慶南路就是書店街,其實在日本時代,這一段店舖看來沒有一家是書店。「日進堂靴鞄店」的左方鄰居是「丸(Maru)幸吳服店」,1896年,臺北的吳服店只有兩家,日人初來台時,不知臺北冬天的氣候濕冷,所以酷寒到來,反而得買更多的吳服過冬。1899年著名的吳服店有大崎組、博多屋、近江屋、國分和兼次五家專門店。不過到了1933年臺北地區販賣全新吳服、二手衣和布料的商店,已經有41家了。

右方算來第4家的大建物是「盛進商行」,這是一家早期的百貨公司,從10年代起就推出了「商品券」,可以用「商品券」兌換店內的洋酒、洋菓子、鐘錶、鞋子、茶具等。我見過一張老照片,因為資生堂的香皂化妝品長期由該行代理,還有從重南店出發的宣傳隊在店前合照。

重南和襄陽路口原是「永田齒科醫院」,城內一帶的醫院不少,本町最多,那麼有無臺灣人醫師開業?有待進一步調查。不過我知道日治時期,日本內地的醫學專門學校只剩私立,臺灣人到東京醫學專門學校就讀,要繳納「學費150圓、校友會費10圓、軍教費5圓、前期畢業考試費30圓,參考書錢60圓」等,當時公務員一般薪水約20圓,看來負擔不算輕鬆。有誰到過東京習醫?據我所知,嘉義的潘木枝醫師即是此校卒業,只是228事件裡,遭國民黨軍隊未經審判,槍斃於火車站前。

看建築,可以穿牆想像當時的公眾生活,有人問我怎不畫清朝的?清朝對漢民族來說也是亡國,所以「國父」要驅逐韃虜,恢復中華,我對在清廷做官的「漢奸」沒啥興趣,他們也沒有蓋出多少關於人民生活,如火車站、學校、圖書館、水道水、電力、商店……等有現代文明的建築來,叫我畫衙門、畫廟宇,阿彌陀佛,敬謝不敏。

用手機拍了影像來分享:

瀏覽次數:39187

延伸閱讀

漫畫家、自由作家,曾任職於各大平面媒體、電台及電視台總監等,又曾為動畫公司老闆,開創3D動畫之先鋒,如今創辦網路電視台,架設文創平台。現居台南,追求「慢活」生涯,潛心教學、創作與繪畫,冷眼看世界,熱情愛台灣。魚夫粉絲專頁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